笔趣馆 > 牧唐 > 第76章 相牛

第76章 相牛

    牛市,说白了,就是一个专门买卖大型家畜的综合市场,里面不止有牛,还有马,有驴,甚至连猪都有。只是这里面以牛和猪居多,为了说起来方便,好听,便被人称成了牛市。

    牛市在三原县的城西,是三原县唯一一处牲畜交易市场。矩县衙也不过几百米的矩离,柳一条领着公孙贺兰走了没两步便到了地方。

    牛市中牲畜众多,里面的空气难免会有些污浊,柳一条还好些,前些日子一直在家里照顾耕牛,对这些味道多少已有些适应。不过可苦了公孙贺兰这个公子哥,从小到大,他哪里闻到过种气味。从进牛市始,他便一直捏着鼻子,捂着嘴,连他最终爱的扇子都被他给收到了怀里。再没有刚才要来时的那股子兴奋。

    “习惯了就好了,”柳一条伸手打开公孙贺兰捏鼻子的手,这样跟他说道。

    “你看看我,还有周围这些讨价还价的商户,有哪一个像是你这样。你这不是明显在告诉别人,‘我是个初哥,我有钱’吗?”

    柳一条开始有些后悔,带着一个公子哥,尤其是一个衣着光鲜又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来买牛,除了被宰,恐怕都不会有其他的结果。

    公孙贺兰幽怨地看了柳一条一眼,又用手把鼻子罩住,囔着嗓子说道:“大哥,这,这里也太臭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吧。不就几头牛么,回头我让下人买来给你送去。咱们还是快走吧,小弟实在是受不了了。”

    柳一条看着公孙贺兰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又是一个被爹娘娇惯坏了的孩子,如果他是二条,柳一条早就一巴掌下去了,连这么点小苦都吃不了,以后还怎么做大事?不过,想想公孙文达那老头对自己不错,这个公孙贺兰也认了自己当大哥,柳一条觉得他有必要教育教育这个孩子。

    现在公孙贺兰连这么一丁点的臭味都受不了,那将来他要是接手了公孙家的产业,再随便遇上那么一点天灾的挫折,他还不撂蹶子了?

    不得已,就得让他吃些苦头了。柳一条不怀好意地走近公孙贺兰,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大哥,你要做什么?!”公孙贺兰机警地向后跳了一步,多年武人的直觉告诉他,此刻的柳一条绝没安什么好心。

    “贤弟,贺兰贤弟,呵呵,”见公孙贺兰这么警觉,柳一条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小子的第六感倒是不错。他笑眯眯地又上前走了一步,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大哥我还能害你不成?”

    看公孙贺兰面色有缓,柳一条便慢慢地伸出右手,在公孙贺兰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道:“大哥只是想帮你治一下你这娇气的毛病而已!”

    喀喳!

    关节脱臼的声音。公孙贺兰的左肩让柳一条一下给卸了下来。

    公孙贺兰嘴一咧,刚要叫出的声音又给憋了回去,呃,竟然不是很疼?他看着已经软垂下去的整条左臂,一脸地不敢置信。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只有轻微的疼痛?

    喀喳!

    又是一声,右肩也垂了下来。

    至此,公孙贺兰的鼻子和嘴巴,正式暴露在牛市的空气之中。只是此时的他已被柳一条这种独特的卸肩手法给震得呆住了,对此毫无所觉。

    “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公孙贺兰武痴的毛病被柳一条成功勾起。

    见目的已达,柳一条轻快地拍了拍双手,道:“一些错卸关节的小手法而已,你要是有兴趣,找个时间,我教你。”

    “好啊,好啊,不如现在就开始吧?”公孙贺兰耷拉着双臂,兴奋地凑到柳一条的身边,一脸的希冀。连柳一条为何要卸他的肩膀这茬都给忘到了一边。

    柳一条拍拍他那软趴趴的肩膀,道:“这事不急,你先体味一会儿被卸的滋味,以后学起来才会事半功倍。”说完柳一条背着手向一个牛群走去。

    “两位公子要买牛?”牛老板儿见李一条二人临近,便热情地上来招呼,道:“二位真是好眼光,你们看我这些牛,高大,健硕,耕起地来一头顶得上普通的两头,而且价钱实惠,一头只要十五贯,不知二位想要几头?”

    “嗯。”柳一条也不言语,只是围着牛老板儿的十几头耕牛转了两圈,便摇头就走。

    “哎,大哥,你怎么就走了?我看那几头牛挺好啊,比别的耕牛都大了一圈。价钱好像也不贵,怎么不买下啊?”公孙贺兰从后面追上,不解地问道。

    “贺兰贤弟,”柳一条边走边向公孙贺兰问道:“公孙世家以武出身,为将为军者不知几多,不知贵祖上可有相马之术传下?”

    “相马?”公孙贺兰道:“这我倒是听我二叔提起过,马是一个武将的第二生命,一匹良马,可让你在战场上多几分活命的机会。不过这跟买牛又有什么关系?”

    柳一条道:“其实买牛跟买马一样,也需要相。而且相牛与相马也是大同小异,都是先看神气,再观筋骨,而后才是看他的外形和毛。刚才那几头牛,外表虽然高大,看似壮硕,但是却神失气短,筋骨酥松无力,最重要的是它们的眼角都有一坨眼屎。很明显的,它们都是一群得了某种可以让身体高大的疾病,或是牛老板给它们味食了某种药物。中看不中用,怎么能用来耕地?”

    “呃?”公孙贺兰被柳一条忽悠得一楞一楞的,相牛?怎么以前从没听说过?“大哥,你的话听起来好像是很有道理,只是这种事情以前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

    柳一条停下脚步,看公孙贺兰已完全适应了这里的气味,便伸手把公孙贺兰的胳膊续上,道:“没听人提起过?嗯,这也正常,你不知道和没听说过的事情在这个世上不知凡几,须知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你要是什么事情都知道了,那你就不是公孙公子,而是公孙圣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