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神藏 > 第二十章 百年沉香 下

第二十章 百年沉香 下

    “这串沉香流珠是不错,我平日里在打坐的时候戴着它,很容易就能入定进去……”

    方逸对这串老沉香的念珠也很是喜欢,一来这是师父留给他的物件,二来这串珠子本身也有其特殊的功效,念珠本身所产生的那种清香,会让人在烦躁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心神安定下来。

    “小伙子,你师父是个高人啊……”

    孙老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串沉香,开口说道:“小方,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不能给我引见下你师父?能将如此品相沉香珠流传下来的人,一定是位雅士……”

    孙老学识渊博,又在博物馆工作了一辈子,他对古玩文物算是有教无类,几乎每一种都会涉猎到,像是珠子这种在古董类别里算是文玩类的物件,孙老也是颇有研究。

    其实在早些时候是没有文玩这种称呼的,因为古玩中的分类,除了陶瓷青铜器和金银器之外,其它所有的杂项都可以称之为文玩,这两者本就是可以混为一体的,也算是在孙连达的工作范畴之中。

    “孙老,先师在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了……”

    听到孙老要结实自己的师父,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他承认老道士是个高人不假,但绝对称不上是雅士,自家师父可是没少干那些焚琴煮鹤的事情。

    “哎,可惜了……”孙老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提着个饭盒走了进来。

    “爸,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的眼睛看到了方逸,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开口说道:“我不是交的单独病房的钱吗?为什么医院又安排人过来住了?我找他们医院去……”

    中年人的名字叫孙,是孙连达的大儿子,他从小先是学习国画,后来又改为西洋油画,在国外学习了十多年,很是闯出一番名头,现在已经是国内外知名的青年油画家。

    孙是个大孝子,从小离家求月,但是在功成名就之后,孙回到国内在京城和金陵分别开了自己的画廊,并且将工作室设在了金陵,以方便就近照顾父亲。

    原本孙是和父亲一起住的,但这段时间他要赶几幅画出来交给国外的画廊,于是就住在了工作室,没成想就那么几天的功夫,父亲半夜上厕所就滑倒了,这让孙很是内疚。

    由于当时医院没有单独病房了,为了能让父亲好好的休息,孙就和医生协商了一下,将一个两人间的病房给要了下来,还请了一个护工照顾父亲,但今儿一来孙却是现病房里又住进了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爸,那护工呢?他怎么没在这里?”孙四处打量了一下,他高价请的护工也没在病房,脸色不由变得愈难看了。

    “小,你嚷嚷什么啊?”

    看见儿子一进来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孙连达用手在床头拍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那护工家里有事,我让他晚上再来,怎么着?你老子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吗?”

    “爸,我……我不是这意思……”见到父亲生气了,孙连忙赔起了笑,说道:“那医院也不能再安排人进来住啊,我可是付了一整间病房的钱啊……”

    其实孙这是在国外呆久了,他并不明白国内医院里的那些猫腻。

    医院赚钱,可不是靠床位赚钱,而是赚的注射药品和手术的费用,孙虽然交了两张床的钱,但那是在没有病人入住的情况下,只要一旦有人入住,他们绝对会将人给安排进来的。

    “胡闹,这医院又不是咱家开的,有病人还能不让住吗?”孙连达训斥了一句儿子,开口说道:“小方住进来也能陪我说说话,比我一个人在这里强多了……”

    歉意的对方逸笑了笑,孙连达指着儿子说道:“小方,这是我大儿子,叫孙,画画的,你叫声孙大哥就行了……”

    “孙大哥,我叫方逸……”方逸躺在病床上苦笑了一声,说道:“我这出了车祸也动不了,怠慢孙大哥了……”

    “小方,你躺着就好……”孙知道这事儿和方逸没什么关系,当下坐在了父亲的床头,将那饭盒取了出来,准备让父亲吃饭。

    “小,吃饭不急,你看看这东西……”孙连达摆弄着那沉香手串,正准备递给儿子的时候,手又缩了回来,说道:“去洗洗手,擦干净了再过来……”

    “爸,我看你是职业病又犯了吧?”孙在父亲面前脾气很好,当下乖乖的出去洗了手才回到了病房,从父亲手上接过了那串老沉香的手串。

    “嗯?好东西,这串沉香像是皇家的物件……”

    能在字画上有一定造诣的人,先是能静下心来的人,孙平时没事就喜欢玩一些手串佛珠,对于这方面知识的了解,他甚至不在父亲之下,一上手就看出了沉香手串的不凡之处。

    “皇家的东西?”听到儿子的话,孙连达倒是愣了一下,他倒是没看出来这一点。

    “爸,应该没错……”孙拿起父亲放在床头的放大镜,仔细的验看了一下手中的珠子,过了好一会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串肯定是出自皇家的沉香……”

    “小,你怎么断定的呢?”

