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玄界之门 > 第三章 珍姨

第三章 珍姨

readx();    大齐国位处东洲大陆东部凸出的半岛上,和炎国、煌国共处同一区域,全都背靠东海汪洋,西朝蛮族荒原,故而这数百年来互为联盟之势,常常共进退。大齐位于半岛中心位置,被其他两国正好夹持在中间位置,但国力最盛,号称有百万常备甲军,煌国次之,炎国最弱。大齐除了直辖的京城区域外,下面区域共划分九府三十六州,每州又各自管辖数座到十几座不一的城池,至于乡镇村落,更是不计其数了。丰城是泉州境内第一大城,也是泉州的州城,即使在整个开元府也能排进前五之列。金家更是泉州豪门之一,在城外拥有大量田地和庄园,也从事一些药草矿石的卖卖,势力几乎能影响到小半泉州。这一切,是石牧从青衫老者口中得知的。此时的他,已经知道老者叫金成,是金家的一名外事管家,在金家下人中似乎颇有些地位,起码那几名金家骑士全都对其十分恭敬。一行人足足在路上走了月许时间,一连穿越了两座城池后,终于来到了丰城,并直接穿越城门,往城中西北角方向而去。石牧坐在马车窗口处,向街道两侧打量个不停。他从小就在渔村长大,几乎没出过远门,以前去过的最大城市,也即是附近的县城了。丰城不愧为泉州中,眼前的城池虽然繁华异常,但心中却出奇平静,竟没有太大波动。最大的城池,街道两旁尽是高大的各式建筑,路边两侧行人也是熙熙攘攘,一副热闹非凡的样子。眼前的城市虽然十分巨大热闹,但石牧心中却出奇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波动。在一行人放慢了速度情形下,马车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在一片不起眼的宅院前停了下来。石牧跳下车来,看了看大门一侧挑起的白幡后,脸色微微一变,随之跟着青衫老者走进了大门、几名骑士则老老实实的留在了马车附近。一小会儿工夫后,石牧就白色布装饰而成的祭奠大厅内,见到了一名全身缟素的妇人和一名十来岁少女。妇人年纪不过二十**的模样,生的雍容淡雅,一见石牧就用不容置疑口气说道:“你来晚了,你父亲几天前已经过世了。我不知道,你对你父亲有何想法,不过你总算是其亲生骨肉,先过来拜祭一下吧。其他事情,回头再说!”旁边少女眼睛有些红肿,但仍用好奇目光打量着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兄长。石牧望向大厅中间摆放的的黑色棺木,面色复杂。缟素妇人见此,也没有催促的意思。青衫拉老者则趁此机会上前几步,走到妇人面前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就无声的退了出去。好一会儿后,石牧终于脚步动了,慢慢走到棺木前,平静的说了一句:“打开盖子,我要见他最后一面。”“没问题”妇人“啪”“啪”拍了两下手。顿时从大厅两侧涌出两名大汉,将棺盖一推而开,露出里面静静躺着的一具男子来石牧低首看着棺木中和自己有六七相像的男子面容,脸色苍白了起来,半晌后才从腰间掏出一面看似普通的铜镜,默默的摆放在了男子身躯旁边。“这是……”缟素妇人眉头微皱。““我不知道我这位父亲有什么苦衷,会抛弃我们母子多年不回,但我母亲临终前有个遗愿,希望将此遗物和父亲埋葬一起。”石牧缓缓说道,转身在棺前香炉中上了一炷香后,就在地上“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缟素妇人微微一愣外,似乎有些意外,但没有阻拦什么石牧再次站起身来,就怔怔的望着棺木不语起来。这时,妇人一挥手,两名大汉重新将棺盖合上了。“跟我来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父亲生前有些事情让我交代你的。”缟素妇人说了一句后,就带着少女向旁边偏厅走去。石牧眉梢一挑,二话不说的跟了过去。“既然你肯磕头,也不枉我叫成管事把你接来了。我也不求你称呼我‘母亲’,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一声‘珍姨’,这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玉环’。玉环,过来见过你兄长。”缟素妇人来到偏厅中,就立刻转身过来说道。“见过牧哥哥”石玉环大眼弯眉,鼻挺嘴小,眼珠转动间,又给人一种十分精灵古怪的可爱感觉,听到自己母亲之言,立刻乖巧的叫了一声,声音清脆悦耳。