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神藏 > 第三十三章 符箓 下

第三十三章 符箓 下

方逸在五六岁的时候,就被老道士教着画符,但那时他身上尚未修炼出真气,画出来的符箓只是徒有其表,一点法力都没有,更是称不上什么道符了。

    如此练习了两年画符之后,再复杂的符箓,方逸都能信手画来,那时年幼的方逸感觉画符就像是涂鸦一样很是好玩,老道士也是任凭他将道观的各处墙壁上都画满了符箓。

    不过就在方逸十岁完成了百日筑基,体内产生了一丝真气后,老道士就要求他每次画符的时候,必须将这丝真气灌输到符笔之中,使得符箓产生灵性,从而成为真正的道符。

    在老道士如此要求之后,方逸才真正认识到了制作符箓的难处,因为以他那时体内所蕴含的真气,别说制作一个完整的符箓了,他那点真气甚至连一个字都写不下来。

    一笔就将体内真气消耗一空,方逸只能是一边修炼一边制作符箓,但无法一气呵成使得灵力灌输均匀的话,在这个过程中间就会经常出现意外。

    有时候方逸写完第一个字,等到他恢复了真气再书写第二字的时候,往往就会因为两个字符无法沟通而导致制作符箓失败,甚至有时候方逸写到整张符箓的最后一个笔画的时候,也会出现失败的现象。

    方逸从十岁一直到十五岁,几乎每天都是勤练不缀,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方逸才一气呵成制作出了自己的第一张完整的符箓,可见符箓制作之难,远非电影上所演的那样随手就能画出来的。

    即使到现在,方逸制作符箓的时候,仍然需要调动全身真气并且在心无旁骛之下,才能制作出道符来,这其中仍然难免会有失败的几率。

    所以在准备制作符箓之前,方逸必须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否则要是出现呼吸紊乱就会导致真气不继,那画出来的符箓就等于是一张废纸了。

    胖子和三炮都是经常见方逸画符的,对于他现在的样子是见怪不怪,不过满老板是第一次见,在一旁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几次想张嘴提醒方逸开始,看了一眼另外两人的表情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在闭目养神差不多有十分钟之后,方逸终于用右手抬手提起了毛笔,将毛笔蘸满了朱砂后,方逸深深吸了口气,手上的毛笔犹如重达千钧一般,在那张裁剪好的黄裱纸上书写了起来。

    “五丁都司,高刁北公,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辟尸千里,祛却不祥,急急如太上帝君律……”

    方逸在黄裱纸上写的字,并不像很多符箓上的字歪扭七八不好辨认,而是一笔一画些的非常认真,他没写一个字,旁边的满军都能认出来,而且嘴唇蠕动,在无声的念着。

    不过就在方逸书写最后一个“令”字的时候,满军却是有些兴奋的念出了声音,却是让方逸在按下最后一点的时候笔锋一颤,那个令字的一点拉的有些过长。

    “满哥,不是不让你说话的吗?”

    看着那张完全没有灵力波动的驱秽符,方逸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其实他今儿画符时的状态很好,本以为能一气呵成的制作出一张符箓来的,没成想最后被满军惊扰,在最后一笔时出了差错。

    “我……我没说话啊……”满军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方逸,说道:“我就是猜到了你最后一个字是令字,发出一点声音而已……”

    对于方逸所写的驱秽符,满军每一个字都认识,但连贯起来却是不知道什么意思,难得最后一句急急如太上帝君律令这几个字他在电影上看到过,这才一时兴奋的给读出了声音。

    “一点声音?”

