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尸潮 > 第八章 进村

第八章 进村



    ‘恒少’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几十万可买不到,这把弓用了一百多万!”

    一百多万?

    迷彩服男子一怔,这么贵?就买一把猎弓?到底是根正苗红的军二代。这么多钱,他在部队里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

    “好了!郑柱,我们走吧,你对这里熟悉,就在前面带路吧!”见迷彩服男子有些发愣,‘恒少’出声说道。

    “好!”那个叫郑柱的迷彩服男子回过了神,然后从驾驶室中拿出一个小背包背在了身上,关好车窗车门,这才当先一步向那小路行去,‘恒少’和那两个时尚女子则跟在后面。

    郑柱没走几步,当他绕过石墩,一下子就看见了坐在这里的许鹏,身体猛地一下紧绷起来,下意识的挡在了‘恒少’的前面,厉声喝道:“什么人?藏在这里干什么?”

    突然的惊喝声将后面的‘恒少’几人倒是吓了一跳,那两个时尚女子更是一阵尖叫。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果然看见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坐在石墩的旁边。

    这人正是许鹏,他其实在这早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只是因为好奇这几个人怎么会三更半夜的开着一辆军用悍马车跑到这个地方来,所以便多呆了一会。当他弄清楚只不过是一个军二代跑来打猎时,便顿时失去了兴趣。

    面对郑柱的询问,许鹏并没有马上答话,而是缓缓站起身来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然后才开口说道:“打猎人,在这里休息!”声音不徐不疾,十分冷淡。

    一个军二代,出门还带着一个保镖,这种阵势换做是上一世的许鹏,他或许会在对方面前恭恭敬敬的,问什么答什么。但是这一世,如果他们想要在许鹏面前摆威风,那许鹏就只能呵呵了。末世将至,大乱来临,什么官二代,军二代都会成为过眼云烟,以后的世界将是一个凭实力说话的世界,以许鹏如今的实力,没有谁能在他的面前摆谱。

    许鹏站起身后,借着月光,对方几人才看清了他的相貌,一个脸上没有丝毫血色,面容苍白到了极点的年轻人,就好像是刚刚生了一场大病,还没有恢复一般。

    见是这样一个人,‘恒少’心中好笑,这种状态还出来打猎?回家养病还差不多。他身旁的两个时尚女子见许鹏穿着普通,又是出现在这乡下的小路上,想来应该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农民,也是一副高傲样子斜视着他,眼神中还有着一丝鄙夷和厌恶。

    “呵呵,你也是来打猎的?想不到半夜三更的还能在这里碰见同道中人。咿?怎么没有看见你的猎枪?那你打算用什么来打猎?”‘恒少’见许鹏一个乡下小子和他们说话语气冷淡,竟然在他们这几人的面前装模作样,不禁出声调笑。

    如果许鹏对他们客气一些,这个‘恒少’或许没有什么心情去理会一个乡巴佬。因为人一旦站在了一个绝对的高度,他是不会有这个闲心去理会一个对他来说连提鞋都不配的人。就好比一个高富帅要装b打脸,他的对象肯定只会是另一个高富帅,而不会去和一个乞丐去炫耀攀比,两者的道理都是一样的。

    “刀猎!”

    许鹏淡然的看了‘恒少’一眼,缓缓说道。他没有猎枪,也不可能像眼前的这个‘恒少’一样,花一百多万去买一把猎弓。再说了,他也不会用。

    “什么?刀猎?”‘恒少’先是一怔,旋即眼中闪过一丝讥笑之色,一脸嘲讽道:“那你可真够厉害的!”他也算是打猎的好手,知道一般经常打猎的人除了用那种散弹枪以外,就是用双管猎枪打中猎物的都不简单,更何况是刀猎,如果碰见了凶猛一点的野兽,只怕会连小命都给搭进去。

    如今这个年代可不像以前了,刀猎已经成了传说中的事情。

    “小王爷!时间不早了,我看还是先到村子里面找一户人家,好好休息一晚。等明天天一亮,我们再找个当地的村民给我们做向导,他们对大草原的环境比我们熟悉多了,能省去不少的麻烦!”见许鹏脸色苍白,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作为‘恒少’此行贴身保镖的郑柱也就放心了下来。

