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玄界之门 > 第一章渔村少年

第一章渔村少年

大齐,开元府,泉州,某个偏僻渔村。一间破旧木屋外,停着一辆装饰华丽的锦衣马车,并有数名挎刀而立的黑衣骑士,附近挤满了众多围观的男女村民,个个面带兴奋之色,并三三两两的低声议论着什么。“真的是金家,丰城那个金家吗?”“不会错的,看这些人身上绣的的金色标识,除了丰城金家,整个开元府府都不可能有第二家了。”“啧啧,没想到啊!石亭当初离开妻子二人,一走十年没有消息,原本以为早死在了外地,没想到竟是攀上了金家,还派人回来接石牧了。可惜石牧母亲已经病故多年了,否则这母子二人,以后可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荣华富贵!这可不一定吗,没听刚才金家来人说吗,说石亭早已经是金家姑爷了,若是石牧母亲没过世,石亭根本不敢派人来接石牧过去的。”“不管怎么说,石牧也算是熬出头了,昨天还是一个孤儿,今天就成了大少爷。”……“我父亲病重在床,我还有个妹妹?”石牧盯着眼前的青衫老者,缓缓问道。年纪不过十四的他,因为常年吹海风缘故,皮肤微微黑红,但浓眉大眼,个头比一般同龄人高出小半个头去,破旧衬衫内,隐约凸起的一块块精壮肌肉,给人一种充满野性的桀骜不驯感。“是的,老爷这次病的很厉害,很可能撑不过去了,所以夫人才派老奴前来接石少爷过去,好能见老爷最后一面。”青衫老者笑着回道。“夫人?既然他抛弃母亲这么多年,现在又何必再来认我这个儿子。回去吧,我不会跟你去金家的。”少年阴着面孔,毫不犹豫的说道。“咳!石少爷恐怕误会老爷了,其实老爷这些年之所以一直没有再回村子里,其实是有苦衷的,只要少爷和老爷当面见上一见,所有误会都能焕然冰释的。”老者轻咳一声,又说道。“哼,你就算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那人抛弃妻子的事情。不用再多说了。”少年冷哼一声道。青衫老者听到这里,终于皱了皱眉头,再仔细看了少年两眼后,才下定决心似的再说道:“少爷这几年,在镇上购置的药草,是不是出乎预料的便宜?另外,县城武馆的李教头,传授少爷拳脚时,收费是不是比其他弟子低的多!还有,石少爷出海打到的鱼虾,是不是到镇上就就被人抢的干净,还很少有人去讲价的。”“你的意思,这些事情都是那人安排的?”少年脸色变了,不由问道。“是不是老爷亲自安排的,我不清楚,但这些的确是夫人亲口吩咐人去做的。”青衫老者微笑的回道。少年听到这里,面色阴晴不定,犹豫起来。“对了,石少爷不是一直在修炼淬体之术吗,看来一定很想成为真正武者。夫人在老奴过来前,还曾经吩咐过。只要少爷肯答应去见老爷,她会想办法给石少爷弄一个进入开元武院的机会,但到时是不是真能录取,还要看石少爷自己的能力了。”青衫老者终于说出了此行的最大依仗。“开元武院?”少年有些动容了。“少爷既然是习武之人,想来应该也很清楚,本国四大武院五年才对外招收一次,能够参加入院测试的两大条件,须是十五岁以下完成淬体大成,同时领悟了气感之人。毕竟只有领悟气感者才能够修炼出真气,打通经脉,从而成为真正武者。不过若想领悟气感,须服用气灵丹加以引导,其价格之高,即使金家每次也只能凑齐十颗左右。石少爷若只靠自己话,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如愿的。”青衫老者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少年沉默了起来,半晌后才冷冷的说道:“三天后再来,到时再给你答复。”“好,那老奴三天再静等佳音了。”青衫老者见此,知道少年心意已定,也没有再继续劝说下去,当即微微躬身的告辞。……“成管事,我们真就这样回去了。不如直接用强将人带走就是了,何必再多耗时间。”在一行人簇拥马车方离开小渔村没多远,一名身材魁梧的骑士,忍不住的开口问道。“胡说什么,石少爷虽然不是金家的嫡系少爷,却是老爷的亲生骨肉。我们这次过来,只要稳稳妥妥的将人带回去即可,决不可表现出任何怠慢轻视。