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2章 种子人选

第2章 种子人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回转自己所居住的百松峰的路上,叶真提着包裹在山路上疾步奔行,气喘如牛。
  时不时有一些同样是见亲归来身穿灰衣的杂役弟子从叶真身后超越,健步如飞,但却面不改色。
  脸不红,气不喘,引得叶真一阵的羡慕,心头火热。
  这些在山路上健步如飞、气息悠长,但速度却要比叶真奔跑还要快上一线的杂役弟子,那修为,最不济也是练血二重、纳息境的弟子。
  真玄大陆武道传承,认为血脉乃是人之根本。
  人无骨可活,无肉无筋无皮可活,但无血不可活。
  血脉乃是人存之于世的一切根本,武道起始,也是从练血起始。
  武者练血分为五重,第一重练力壮血,第二重纳气长息,第三重血气凝珠,第四重血精淬体,第五重凝精聚元。
  如今,叶真的修为,正处在练力壮血的境界。
  若是能够突破到第二重纳气长息,则气息悠长,气血绵绵不绝,就能在在这齐云宗诸峰之间奔走如飞,面不改色。
  那样的话,叶真从自己居住的百松峰到山门之间,也用不着狂奔两个多时辰了。
  看着一个个从自己身后超越的同门,叶真羡慕之余,暗自里又有了几分期待。
  若是他的那个小秘密持续下去,说不定他突破到练血二重,指日可待。
  这也是叶真坚持留在齐云宗的原因。
  一想起自己的小秘密,叶真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他那小秘密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说不定这几天就到了收获的时节了。
  叶真一路狂奔,越过十一个山头,当看到一座墨影重重,到处是高达十几米甚至是近百米的老松的山峰时,叶真松了一口气,到了,那就是百松峰。
  百松峰以此得名,同时,叶真身为杂役弟子,每天所做的杂役,就是砍伐这百松峰上特有的铁枝老松。
  踏上百松峰的时候,叶真却没有顺着山道回转居所,反而从小道边上直插进一旁的松林中。
  寻了一处人迹罕至的隐秘处,找了几株嫩松,扒开厚厚的松针,挖开一个深坑,将爹娘给自己的两百两银子埋了进去,又重新掩埋起来。
  一切收拾妥当,又做了标记之后,叶真离开这里,重新踏上山道,提着仅装着母亲带来的衣物跟食物的包袱,向着半山腰的居所行去。
  叶真回到半山腰居所时,天已经擦黑,居住在百松峰上的三百杂役弟子,此时都已经闲暇下来,三五成群的聚在大院里聊天。
  院子的最中间,一位虎背熊腰的青年正逍遥的躺在摇椅上逍遥的晃着,叶真认得,这名杂役弟子乃是百松峰的大师兄马元武。
  此时的马元武身侧正围着五六位杂役弟子,两位身材稍显单薄的杂役弟子,正半跪在一侧,给马元武捶肩揉腿。
  实际上,齐云宗别说是在杂役弟子中、就是在外门弟子中,都不排大小,压根没有什么大师兄。
  所谓达者为先。
  一峰之中的杂役弟子中,修为最强者,就会被同峰的杂役弟子在私下里称为大师兄。
  不过,一峰之中杂役弟子中的最强者,却有一个官面上的称呼——种子人选!
  齐云宗数百杂役峰之中,每一峰的杂役弟子中,最有可能进阶成为外门弟子者,被称为种子人选。
  再通俗一点,每一峰的种子弟子,都是各峰的一霸,连各杂役峰的管事都要忌惮几分。
  “叶真见亲回来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声,这百松峰杂役弟子院近三百杂役弟子的目光,齐刷刷的就聚集到了刚刚踏进了院门的叶真身上。
  准确说,应该是聚集到了叶真手中提着的包裹上边。
  尤其是马元武身旁的几名杂役弟子,更是像饿狼一般盯着叶真手中的包裹。
  “嗬,好大一个包袱,你爹妈来看你,肯定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吧?乌建,拿过来我瞧瞧。”躺在摇椅上逍遥的马元武,眯着眼睛轻喝了一句。
  “是,大师兄!”
  站在马元武身后的乌建欣喜的应了一声,立即大步的走过来,冲叶真冷喝道:“拿来!”
