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神藏 > 第三十二章 符箓 中

第三十二章 符箓 中

“满哥,你家里怎么会有朱砂啊?”

    听到满军的话,方逸不由愣了一下,因为在方逸看来,师父都搞不到多少的东西,肯定是比较稀少的物件,普通人更是很少能用得到,他倒是没想到满军家里竟然就有。

    朱砂又被称之为辰砂或者是丹砂,在中医学说中内服有镇静催眠、解毒防腐的作用,外用则是可以抑制或杀灭皮肤细菌和寄生虫,算得上是一味药物,在古代的药方中很常见。

    不过朱砂又被称之为硫化汞,含有汞的成分,内服下去之后主要会分布在肝肾部位,而引起肝肾损害,并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所以现代医学中对朱砂的应用已经变得很少了。

    上面说的是朱砂在医学上的作用,而在道家,朱砂无疑要更加出名。

    朱砂,古时称作“丹”,东汉之后,为寻求长生不老药而兴起的炼丹术,使国人逐渐开始运用化学方法生产朱砂,也就是俗称的炼丹,当年明朝那位出名的嘉靖皇帝朱厚璁,十有八九就是死在这朱砂丹药上的。

    另外朱砂还有个特性,就是它的颜色可以经久不褪,因此在古代也被当成颜料使用,朱砂“涂朱甲骨“指的就是把朱砂磨成红色粉末,涂嵌在甲骨文的刻痕中以示醒目。

    后世的皇帝们沿用此法,用辰砂的红色粉末调成红墨水书写批文,就是“朱批”一词的由来,不过到了近代,由于各种化学物品的替代,朱砂已经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嘿嘿,也不看看你满哥是干什么的?”

    在医院的时候满军在见到那孙连达教授对方逸很是上心,所以也想考他一下,当下笑着说道:“我是做古玩生意的,方逸,你知不知道古玩字画和朱砂有什么关系吗?”

    “朱砂和古玩字画的关系?”方逸闻言闻言皱起了眉头,不过片刻就舒展开来,说道:“满哥,你说的应该是丹青两个字吧?”

    “嗯?小方,不简单呀……”

    听到方逸一口说出了朱砂和字画的关系,满军不由翘起了大拇指,这事儿别说是行外人了,就是很多古玩行里的人,也未必知道丹青两个字和朱砂之间的关系。

    “满哥,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旁边的胖子和三炮听的一头雾水,在他们看来,方逸就像是在和满军猜哑谜一般,根本就听不出是什么意思来。

    “我来给你们解释一下吧……”

    见到胖子和三炮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满军很是有种为人师的成就感,当下开口说道:“丹青在古代,就是画作的意思,其中的丹指的就是朱砂,青则是一种青雘矿石,合起来称之为丹青……”

    因为朱砂那红润亮丽的颜色,所以也受到了画家们的喜爱,古代的书画被称为“丹青”,其中的“丹”即指朱砂,书画颜料中不可或缺的“八宝印泥”,其主要成分也是朱砂。

    满军本来是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的,不过他算是个比较好学的人,在进入古玩行之后,就千方百计的想提高自己相关的知识,为此早报了金陵美术学院的旁听生,这丹青二字的涵义也是从课堂上听到的。

    “方逸,你看这块朱砂行吗?”

    满军解释完之后,就拿钥匙打开了一楼那个房间的门,从里面翻出了一个木盒子,拿出来打开之后,露出一块通体通红婴儿拳头大小的朱砂貔貅。

    “嗯?怎么还有人用朱砂雕这东西?”见到这个貔貅把玩件,方逸的眼睛看向了满军,说道:“满哥,这块朱砂品质很好,又雕成了东西,把它磨碎了有点太可惜了吧?”

    “小方,你还真把朱砂当成宝贝啦?”

    听到方逸的话后,满军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几个不是想做文玩生意吗?我告诉你们,这朱砂饰品,也是文玩的一种,价格并不是很高,这个貔貅是我以前收来的,材料还没它的工钱贵呢……”

    前文说过,古玩和文玩本身就有很多重叠之处,像是古玩中杂项里面的东西,十有八九都能上手把玩的,满军是个古玩商人,家中属于文玩范畴的物件自然也是有的。

    “真的?”方逸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他一直以为朱砂是比较稀有的东西呢。

    “当然是真的,这玩意如果贵,我能拿来让你给磨成粉吗?”