否则以夫人和老爷间感情,知道此事后,我们绝对无法交代过去的。”青衫老者听了,脸色顿时一沉,训斥道。“是,小的脑子糊涂了。”魁梧骑士有些惶恐起来。就在这时,道路旁忽然人影一晃,又一个同样打扮的黑衣骑士一闪而出,冲老者一躬身后,忙说道:“成管事,兄弟们在附近发现了五老爷的彪氏兄弟,你看要如何处置?”“哼,看来五老爷那边还没有放弃原先的打算,彪氏兄弟都是后天初期,只有我才能对付。你们几个在这等着,你带路,我亲自过去一趟,将他们解决了。”青衫老者眉头皱起后,断然说道。“是”这名骑士身形一动,立刻转身向来路奔去。青衫老者却“嗖”的一声,直接从马上飘落而下,跟着这名骑士一冲而去,其身形轻飘无比,竟仿佛丝毫重量没有,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不远处的树林中。魁梧骑士等剩下几人,则仍然簇拥着马车,老老实实的留在原地。……傍晚时分,渔村一里外的某个无名土丘上,淡淡月光下,石牧独自跪在一个微微凸起的坟头前,坟前一个淡黄色石碑上,上面赫然写着“石门王氏之幕”等几个黑色大字。“母亲,你万万没有想到吧,父亲大人竟然没有死,反而在外面入赘又娶了妻室。不过,你放心,我当初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父亲当初离开你,是以成为追寻武者梦想为借口,那牧儿也一定会成为真正武者,还是这世上最强大的武者,好让你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少年在坟前喃喃了几句,就站起身来,活动了下手脚后,竟在坟前打起拳来。在“啪啪”的骨骼作响声,少年动作渐渐由慢变快,身形如虎,一盏茶工夫后,就只见团团拳影滚动,附近泥土都被刮起一层黄色尘雾,将少年身形彻底淹没了进去。“嗖”一道人影从晨雾中一冲而出,一拳狠狠打在附近一颗碗口粗的大树上。“轰”的一声巨响,大树一阵晃动,无数枝叶掉落而下,树干上赫然多出一个半寸深的拳印。石牧盯着树干上的拳印,眉梢一挑。这套拳法是他从镇上武馆学到的唯一套拳法,也是大齐最广为流传的淬体武功。按照武馆教头的说法,他能在树干上留下这般深的痕迹,现在应该有淬体七层了,离真正淬体大成可以进行传闻中气感领悟,也只差最后两层而已。而这就花了他足足四年时间!要知道,穷文富武的说法,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自从他决定开始习武起来,光为武馆的三十两白银入馆费,就足足攒了五六月之久,而这费用还是他多加恳求,远比其他弟子低多了的缘故。而开始淬体后的多次药浴花费,更让他这几年的打渔收获全都投入其中,搞得自己身上经常分文没有,家中更是一贫如洗。即便如此,石牧能够修炼到如此高的淬体层次,也已经让武馆众人大吃一惊了,几位教头更啧啧称奇不已,认为他的根骨上佳,是天生的习武料子。毕竟此期间,他虽然陆陆续续请武馆药师配制药汤洗髓身体,但这点钱在镇上又哪能真买到什么灵草,大都是些普通药草,淬体效果微乎其微。石牧想到这里,心里叹了口气。他很清楚,自己根骨十分普通,之所以能在短短数年内就达到现在淬体层次,却是两年前的另外一番机缘造成的。他之所以先前没有马上答应青衫老者去金家,也是有此原因在其中。少年想到这里,抬首看了看天上月色后,转身向山下飞奔而去。一刻钟后,石牧出现在了某处礁石丛生的海边,“噗通”一声,直接跳入海水中,双臂划动,身躯扭动,竟仿佛一条大鱼般飞快向下无声的潜去。不大一会儿工夫,人就来到了三四十余丈的海水深处。惊人一幕出现了。原本漆黑海水下方,竟开始出现淡淡的点点白光,并越来越多,越来越亮,将附近海水照映的通亮。石牧对此毫不惊奇,仍然憋住气,再飞快划动手脚的向下几米后,身躯猛然一个倒翻后,双足就蓦然踩在了沙地上,到了一片遍布白色细沙的海底处。这时才能看的清楚,海底四周散发出淡淡白光的东西,赫然是十几枚巴掌大小的贝壳,围着一块七八丈高的巨大礁石,忽暗忽明的闪动不停。(呵呵,普天同庆,新书发布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