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神藏 > 元旦快乐!!

元旦快乐!!



    更多<>

    “古处,抽根烟……”

    “古处,来,吃根冰棍……”

    “古处,喝瓶饮料吧,早上就冻在冰箱里了……”

    跟着古处长走进古玩市场,方逸等人差diǎn傻了眼,只要是在市场内摆摊的,不管是卖的什么物件,一个个均是争先恐后的和古处长打起了招呼,更有卖那扇子上画着秦淮八艳的商贩,直接就跑过来给古处长扇起了扇子。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

    “嗯,你们忙,你们忙,我随便看看……”

    一出空调房,古处长那白色的汗衫基本上就全湿透了,在市场里还没走出二十米,就对着躲在凉荫地的那几个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

    “二刘,带满老板和小方他们看看哪个地方还有空位置……”

    古处长一边用毛巾擦着汗,一边说道:“这事儿就交给你了,给小方选个好位置,我先回去了,中午你们和满老板一起到办公室来吧……”

    “古处您放心,满哥的朋友,那指定得选个好位置啊……”小刘的眼睛在方逸身上瞄了一下,很是恭敬的目送领导离开了。

    “二刘,我门口那位置让人让出来吧?”古处长走了之后,满军的眼睛看向了二刘,这古玩市场管理处有两个姓刘的,年纪大diǎn的叫大刘,面前这个就是二刘了。

    要说这古玩市场里面的位置,就当数满军店铺门口最好了,只不过那里一直都有人摆摊,前几天又刚换了一家,满军就想趁那人干的时间短,将位置给要过来。

    “嗯?二刘,你满哥不会连这diǎn面子都没有吧?”

    见到二刘听到自己的话后皱起了眉头,满军也有些不快起来,平日子他可没少请这些人吃饭喝酒,所以这diǎn小事刚才也没给古处长提,原本想着找下面人就给办了的。

    “满哥,您这说的是哪里话,您的面子在我这绝对好使……”听出了满军话中的不快,二刘有些为难的说道:“满哥,您门口那个,可是古处长家的亲戚啊……”

    都在这古玩市场里面混,可以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二刘这样的临时工一般是不会得罪像满军这样的老板,不过他知道满军店铺门口摆摊的那人是古处长老婆的一个堂弟,他可不敢让那人挪位置。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M..hk

    “原来是古处长的亲戚啊?那就算了吧……”满军闻言愣了一下,苦笑着摇了摇头,幸亏他刚才没找古处长说,否则恐怕就要自讨没趣了。

    二刘往街面四处瞅了瞅,开口说道:“满哥,要不在你店铺左边我让人挤个位置出来吧,那里下午太阳晒不着,练摊也能舒服一diǎn儿……”

    古玩市场的摊位,那也是有讲究的,一般来说,上午游客少,很多摊位都不出摊,这也就导致中午头和下午占着阴凉地的摊位比较紧俏,二刘能让人挤出来一个位置,那也是给了满军很大面子了。

    “行,那位置也不错……”满军顺着二刘手指的地方看了过去,diǎn了diǎn头,说道;“就那个地方吧,二刘,以后我这兄弟几个,你也多照看着diǎn……”

    说着话,满军将一包中华烟不动声色的塞到了二刘的口袋里,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古处长平时是不会到古玩市场来的,一般有什么事,还是要找二刘他们来处理的。

    “满哥,您兄弟还不就是我们兄弟吗?”二刘的场面话说的也很漂亮,很殷勤的跟着方逸他们进了满军的店,这外面大热的天,哪里有在空调房里喝茶聊天舒服啊。

    “方逸,收拾下东西,你们这就把摊摆上吧……”满军开口说道:“二刘你帮他们去说一声,然后过来喝茶……”

    “满哥,这事儿交给我了……”二刘答应了一声,等方逸他们拿好了东西,带着几人走了出去。

    管理处的人说要挤个摊位出来,外面的人就算不情愿,也是让了块地方,方逸在地面支了个板凳把那扁柜放上去,三炮就开始往柜子里摆东西了。

    “小方,在这里摆摊,记住一diǎn就行……”临走的时候二刘交代了方逸几人一句,“那就是不要多管闲事,做好你们的生意就行了……”

    “多管闲事?什么意思啊?”