石牧冲少女点点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你父亲虽然是入赘金家,但生前也制了一份包括城外庄园在内的家产,你是其长子,自然都由你来继承。我和玉环只要城中的这处宅院即可。毕竟我是金家人,不缺这点钱财的。除此之外,你父亲曾为金家立下一份大功,这也是他英年早逝的原因。这份功劳,他一直未曾动用过。如此话,我现在可以给你两个选择。”妇人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石牧看向妇人,不禁大感意外。“一个就像成管事说的那样,我可以用这功劳直接为你向金家换取一颗气灵丹,让你以后有进入开元武院的机会。二是可以借用金家之力,为你在大齐谋取一个低阶爵位,让你从此衣食无忧,甚至可以荣禄子孙后代。”妇人盯着少年认真的继续言道。“实权爵位?”石牧闻言,眉头皱了一下。。“不错。大齐爵位分为公、侯、子、男、勋,每一个都对应着相应身份和权力。高的不说,凭借这份功劳和我们金家势力,一个勋爵肯定没有问题的,并且还可以为你后续谋取一定的官职。”妇人解释了几句。“不用,我要气灵丹!”石牧听完后,毫不犹豫的说道。“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做决定,我要是你的话,就会选择后者。”妇人听了这话后,脸上却浮现一丝奇怪之色的说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少年隐约听出了什么。“你对领悟气感和武者的事情又了解多少?”妇人反问了一句。“听珍姨的口气,莫非你也是武者?”石牧呆了一呆后,缓缓问道。这一次,妇人没有回答什么,只是躯一晃之后,蓦然出现在了一侧墙壁前,手臂一抬,墙上一柄装饰用的镶金柄长剑顿时到了手中。“嗤”“嗤”破空声大响,长剑在妇人手中挥舞而起,在身躯附近幻化出重重剑影,接着寒光一闪,一声清鸣,长剑化为一道惊虹的没入到墙壁中,只剩下剑柄留在外微微颤抖不定。这一幕,让石牧看的目瞪口呆!“不要看我这副模样,我其实是金家三大后天圆满武者之一,否则又凭什么从金家要来一颗气灵丹。毕竟气灵丹价值万金,往往还有价无市。而人死灯灭,哪怕你父亲生前立下天大的功劳,在金家某些人眼中也根本不值付出这般珍贵的丹药了,这也是我劝你放弃的原因之一。毕竟你要气灵丹的话,肯定会让金家一些人不满的,我能护你一时,却护不了你一世。”“不论有什么困难,我一定要成为真正武者。”石牧不加思量的回道。“既然你执意如此这样,那我也不多劝了,先说说,你所知道的武者境界划分吧。”珍姨叹了口气,如此说道。“武者不就是分为淬体,正式武者和护国武者吗?听说一旦成为了最厉害的护国武者,即使面对王侯大臣也可以平起平坐的!”石牧说道。“这些事情,你都是从镇上武馆中得知的吧,这般称呼也不算错!不过那些武馆中教头,修为最高的恐怕也不过刚踏入后天,又哪可能向你们这些普通弟子讲述武者境界的真正划分。”珍姨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还望珍姨指点!”“淬体,正式武者和护国武者的称呼,其实只是普通百姓中的说法。整个东洲大陆的武者境界真正叫法,应该是武徒、后天武者、先天武者。也就是分别对应着淬体,正式武者和护国武者的称呼。武徒阶段,任何人都可修炼淬体之法,但根骨低劣者,可能一生都无望大成。后天武者,则是领悟了气感后,能够修炼真气的武者。这时的武者在真气辅助之下,即使面对全副武装的甲士,往往也能够做到以一敌百,已经是普通人口中的真正武者了。而先天武者,是武者真气到了一定程度,能够在丹田成功开辟出气府后,在体内诞生先天真气的武者。先天武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武道强者!如果说十几个淬体大成的武徒联手,还可能杀死后天武者,那么即使上百个后天武者联手,也往往无法奈何先天武者的。因为到了先天武者这种境界,已经可以真气离体,隔空杀人,一般情形下,后天武者根本无法近身的。但进入先天之难,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据我所知,整个大齐国,先天武者也不过七八人而已。”珍姨仔细的给少年讲述道。“先天武者这般少?”石牧真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