    满军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道:“等咱们把家里收拾好,我带你们去朝天宫转一圈你就明白了,地摊上卖这东西的多得是,不过有些是天然朱砂,有些是合成的,你们不要乱买……”

    朱砂开采出来是一种结晶体的矿石,国内湘贵川几省都有出产,只不过天然晶体朱砂的体积都不是很大,所以商家往往就会将朱砂粉末压制合成之后,做成饰品出售,但其价格就和天然的相差甚远了。

    满军拿出来的这一块,也是合成的朱砂,如果真是天然晶体的话,那这么一个小貔貅最少也要在万元以上,就算满老板再豪放,也是万万舍不得的。

    “小方,你别担心,大胆的用,不够我再去买……”满军给方逸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东西他不说要多少有多少,但是到市场上转悠一圈,十个八个肯定买得到。

    “好,那先把它磨成粉吧……”听到满军这话,方逸知道这东西在现在应该是比较常见的了,或许是师父常年呆在山上才搞不到的吧。

    朱砂磨粉很容易,几人走到院子里,满军找来了个小锤子,三下五除二就将那貔貅把件给敲了个稀巴烂,没用十分钟,那块朱砂就变成了一堆粉末。

    至于毛笔和符纸都是现成的,方逸用裁纸刀裁剪出来尺寸之后,这准备工作基本上就算是完成了。

    “方逸,用这砚台调朱砂吧……”

    满军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来一方砚台,他这屋里别的东西不敢说一定有,但文房四宝却是不缺的,前几年宣纸产量高价格低迷的时候,满军连宣纸都储藏了不少,这几年宣纸价格上涨,他将宣纸卖给了美术学院的学生,还小赚了一笔。

    “不用,满哥,找个破碗就行了……”

    看着满军拿过来的那砚台,方逸摇了摇头,虽然朱砂也被称之为朱墨,但很难清洗,如果用这砚台的话,以后就不能使用黑墨,未免有点可惜了。

    “那成,你等着……”满军点了点头,跑到院子里鼓捣了一会,还真是拿了个破碗进来,开口说道:“这是以前喂狗的碗,我给洗了一下,你看能不能用?”

    “可以,我来调吧……”

    方逸点了点头,将朱砂都放了进去,然后加了些水,用满军递过来的筷子搅拌了起来,直到朱砂粘稠程度和墨汁差不多的时候,方逸才停下了手,这用于画符的朱砂已然是做好了。

    “怎么着,方逸,这就开始了吗?”

    满军兴奋的看着方逸调合好了朱砂,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紧张的表情,画符对于常人来说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满军自然是想见识一下了,至于这符箓管不管用,满军这会压根就没有考虑。

    “满哥,等会要保持安静啊,我有些时日没制作过符箓了,要是打断掉就要重来……”方逸点了点头,却是并没有下笔,而是将毛笔又放了回去,端坐在桌前深深的吸了口气。

    符箓,在道家是很常见的,作用也是非常的广泛,有用于为人治病者,有用于驱鬼镇邪者,有用于救灾止害者,在以前的农村逢年过节的时候,除了张贴年画,往往还会在家里贴上一张符箓。

    至于道士作斋醮法事,更离不开符箓,或书符于章表,上奏天神,或用符召将请神,令其杀鬼,或用符关照冥府,炼度亡魂,整个坛场内外,张贴、悬挂各式符箓。

    不过这年头科学昌明,在城市里能见到符箓的地方已经是非常的少了,不仅如此,就连道观里会制作符箓的道士都已经是不多见了,大多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有很多对外出售的符箓,甚至都只是一些印刷品。

    而方逸制作的符箓,和普通的符箓却是大有不同,他所制作的符箓,在道门被称之为道符,是真正具有法力的符箓,真正能起到镇邪避凶作用的。

    虽然有些道观的道士,依然能画出符箓来,但是那些符箓和方逸制作的也有不同,因为从方法上就不一样,方逸制作符箓,是需要灌输他所修炼的道家真气的,只有如此,才能让符箓具备常人所无法理解的神奇妙用。

    道书所谓“符无正形,以气而灵”,方逸制作符箓,首先要运行功法向符内封注灵气。

    曾经有国外的科学家研究过国内的气功,经过长时间的研究之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气功会产生人体磁场,气功治病就是用这种磁场来治疗病人,从而产生疗效。

    方逸的这种做法,用现代的说法就是通过修炼出真气的人用自身产生的磁场将墨汁和朱砂磁化,在符上形成一个微小的磁场,来诱导天地元气的业力变化,使得符箓发挥出真正的作用。

    不过想要用这种办法制作符箓,首先就需要修炼出有真气也就是内气的人,现在佛道衰败,真正的有道之士可谓是少之又少,所以具备法力的道符在现代已经是极为少见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