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尸潮 > 第二章 十年前?

第二章 十年前?



    “这,这里……不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吗?”

    许鹏回过神来之后,一个巨大的问号也随之出现在了他的心里。这套房子,是他父母死后留给他的,尸潮爆发之前他一直居住在这个地方。甚至在尸潮爆发以后,他和周洁两人都在这个房子里面躲了几个月的时间,直到有一大队幸存者经过,他们才跟随着幸存者们辗转反侧,四处流浪了六七年,换了无数个地方,最终才进入了人类唯一的幸存者基地。

    可是,他记得他自己明明应该是已经死在了那个阴森的峡谷里面,怎么又突然间回到了这个地方?想到爱人的背叛,许鹏的心里又是一阵绞痛。

    过了一会,许鹏迈开脚步,拉开了房间的门,向着客厅走去。虽然心中难过,但他却必须要弄清楚现在的状况,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他曾经住过的地方。还有,这房间里面的东西似乎和尸潮爆发之前一模一样,最让他惊讶的是,电脑的显示器竟然还没有断电,他记得尸潮爆发不到一个月,他所在的城市应该就断电了才对。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个巨大的谜团,让许鹏感到深深的不安,甚至比面对一个b级进化者还让他感到害怕。所以他必须要弄清楚他现在的处境。

    当许鹏来到客厅之后,他的身体就像一个塑像一样呆呆的愣在了原地,沙发背后的玻璃装饰墙内倒映出了他此时的模样,竟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

    “我……我怎么变得这么年轻了?”

    过了许久,许鹏才缓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脸不可思议。随后心中一突,连忙又跑回房间,来到电脑前快速的敲了一下键盘,鼠标点在了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上面。

    2014年4月7日星期一。

    “2014年?这,不是十年前吗?”

    许鹏一惊,接着心中便是一阵狂喜,他竟然回到了十年前。他记得全球尸潮爆发的时间是2014年10月13日,也就是说他回到了距离尸潮爆发时的前半年。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有着长达足足半年的时间可以去做准备,来应付这次全球爆发的尸潮。

    比别人多了半年时间的准备,那么这一次,他还会像上辈子那般活的那么狼狈吗?许鹏的心跳越来越快,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有着比别人多了十年的末世生存经验,他知道人类和丧尸发展进化的趋势。而且,他还有一个戒指,一个前不久他才发现的能够储存物资的空间戒指。

    “对了!老妈留给我的戒指!”

    许鹏突然惊醒,当即跳了起来,一翻身从床上越过,打开床边一面壁柜的滑门,抽出其中的一个抽屉,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红色的木盒,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木盒缓缓打开。

    一枚银色的戒指赫然躺在木盒之中。

    “还在!”

    许鹏长长出了一口气,既然知道了末世将要来临,那么他肯定要提前做好充足的准备才对得起上天对他的眷顾,让他重回到了十年前。

    末世当中最缺的是什么?

    最缺的当然是粮食、物资,等等一切消耗品。要做好充足的准备那么许鹏就必须要储存大量的物资。如何储存?当然是要有一个隐秘的,安全的,又能够随时存取东西的地方了。

    那么,还有什么比这个拥有**空间的戒指更加安全方便呢?

    许鹏十分庆幸,庆幸自己偶然发现了这个戒指的秘密,让他这一世能够省去不少的麻烦,可以放心大胆的存储物资,还不会被别人发现。

    许鹏将戒指取了出来,起身来到客厅,将戒指放在茶几上面,然后拿起茶几上的一把水果刀,在右手食指上轻轻划出了一道口子,挤出几滴鲜血滴在了戒指中间的凹槽里面。

    没过多久,戒指便发出阵阵红光,虽然微弱,但是许鹏还是看的十分清楚。接着,鲜红的血液就流遍了戒指上面所有的纹路,一时间红银两色纵横交织,十分夺目。

    “成了!”许鹏心中一喜,连忙拿起戒指,戴在了右手的食指上面。红光一闪,原本戒指表面的淡淡红光突然顺着许鹏的右手上升,经过肩部,颈部,一直升到他的额头,才最终消失在了他的眉心之处。

