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尸潮 > 第二十三章 把衣服脱了

第二十三章 把衣服脱了



    许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有些同情代晓婷,但他却并不是一个滥好人,在充满了危险的末世之中带着一个女人,简直是不想活了。而且许鹏还有很多的计划都没有完成,带着一个女人在身边他也实在是不方便。

    “其实超市里面很安全,用不了多久,国家会派出救援队来带你们离开这里的,你用不着担心!”

    许鹏不可能将这个女人带在自己的身边,却又不忍心让她陷入绝望之中,只能用缓兵之计,先将她稳定下来,等自己离开之后,她在这里是生是死那也就不是他许鹏该关心的事情了。

    至于什么国家派来的救援队,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现在连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恐慌之中,还哪来的什么国家,就更不用说救援队了,别人可能连自己都顾不过来。

    “你骗我!”代晓婷一脸凄楚的摇了摇头,目光直视着许鹏,凄然道:“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外面到处都是丧尸,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人来救援!你一走,我就只能在这个地方等死了,对不对?”

    许鹏就笑了,想骗这个女人还真有点不容易,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你猜的不错,没有谁会来救你。但你想让我带你走,那也是不可能的,你一个女人什么都不会,把你带在身边,只会成为我的拖累。好好呆在这里吧,你还能活上几天。”

    代晓婷的心中一阵绝望,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铁石心肠?面对她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都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自己都已经将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她还是个处女,难道这个男人就没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

    仿佛自己的身体被什么给抽空了一般,代晓婷只觉自己浑身无力,摇摇晃晃的走到许鹏的面前,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绝然之色,双手突然抬起许鹏的右臂,将他手中的那把黑色长刀架在了自己雪白的颈上。

    “你要干什么?”瞧见这一幕,许鹏的脸上终于起了一丝变化,这个女人难道疯了不成?

    代晓婷昂起头,双目凝视着许鹏,幽幽说道:“如果你不带我走,那你就把我给杀了吧,死在你的手里,也好过变成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

    “你威胁我?”

    许鹏的脸色渐渐变得冰冷起来,如果对方想要用死来威逼他,那对不起,她找错对象了。许鹏可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你越是和他来硬的,他越是不吃你这一套。

    望着许鹏凌厉的眼神,代晓婷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和他对视,眼神中那股倔强之意说明她并不是在开玩笑。白皙的双手渐渐用上了些许力道,那锋利的黑色长刀瞬间割破了她颈上的肌肤,一丝殷红的血液缓缓滑出,顺着她的锁骨流进了她的衣衫之中。

    “你……”

    许鹏一声怒喝,正要将代晓婷一把掀开,可是他却赫然发现,代晓婷那殷红的血液竟然有那么几滴粘在了自己那把黑色长刀的刀锋上面,许鹏顿时就怔住了,连忙掰开代晓婷的双臂,将黑色长刀拿到自己的眼前仔细的观察起来。

    许鹏手里的长刀可他特别定制的,刀刃刀身不会沾上一滴稠密的液体,比如说血。他杀了这么多的丧尸,手里的长刀依然是干干净净,黑的发亮,没有一滴血液粘在上面。

    可是,代晓婷的血液却是真真正正的附在了这把刀上面,这代表着什么?许鹏的心里清清楚楚,同时看向代晓婷的眼神也发生一丝变化。

    这把长刀是许鹏根据他上一世记忆中的材料打造的,只要是超过了一定浓度的液体是不会沾染在刀身上面的,这是也末世中的一种特殊设计,即使杀了大量的丧尸也可以让战刀保持清洁,因为丧尸的血液十分恶心,在杀了丧尸后还经常清洗战刀的话,就有不太方便了。

    不止是丧尸的血液,就是尸毒也不会沾染。当人了,人的血液也是一样,都不会沾染在刀身上面。不过,有一种人的血液却是例外的,那就可以进化的末世精英人类的体质,比如许鹏。他们的血液有着特殊之处,浓度比普通人要低上许多,是能够粘在刀身上面的。

    此时许鹏的长刀沾染了代晓婷的血液,那么就说明了代晓婷的体质和许鹏是一样的,都是属于末世精英一流,只要经过特殊的训练和资源的累积,他们的体质就能够不断进化,一级精英、二级精英、三级精英等等。只要天赋好,甚至可以进化到九级精英体质,和1号首长同一等级,那在末世中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了。

    “你,真的想跟着我?”

    知道了代晓婷和自己一样,也是属于末世精英体质,许鹏突然改变了先前的想法,他一个人闯荡末世,虽然方便,但是力量太单薄了一些,特别是再过几年进化丧尸便会出现,以他的实力,就算恢复到巅峰状态也只能勉强杀死a级的进化丧尸,如果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帮手的话,那他们就可以对付b级的进化丧尸了,实力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在末世中生存也更加安全一些。

    许鹏有些动摇了。

    听见许鹏这么一问,代晓婷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神色顿时变得激动起来,语气急切的回答道:“是的,只要能跟着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

    许鹏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又将代晓婷上下打量了一遍,不禁眉头一皱,说道:“把衣服脱了!”

    一听见许鹏这句话,原本有些激动的代晓婷忽然娇躯一颤,然后怔怔的看向许鹏。瞧见对方正一脸淡然的望着自己,脸上甚至没有任何表情,代晓婷只觉心中一阵屈辱,眼眶一红,两条清泪滑落下来。

    虽然代晓婷早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里准备,但她毕竟是一个自尊自爱的女人,许鹏如果婉转一些,她也不是不能够接受,他既然选择了跟随许鹏,她也就把自己当做许鹏的女人了,许鹏想要做些什么,她一定会全力配合。

    可是许鹏这样*裸的命令她把衣服脱掉,那种神态和语气,让代晓婷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许鹏好像根本就没有将她当人来看,而是当做一个发泄的工具。同时,代晓婷的心中也十分失望,想不到原本在她心里神一样的男人,是这样的低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