    方逸苦笑了一声,他在山中那如此静寂的地方画符,还会有失败的机率,此刻在满军这处在居民区的屋子里能画到最后一笔没出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

    “方逸,我看你这符上的字写的挺好啊,难道没用了吗?”满军是做古玩生意的,虽然自己不会书法,但是却懂得欣赏,方逸所写的那一手小篆就他看来,没个一二十年的功底很难做得到。

    “徒有其表罢了……”方逸摇了摇头,说道:“满哥,这也不怪你,是我自己修为不够,等我休息一下接着写……”

    方逸的确没有责怪满军的意思,因为他曾经见过师父在一次雨天制作符箓,任凭外面大雨倾盆雷声震耳,师父所画的符箓都是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停顿,真正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惊。

    “自己距离师父的那种心境还差得远啊……”

    方逸知道,他和师父的差距不是体内真气的多寡,也不是修为境界上的差距,而是心境的历练,什么时候自己能在外界有诸多干扰的情况下成功制作符箓,那心境才算是能小有成就。

    好在方逸此时的修为,和十岁那年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以他现在的体内真气,足可以支撑方逸连续制作三次符箓,所以在休息了十多分钟之后,方逸洗净了毛笔上的朱砂,又重新蘸墨开始第二次制作符箓。

    这次满军再也没敢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而数年如一日制作符箓的经验,让方逸也没有受上一次制作失败的影响,五六分钟之后,他终于将最后一个“令”字给写了出来。

    在按下了最后一点后,只见方逸眼神一凝,左手虚空画了一个符号,口中念诵道:“诚则灵,天地动容,信则明,法力无边,急急如律令!”

    方逸口中在发出声音的同时,他的左手在那张写满了红色小篆字体的黄裱纸上虚按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眼中产生了错觉,在一旁的满军等人好像看到那张符箓通体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一种说不出的威压笼罩在了几人心头,在这一刻,他们甚至感觉呼吸都有些不通畅了。

    不过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再等满军凝神看去的时候,满眼的金光已经消失掉了,一张很普通的黄裱纸静静的放在桌子上,似乎刚才的那些景象只是幻觉而已。

    “方逸,这……这就做好了?”

    满军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在方逸制作好这张符箓之后,他心中居然对方逸这个小年轻起了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或许刚才的情形有点过于神秘了吧。

    “做好了,满哥,我休息一会……”

    方逸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如果细看的话,他的额头在这开足了冷气的客厅里,已然是渗出了细细的一层汗珠,可见刚才制作符箓的那一番动作,却是让方逸耗费了不少的心神。

    “哼,这小子装神弄鬼的本事又长进了啊?”

    见到方逸如此动作,胖子和三炮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他们想说的意思,以前他们又不是没见过方逸制作符箓,哪里会累成这个样子啊?

    以前胖子和三炮就经常说,方逸要是生活在个七八十年前,就凭着他画符诵经那一套,肯定能成为一代大师,只是这大师之前要加上忽悠两个字,而这次要不是满军这个外人在场,说不得胖子和三炮又要奚落方逸几句了。

    不过胖子和三炮却是不知道,由于山中朱砂的稀少,方逸在他们两人面前练习的时候,大多都是用黑墨的,只是纯粹的画符而并没有灌输真气,至于胖子他们见到贴在道观里的符箓,则是秦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私下里制作出来的。

    “让我看看这两张符有什么不同?”见到方逸盘膝坐在椅子上打坐,满军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两张符箓,一张是之前作废掉的,还有一张就是方逸刚刚画出来的。

    “嗯?还真是有点不同啊……”

    想在古玩行里厮混,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个好眼力,满军这一打量顿时发现,两张符箓的字样虽然是一模一样,但前面的一张却是显得有些呆板,而后面一张则是给人一种充满了灵性的感觉。

    如果单单拿着一张符箓,满军是万万分别不出来的,但两张拿在手上一对比,这差距立马就显现了出来,前面一张的最后一点是画蛇添足,而后面的那张只是画龙点睛,就是那么一点让两张符箓变得截然不同。

    “胖子,三炮,这玩意儿真有用吗?”

    对比完两张符箓,满军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两人,虽然满军相信鬼神之说,但是对手里的这张只是写了些字的黄纸能驱除老鼠爬虫,他还真有些信心不足。

    “当然有用了,嘿嘿,我觉得这次逸哥儿画的比以前都好,说不定效果也更好呢……”胖子做出一副专家的样子,将脑袋凑到两张符箓面前点评了一番。

    “是比以前做的都要,这也是满哥拿出来的那些朱砂的功效……”调整了一下体内激荡不已的真气,方逸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向那张后面制作出来的符箓之后,眼中也忍不住有了一丝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