    很快,许鹏和他手上的戒指便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心中一动,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和上一世的情况一模一样。右手再次拿起茶几上的那把水果刀,许鹏念头一起,心中默念一声“收!”刚才还在他手里的那把水果刀便突然消失不见,竟是安安稳稳的躺在了他脑海里的那个**空间之中。

    暗暗点了点头,随后许鹏心念再次一动,锁定了空间中的水果刀,默念一声“现!”那把原本躺在**空间中的水果刀赫然便又出现在了他右手之中。

    “好样的!确实是方便好用,果然是好宝贝!”许鹏心中得意。有了这么一个强大的辅助空间,末世一旦来临,他又何惧之有?至少,不用再像前世那样,用生命去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物资了。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我坚持不能说放任你哭泣,你的泪滴像倾盆大雨,碎了满地,在心里侵袭……”

    就在许鹏在想着应该先从哪方面开始做准备的时候,一道悦耳的铃声忽然从卧室里面传了出来。

    “电话!?”

    许鹏一愣,旋即一脸愕然,对于已经有近十年没有用过电话的人来说,突然听到手机铃声,确实是有一种恍然的感觉。

    过了片刻,许鹏才反应过来向着卧室走去,拿起手机,便看见了屏幕上面的来电照片,一个模样娇美的女孩,下方显示的名字是——周洁。

    “是她!”

    许鹏呆了一下,上一世临死前的情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就像是电影片段一样不断刺激着他心脏。

    周洁,一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人,却偏偏这个时候给他打来了电话。

    那么,这个电话是接,还是不接?

    许鹏犹豫了,从内心来说,他实在不想再见到这个女人,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那种心情,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这一世的周洁却并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并且他们两人还是已经相恋了整整三年的恋人。

    最终许鹏还是选择了接听这个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耳边,便听见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许鹏,你在干嘛?怎么现在才接电话?”不等许鹏回答,电话中的声音便又继续说道:“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去我家里见我爸妈的吗?你是不是忘记了?”

    听到周洁的声音,许鹏忽然想起,对了,上一世的今天他不正是和周洁一起回她老家拜见她的父母去了吗?好像上一世自己和她的父母还闹了那么一点小小的不愉快,两老的意思是在结婚之前,让许鹏将他父母在市区留给他的房子过户到周洁的名下。还说什么‘一个女人只有拥有了属于她自己的房子,才是真正归宿。’

    许鹏自然没有同意,你说要在房产上面加上周洁的名字,那没问题。但要完全过户给她,先不说那套房子是许鹏的父母留给他的遗产,他心中不舍。单单就是过户费就要好几万,还非常麻烦,所以许鹏没有轻易答应。

    正因为这件事情,两人的婚期一直没有谈拢,然后便是全球性的尸潮爆发了。

    电话里的周洁没有听到许鹏的声音,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许鹏,你在干嘛?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许鹏收回了思绪,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拜见你的父母就免了吧,你在哪里?咱们见个面,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许鹏当然不会去见周洁的父母了。其实不管知不知道结果,许鹏都不会去,因为他已经打算和周洁到此结束了。

    尽管这一世的周洁是无辜的,但许鹏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用何种心态去面对她,面对一个曾经背叛过他,害死过他的女人。

    虽然许鹏不想再见到周洁,但他觉得有些话还是要当面说清楚好,也算是给双方一个交代。

    听见许鹏的声音有些冷,电话那边的周洁明显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又调整好了情绪,说道:“我在火车站里,正打算买票呢!许鹏,我们昨天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回家见见我爸妈,你怎么又突然变卦了?是不是临时有事?”

    周洁的心里也是有些委屈,许鹏平时对她很好,几乎百依百顺。这一次许鹏突的然变卦,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好的感觉,女孩子都是比较敏感的。

    许鹏并没有解释什么,依然语气有些冷淡的说道:“你在火车站门口等我吧,我半个小时后到!”说完便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许鹏有些茫然的坐在床边,心中五味杂陈。目光无意中落在了自己右手的那枚戒指上面,如果不是因为这枚戒指,他和周洁两人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当然了,要不是因为这枚戒指,他也就不会重新回到十年前的今天了。

    许鹏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庆幸还是难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