    孙连达闻言皱起了眉头,他从这串沉香那不是特别规则的形状还有包浆能判断出来,这沉香的年代应该在清早期,但这串沉香上面没有任何加以雕琢的印记,孙连达不知道儿子怎么得出它出自皇家的结论?

    “爸,我在法国学习的时候,参加过一个拍卖会,那次拍卖会中就有一串十八颗沉香的手持念珠……”

    孙说的事情距离现在差不多已经有十多年了,那会他刚刚到法国学习油画,八十年代出国的人并不是很多,但却是非常团结,经常会组织一些活动,为了融入到法国社会种去,孙基本上每次都会参与。

    在一次一位法国艺术家举办的小型拍卖会中,孙现了一串十八颗的老沉香手串手持,当时非常的喜爱,只不过那会他刚出国身上并没有多少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串手持被自己的一位同校好友给买走了。

    出于对那串沉香手串的喜爱,孙专门找了那位法国艺术家询问手串的来历,这才知道原来这位法国艺术家的曾祖父曾经参加过八国联军,而这串沉香手串,就是他在圆明园中所抢到的战利品。

    按照那位法国艺术家的讲诉,其实这个手串,原本是有三十六颗的,只是当时他的曾祖父和别人生了争抢使得珠子散开了,所以他的祖父只抢到了这十八颗,另外的十八颗却是不知所踪。

    孙是真的很喜欢这手串,为此还厚着脸皮向买下手串的好友借着把玩了一个多月,对这沉香手串的特征非常的了解。

    所以虽然相隔了十多年的时间,但是孙在仔细察看了方逸的这一串沉香手串之后,马上就辨识出来,这十二颗珠子绝对是和自己二十年前所见到的同出一源。

    讲诉完在国外的那件事后,孙一脸凝重的看向父亲,开口说道:“爸,我查过故宫文物目录,那上面记载康熙曾经把玩的一串沉香手持,我怀疑就是这一串……”

    “这个目录条录我也看过……”孙连达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古玩这东西,只要一沾上皇室,立马就身价倍增了,小,你能给这东西估个价吗?”

    “爸,您这是在考我啊?”

    听到父亲的话,孙不由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和弟弟都不愿意跟着父亲学鉴定,让父亲心里很是有些怨念,时不时的就会找些问题考究一下自己。

    “沉香是香中之王,众香之,古言有一两沉香一两斤的说法,而且能清人神、补五脏、益精阳、暖腰膝、治喘急的功效,可谓是异常的珍贵……”

    如果考自个儿别的,孙或许还真会抓瞎,但是他对于文玩珠子的研究真是有些造诣,滔滔不绝的说道:“这串老沉香珠子包浆浓厚、色泽光亮,香味历久不衰,是沉香中的极品……

    再加上它应该是出身皇室,又具有相当的文物研究价值,如果让我给个定价的话,那应该在三十到五十万左右,当然,要是上拍卖,这价格或许还能更高一些……”

    “什么东西三十到五十万啊?”孙话声还没落下的时候,病房的们被从外面给推开了,拎着几个快餐盒的胖子和三炮走了进来。

    “你们是小方的朋友?”孙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进来的这两人,不过见到胖子将快餐盒放在了方逸的床头,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华子,三军,这是孙老的儿子,孙大哥……”当着外人的面,方逸没有喊两人的绰号,而是称呼大名给两人介绍了一下孙。

    “哎呦,原来是孙大哥,失敬失敬……”

    听到孙是孙老的儿子,胖子顿时来了精神,也忘了刚才听到了什么三五十万,一屁股就坐在了孙的旁边,开口说道:“孙大哥,我正准备拜老爷子为师学习古玩鉴定呢,老爷子要是收了我,咱们可不就是一家人了?”

    --

    ps:胖子要推荐票啊啊啊啊啊,你们就从了俺吧!

    。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