    “好,听你的!我们走吧!”‘恒少’说着,不再理会许鹏,带着那两个时尚女子跟在郑柱的身后向着海龙村行去。这个郑柱是部队里面的特种兵,身手很强,老家又是在海龙村附近的一个小县城,对大草原要比部队的其他人熟悉,所以被‘恒少’挑中,陪同着他来大草原打猎,同时也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等他们走了一截,许鹏才动身,落后他们几人一二十米的距离,也向着海龙村行去。

    1公里的小路并不算很远,不到半个小时,‘恒少’几人还有许鹏已经一前一后的进入了海龙村里面,农村里的人都休息的早,这个时间,村子里面的人基本上全都已经睡下了。

    瞧见了一户农家,郑柱上去敲开了门,一位老人探出头来,看见一身迷彩服的郑柱,像是个军人,而他身后还有一男二女,穿着打扮都十分不凡,想来应该是从城里来的,只是不知道这几个城里人半夜时候来他们这个小小的海龙村干嘛,便出声问道:“几位找谁?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老人家,我们几人是从部队来的,想进大草原打猎,今日天色已晚,不知道可不可以安排我们几人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等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郑柱说道,然后从背包里面拿出一叠红色的钞票递向前面老人。

    郑柱手里的钞票很厚实,起码不低于两千快,老人一见这么多钱,脸色微微一变,不敢伸手去接,连忙摆手道:“你们在我这里休息一晚上没有问题,反正我们农村的房间多,不碍事,只是我们这里的条件有些简陋,不知道你们城里人住不住得习惯。”

    郑柱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了老人家,这些钱你拿着吧,就当是我们几人的住宿费。还有,我们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肚饿也实在有些饿了,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可否帮我们做一点。”

    农村的人就是朴实,这么多钱老人坚决不要,说道:“在乡下,哪里用的了这么多钱,你……你拿回去一些,给一张就够了。”做一顿饭,就算四个人的份量,这一百快钱也是绰绰有余。

    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向着老人笑嘻嘻的说道:“爸,人家给你钱,你收下就是了,城里的人钱多,这么一点钱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说完,目光还有意无意的瞟向了‘恒少’身边的那两个时尚女子。

    这个年轻人的身材和郑柱差不多,只是怎么看,身上都透着一股子农村刁民的味道,郑柱皱了皱眉头,明显对这个年轻人不是很感冒。‘恒少’的脸上到是没什么变化,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不过他身边的两个时尚女子却是一脸的厌恶。

    就在老人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许鹏也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开口说道:“老人家,他说的不错,这些钱你就拿着吧,反正这几人的钱多得用不完。”

    许鹏本来就落后‘恒少’他们几个人不是很远,进村之后,瞧见他们已经敲开了一户农家的大门,便也跟着走了过来,省的他自己再去叫其他人的门。

    “这……”老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过了郑柱手里的钱,然后有些尴尬的说道:“那,那好吧,你们先坐下来休息一会,我这就去给你们做饭,然后再去给你们收拾房间。”他见许鹏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穿着举止也像从是城里来的,便以为他和郑柱几人是一伙的,见他开了口,便也不好再推辞,拿了钱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大厅,去厨房做饭去了。

    “你怎么跟来了?还在这里乱做主,真好笑!你当这些钱都是你的吗?要给,你自己怎么不给?”见许鹏像个跟屁虫一样也跟到了这里,还拿他们的钱送人情,好像在这里他最大他们几人都得听他的话一样,,‘恒少’身边的那两个时尚女子有些不满了。

    本来,一两千快钱对她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或许连她们脖子上的一条围巾都买不到,给也就给了,但是许鹏在这里做他们几人的主,这口气她们却咽不下去,就连一旁的郑柱心里也有些不快。

    “呵呵!好了!你们不要这么小家子气,人家可能刚刚大病一场还没有痊愈,就让他跟着我们讨些好处,也没什么!”‘恒少’似笑非笑的看了许鹏一眼,他这次本来就是出来打猎玩乐的,没有必要因为一个许鹏坏了心情,就当他是一只苍蝇,赶不走便由得他去。

    许鹏没有理会‘恒少’几人的冷嘲热讽,他当然不会占他们几人的便宜,之所以跟到这里来,是因为既然有人已经叫开了村民的大门,他也就懒得再去麻烦了,反正只是住一个晚上,在哪里都一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