  叶真的牙关立时紧咬在了一起,双手将手中的包袱攥得紧紧的。
  纵然在回山时,叶真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将其中价值最大的银子藏在了山上,但当真正遭遇这一幕的时候,一种难以形容的屈辱感猛地涌上了上来。
  “拿来,瞪什么瞪?一个马上就要被赶出宗门的废物,还敢瞪老子?再瞪,老子挖了你的眼!”
  等得有些着急的乌建嘴里骂骂咧咧的,一把抢过叶真攥得紧紧的包袱,狠狠的推了一把眼睛怒瞪的叶真,扬长而去。
  “大师兄,叶真的包袱!”
  乌建在叶真面前够嚣张,但是到了百松峰的种子人选马元武面前,嚣张姿态瞬间收去。
  “嗯?”
  马元武翻身坐起,扯开叶真的包袱,颇有些急切的翻找起来。
  每年的六月,也即是诸多杂役弟子家人前来探视的时候,就是各杂役峰的种子人选日子过得最舒服的时候。
  每位杂役弟子的家人探视时带来的东西,不论贵贱,都要在他们的手上过一遍,好东西全部要归他们。
  至于凭什么?
  实力!
  他们强大的实力。
  不服?
  先来比比拳头!
  至于齐云宗,则不会管杂役弟子间的这种烂事。
  齐云宗号称杂役十万,杂役弟子间每天打架斗殴断胳膊折腿的数不胜数,哪有那个精力管。
  原本满心欢喜翻看叶真包袱的马元武,脸色渐渐变得不爽起来。
  翻了个遍,就找到了几件衣服跟吃食,银子半两都没找到。
  眼睛一眯,马元武那双三角眼毒蛇般的盯向了叶真,“我说叶真,你家境也不是太差,你爹妈一年见你一次,就给你带几件破衣服,几块臭肉?银子呢?”
  破衣服?
  臭肉?
  这几个字眼一入耳,叶真的双拳就立时攥了起来,拳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若不是叶真还有着几分理智,不远处鼻青脸肿,断胳膊断腿的几位同门的惨状在不停的提醒着叶真,叶真几乎就要冲上去拼命了。
  那些东西,那可全是娘一针一钱缝制出来的。
  “扫兴!
  废物家送来的东西,也是废物!”
  没有找到能够帮助修炼的东西,马元武一脸的不爽,报复似的将叶真包袱里的鞋袜、衣服一件件的扔向了他四周的杂役弟子们。
  “这些破衣服就分给你们了。”
  马元武身边的乌建跟几位杂役弟子,立时发出了一声欢呼。
  说话间,马元武狠狠的咬了一口叶真母亲亲手做的腊味,“嗯,这臭肉味道还不错。嗯,你们也来尝尝。”
  倾刻间,叶真包袱中的烧鸡腊味就被马元武散了个精光。
  噗!
  一块被撕扯了几嘴的烧鸡腿被马元武凌空甩出,砸在叶真的胸口之上。
  “嗯,你家里送来的,你也来尝一口,可别说我马元武全给你霸占喽。”
  看着脚下沾满了泥块的烧鸡腿,远处因为不合适被他们撕破的衣服,叶真额头的血筋开始凸凸的狂跳,胸膛仿佛扯风箱一般剧烈起伏起来。
  一股愤怒,一股难以抑制、难以明状的愤怒,直冲叶真的脑门。
  热血上涌的一瞬间,叶真直欲冲上去跟马元武拼命!
  也就在叶真爆发的边缘之际,不远处的沙飞猛地扑了过来,抱住叶真就往屋里拉。
  “叶真,你还没吃饭吧?你今天的晚饭跟血元汤,我都给你领来了。”
  齐云宗杂役弟子两人一屋,沙飞是叶真的室友,也是这杂役弟子之中,跟叶真颇为合得来的朋友。
  沙飞比叶真早入门一年,对叶真颇为照顾,也亏得沙飞的指点,让叶真少吃不少亏。
  “哼!算你们聪明!”
  看着被沙飞生拉硬拽进房间的叶真,马元武不屑的吐出了一块鸡骨头,“废物!”
