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妖精的尾巴里的黑骑士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过渡

第一百一十七章 再过渡


  “你是我的了!哈哈哈!”乌鲁蒂亚兴奋不已,因为距离达成她的夙愿只剩一步之遥了。
  高兴过后办起正事,扛起被打倒的杰尔夫向着海边走去,她要尽快离开这里,让妖精和恶魔狗咬狗去吧。
  但没一会儿,她就被突然从草丛里跳出的格雷拦了下来。
  她之所以被拦下,是因为她长得太像格雷的师傅乌鲁了。
  之后通过交谈得知,眼前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居然真的和已故老师的有着莫大的关系,她就是老师曾经提起过的已经病逝的女儿乌鲁蒂亚。
  乌鲁蒂亚告诉格雷,当年她就是被恶魔心脏掳走进行各种实验,现在她要阻止恶魔心脏获得杰尔夫。
  她还告诉格雷,恶魔心脏的会长哈迪斯实力非常强大还拥有不死之身,想要打败他只有靠绝对冰结才行。
  当然,这些都是骗人的,只不过是为了利用格雷来对付哈迪斯的谎言。
  当然,格雷也不傻没有被她三言两语就骗到。而是继续跟踪她,并在乌鲁蒂亚,要杀掉和梅尔蒂拼的精疲力尽的朱碧安时,冲了出来救下了朱碧安。
  见到并没有骗过格雷,乌鲁蒂亚也彻底写下了伪装,让梅尔蒂带着杰尔夫先走,自己留下来结果这个得到母亲的爱,让自己羡慕嫉妒恨的家伙。
  而格雷也正有此意,打算替自己的老师好好教训她一顿。
  一声招呼就让朱碧安这个疯狂迷恋着自己的女人,从躺尸状态原地复活,虽然不是满状态但也恢复了行动能力,按照格雷的命令去追击带走杰尔夫的梅尔蒂去了。
  乌鲁蒂亚的失落魔法·时间的弧形,十分的克制格雷的冰魔法,格雷造出的冰都会被乌鲁蒂亚的魔法跳到了未来,冰的未来就是融化自然是变成了水汽。
  但是,这也难不住格雷,几轮交手之后就发现乌鲁蒂亚的魔法对生物无法使用的弱点,用自己的血液造冰重创了乌鲁蒂亚,惊怒交加之下乌鲁蒂亚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本能,使出了自己的最强魔法。传承自己母亲的魔法——冰之造型魔法。
  但是,在冰之魔道上格雷可不会输给她,两人一番搏斗双双落入海中。
  在海中,乌鲁蒂亚看到了母亲的记忆。看到了母亲失去她时是多么的痛苦,是多么的爱她。
  之后乌鲁蒂亚失去了再战斗的意愿,被格雷制度。
  另一边朱碧安对梅尔蒂紧追不舍,两人都有伤,再加上梅尔蒂带着人这导致她始终无法甩脱伤势更重的朱碧安。
  这时,之前被米拉打倒的赞克罗突然出现,虽然被打伤了,但是最后时纳兹补刀的关系,赞克罗的伤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不少。
  他发现梅尔蒂找到了杰尔夫,但是却没有回到船上,认为梅尔蒂背叛了公会要杀死她。
  一个魔法就将梅尔蒂打倒在地,然后告诉了她当年就是乌鲁蒂亚毁灭了梅尔蒂的家乡。
  就在梅尔蒂陷入绝望,赞克罗要痛下杀手之时,杰尔夫站了起来一道黑色的波纹自他身上爆发而出,瞬间夺去了赞克罗的生命,梅尔蒂和朱碧安因为倒在地上而逃过一劫。
  “这个时代将迎来终结。”杰尔夫一脸淡漠的说,“你们的战争引来了他。”
  “阿库诺罗基亚,将为这个世界画上句点。”
  说罢杰尔夫转身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此时,在场的除了梅尔蒂和朱碧安外,还有第三人的存在。
  他就是评议会的梅斯特。
  他原本已经离开了天狼岛,返回了被毁的舰队处,见到了自己的同事拉哈尔向他说明了岛上的情况。
  拉哈尔得知了岛上的妖精的尾巴正在与恶魔心脏开战,决定上报评议会。
  梅斯特和拉哈尔都明白,一旦评议会得知了这里的消息,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能消除两个大麻烦的机会的,评议会一定会再次发射魔导精灵力将这里彻底消除。
  梅斯特拒绝了拉哈尔要报告评议会的决定,他准备再等一等。
  这些天在妖精的尾巴的生活,和公会成员的相处深深地打动了他,让他逐渐喜欢上了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温暖的公会。
  梅斯特擅自带走了通讯水晶,他要去天狼岛拯救他的‘同伴’。
  但是,他被拒绝了。
  妖精的尾巴不会原谅入侵者,也不会丢下同伴逃走。
  无奈的梅斯特只能离开,但是他也没有返回舰队,他想要用这种方式来为妖精的尾巴争取些许时间,他也希望妖精的尾巴能够战胜恶魔心脏。
  但是,现在梅斯特他害怕了。
  阿库诺罗基亚。
  这个被记录在启示录里的灾厄之龙,世界的终结者。
  只是听到这个名字他就吓得浑身发抖。
  他没有怀疑事情的真相,因为这是杰尔夫所说的。
  他逃跑了。
  他狼狈的逃回了船上,告知了拉哈尔这个可怕的消息。
  两人集合了所有幸存者,开着能动起来的船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轰隆隆……”远处的天际传来了阵阵沉闷的雷声,预示着一场暴雨已经不远了。
  “走啦,我们快点回到营地和其他人汇合。”米拉抬头看了看天色催促道。
  “知道啦,姐姐。”艾尔夫曼应和了一声,转身看向了艾芭葛琳,“你还好吗?能不能走路?”
  “别小看我啊!”十分强硬的回了一句,快步跟上了走在前面的米拉。
  “啊拉,两位感情真好呢!”米拉看着两人调笑地说道,“不知道两位几时结婚呢?让我这个姐姐也好准备准备!”
  这一说,让艾尔夫曼两人都闹了个大红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姐姐,那只是计谋!!”艾尔夫曼干巴巴的回了一句,一点没有平时利索的男子汉作风。
  “偶吼吼!”米拉一脸促狭的看着两人,也不说话只是捂着嘴偷笑就把两人看的浑身难受。
  “都是你啦!出的什么馊主意!”艾芭葛琳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拍打起身边的艾尔夫曼。
  “呐,姐姐的手,从来没见过的接收呢?”艾尔夫曼连忙转换话题让姐姐别再打趣自己了。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们边走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