    等到二刘走后,胖子撇了撇嘴也没多想,他这会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面前的摊位上了,虽然生意不大,但怎么说那也是哥几个自己的生意,再也不用给人打工看脸色了。

    “这位大哥,怎么称呼?”摆摊有方逸和三炮在忙,胖子则是和旁边的摊贩套起了近乎,“我们几个是满哥的小兄弟,以后还麻烦老哥多照顾下啊……”

    “我姓马,叫我老马就行……”

    旁边那摊位卖的是些青铜器和瓷瓶一类的物件,与方逸他们摊子上的东西倒是不冲突,不是同行自然也不是冤家了,那人也愿意交好胖子,毕竟满军在这街面上还是有些面子的。

    要说这摆摊做生意,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摊位摆好之后,方逸等人就没什么事儿做了。

    古玩生意可不讲究吆喝,纯粹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跑到满军的店铺里倒了一大杯水之后,方逸哥三就和旁边摊位上的人聊上了,不过他们三个里面还是胖子说的话最多,方逸和三炮基本上是只听不说。

    “方逸,你们跟我去吃饭吧?”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满军锁好店门走了过来,笑着问道:“怎么样,开张了没有啊?”

    “还没呢,只有几个问的……”方逸开口说道:“满哥,吃饭我们不去了,回头买个盒饭凑合一顿就行了……”

    方逸知道满军对他们哥几个很不错,但凡事都要讲个分寸,要知道,满军帮他们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有时候要掌握好这中间的火候,不然就会给人一种蹬鼻子上脸的感觉。

    “那行,做生意就要有个做生意的样子……”

    满军闻言diǎn了diǎn头,他当年也是这么苦过来的,而且那时候还没盒饭吃,满军都是早上在家蒸个米饭带diǎn菜,就这么凑合一天,比现在方逸他们的条件差多了。

    “马哥,帮你多要了份饭,一起吃吧……”

    古玩市场附近就有个吃快餐的地方,胖子过去买了四份五块的快餐,回到摊位前之后,递给了刚才一直聊着天的马哥一份,这却是因为周围的几个摊贩,也就马哥对他们最热乎。

    “哎呦,华子,多谢了啊……”

    接过胖子递来的快餐,马哥不由愣了一下,别看这几个人年纪小,可倒是挺会来事的,要知道,古玩市场里的人都是各做各的,谁会给别人去买饭啊。

    “谢什么啊,马哥,平时多教教我们哥几个就行了……”

    胖子一脸憨厚的笑了笑,他们哥几个心里都清楚,满军算是已经将他们带入行了,日后干的好坏可就全靠自己了,如果平时旁边能有个人照应,那就能少走不少的弯路。

    还别说,就这么一份五块钱的盒饭还真管用,在吃完饭后,老马就给方逸几个人讲了起来,在这市场里什么样的人是买家,什么样的人是纯游客,如何区别这两类人。

    老马不光是说,而且还言传身教,接连走过来几个人,老马都能判断出他们买还是不买,慢慢的方逸等人也看出了几分门道,遇到那种像是买家的人,介绍东西的时候也热情了几分。

    “小方,你们卖的东西是文玩,这文玩就是要玩才行,你们手上都别空着啊,每人手上脖子上戴个几串,也能让客人看看效果……

    而且这新珠子和包浆后的珠子,价格也是不同的,有些客人要是看中了你们自己玩的东西,那价格翻上几倍都不奇怪,所以平时你们没事多戴多盘,有人要就给卖掉……”

    面对这几个好学的年轻人,老马倒是也愿意教,他在古玩市场也混了有些年头了,虽然不做文玩的买卖,但手上也带了几串珠子,平时没事就盘一盘,包浆很是不错。

    “说的也是啊……”听到老马的话,方逸diǎn了diǎn头,师父留下来的那几串珠子,方逸都给放在了家里,他平时戴惯了这些东西,手上没个物件还真感觉不习惯。

    “胖子,满哥说了,金刚要拿汗养,你汗大就戴金刚……”

    方逸拿了两串一百零百颗的小金刚挂在了胖子的脖子上,拿了一串星月给了三炮,方逸练功多年,虽然称不上是寒暑不浸但平时再热的天,手上也是不怎么出汗的,当下将一串小叶紫檀的珠子拿在了手上把玩起来。

    朝天宫距离秦淮河不远,也是金陵数得上的名胜古迹之一,这人流量是不缺的,到了下午一diǎn多的时候,游客逐渐多了,看东西问价的人也多了,不过这第一单生意一直没能成交。

    “这些人,怎么光问不买啊?”大热的天费尽口舌也没成交一笔生意,胖子有diǎn泄气了,往后一坐,开口说道:“逸哥儿,三炮,你们俩dǐng一会,胖爷我要休息一下……”

    “好吃懒做,开始的时候谁都没你劲头高……”从小一起长大,方逸和三炮自然知道胖子的秉性,齐齐回身呸了他一口。

    谁知道还没等方逸和三炮回过头来的时候,胖子突然像是吃了火药一般,一把挤开了两人站到摊位前面,一脸憨厚的说道:“哎,这位小姐,你要买diǎn什么东西?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