  “叶真,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先忍着,你要是跟他们起冲突,被他们打断了腿,那你就完了!你忘了半年前被打他们打残的成阿狗了?”
  拉叶真进屋的沙飞,关上门之后,一个劲的劝起了叶真。
  良久,叶真剧烈起伏的胸膛才慢慢平静下来,冲沙飞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谢谢你,可惜,没能给你带点什么。”
  “咱们兄弟,谢个屁!”
  “别生气了,好好修炼,将来修炼有成,将马元武这孙子揍个哭爹喊娘,一口气将这些年受到的气全找回来。”沙飞有些言不由衷的劝着叶真,因为他明白,按照他跟叶真的情况,以后,怕是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用不了一年,或许半年之后,马元武就能进阶为外门弟子,外门弟子的修炼资源更多,修炼速度更快,马元武恐怕会永远压他们一头。
  听到沙飞的话,叶真却是瞬地来了精气神,满腔的怒火全部被压了下去,转化成了修炼动力。
  “好,苦修,今天受的气,将来一定要从马元武这孙子身上找回来!”叶真毅然道。
  当明月东升的时候,先前还有些嘈杂的百松峰,立时就变得安静异常。
  所有人,包括叶真在内,都自觉钻回了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床上,晚课的时间到了。
  几口喝干净那一筒宗门发下的血元汤,运转起齐云宗传给他们的在齐云宗极其普通,但在世俗间却颇珍贵的血气决,做起了每天的晚课。
  齐云宗杂役弟子修炼分为早晚两课,早课练拳练力,晚课修炼血气决壮大气血练力。
  血元汤入腹就化作滚滚热气,在血气决的运转中,那血元汤中蕴含的热力就散向了叶真的四肢百骸,随着血气运转。
  热气每消失一分,叶真的血气就壮大一分,充盈一分。
  一刻钟之后,血元汤的药力炼化完毕,叶真有些怅然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份血元汤,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太少了,每晚两个时辰的晚课,药力只能持续一刻钟。
  若是血元汤的药量足够多,药力能够持续两个时辰的话,叶真估计,他的修为,怕是早就突破到了纳息境,达到练血二重。
  宗门内有一种丹药名为血元丹,就是父亲叶天成让他买的那种丹药,据说药力是一份血元汤的数十倍还有余,专供那些血脉天赋极佳的外门弟子服用。
  可惜,叶真他们这些杂役弟子,只能服用炼制血元丹的下角料制作的血元汤。
  重新闭上眼睛,叶真颇有毅力的持续运转着血气诀。
  无血元汤支持的情况下运转血气决,血气壮大的速度就变成了龟速。
  叶真估计,这样苦修两个时辰的效果,还不如服用血元汤之后修炼一刻钟的效果。
  不过,武道一途,贵在坚持,这一点,叶真极为清楚!
  两个半时辰之后,当叶真感觉体内的血气有些不稳的时候,就停止了修炼,这也是宗门为什么规定晚课两个时辰的原因了。
  睁开眼睛,叶成看到,与他住在同一房间的沙飞,已经修炼完毕沉沉睡去。
  他们这些杂役弟子,白天劳作很重,晚上几乎是头挨上枕头,就能沉沉睡去,打雷都不醒。
  叶真却没有马上去睡,反而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轻掩房门,闪身出屋,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叶真猫身向着百松峰的一个小山头上奔去。
  花了小半个时辰,叶真疾奔到这个近半个月他几乎是夜夜来此的小山头上。
  踏足这个小山头时,叶真立时调匀了呼吸,支起耳朵,侧耳倾听起了这满山的声音。
  最初,传入叶真耳朵的只是满山的松涛声,蚊虫鸣叫声,但随着叶真完全静下心来,叽叽喳喳的小兽叫声,立时传进了叶真的耳朵。
  “吱吱吱.......”
  一只老鼠的吱叫声传入了叶真的耳朵,但听在叶真的耳内,却是别有天地。
  别人耳中毫无规律的吱吱老鼠叫声,叶真却能听出极为清晰的意思。“十七哥,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走。”
  这,就是叶真的秘密。
  **********
  老猪新书正式上传了,目前每天两章。嫌少的兄弟们可以看看老猪的老书[bookid=2031341,bookname=《掌御星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