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7章 痛快

第7章 痛快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齐云宗杂役弟子每天要完成的役差是非常重的,每天都要消耗去杂役弟子的大量时间,挤占他们的修炼时间。
  叶真所在的百松峰,杂役弟子们的役差是每天砍伐碗口大小的铁枝松五十颗,还要运到山脚下。
  铁枝松质地非常的坚硬,砍柴刀一刀下去,有时都会崩出火星来。
  像叶真初来时,完成一天的役差,甚至需要七个时辰。
  哪怕是百松峰如今的最强者、种子人选马元武,做完役差,最快也得三个时辰以上。
  平时杂役弟子们做完早课,还会休息一会才上山砍树,但是今天,在吃完早饭之后,一个个都急急的上山了。
  每一个人,都期待在这压力下能够有所突破,争取早日成为外门弟子。
  跟外门弟子的弟位相比,杂役弟子的地位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叶真也不例外,吃完早饭,就提着砍柴刀早早的上山了。
  一路上,叶真都在琢磨鱼龙道跟种子人选的问题。
  那是齐云宗内早日进身为外门弟子的捷径,一旦成为外门弟子,数倍于杂役弟子的修炼资源,甚至可以自己选择武技、心法修练。
  但要想角逐鱼龙道,就先要成为一峰的种子人选,换句话说,叶真要想参加鱼龙道,就要先战胜百松峰的种子人选马元武。
  叶真做梦都想将马元武揍得头破血流,那日马元武将叶真母亲所送的东西通通糟蹋了,那情景,叶真一想起来,恨不得杀了马元武。
  但是实力,一切都得实力。
  马元武的实力,据说不久前已经达到了练血三重巅峰,只差那临门一脚,就能够突破到练血四重成为外门弟子。
  不过,这临门一脚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耗时一月两月甚至半年都是有可能的。
  叶真如今有着练血二重后期的修为,但因为血气极为凝炼的原因,却有着四千斤的巨力,这份力量,能够媲美练血三重后期的武者。
  但是与练血三重巅峰的马元武,还有着一段差距。
  “突破,这三天之内,我一定要苦修以期突破!”
  只有突破了,才有战胜马元武的机会,也才能一雪前耻,叶真暗暗下定决心。
  嚓嚓嚓!
  运足力气,叶真一连十几刀下去,一颗碗口粗的铁枝松慢慢的倒地。
  砍柴刀随意的劈去了多余的枝丫,叶真又将砍柴刀挥向了另一颗铁枝松。
  整个一上午的时间,叶真挥汗如雨,不敢有丝毫懈怠,以期早点完成役差,多点时间修炼。
  就在叶真将役差完成了大半的时候,叶真的身后,突地传来了踩折松针的声音。
  “嗬,叶师弟,三十多颗了,速度不错啊,看来你修为有长劲嘛。”叶真身后,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响了起来。
  “乌建?”叶真转身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恨意。
  这个乌建,本身修为也排在百松峰的前列,而且仗着马元武的势,没少欺负他们。逼叶真他们洗衣服、洗臭袜子、端洗脚水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你来干什么?”叶真擦了一把汗,冷冷的盯着乌建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早上与马大师兄切磋得时间过久了,生怕今天的役差完成不了,特来向叶师弟借几颗铁枝松用用。”
  乌建一边说,一边嘿嘿的笑着走向了叶真砍好在一旁垒得整整齐齐的铁枝松。
  “哈,叶师弟,我多不要,这三十根铁枝松就笑纳了。”一边说,乌建就一边俯身去抱叶真砍好的铁枝松,至于叶真的意见,抱歉,他从来没理过。
  刷!
  叶真的砍柴刀远远的掷来,擦着乌建的鼻尖飞过,骇得乌建惊叫了一声,猛地起身。
  “乌建,要借铁枝松,怎么也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吧?”叶真向着乌建走来,一脸的怒意,“况且,就算要借,你也得把此前借我的两百零七颗铁枝松还我吧?”
  乌建仗着实力,平日里没少欺负叶真,要是哪天犯了懒病,不想做役差了,就直接过来抢叶真的成果。
  听着叶真的话,乌建的脸上陡地涌出荒谬绝伦的表情,“叶真,我没有听错吧?我要用你这个废物的铁枝松,什么时候需要你同意了?
  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皮又痒了!”
  说话间,乌建磨拳擦掌,大步流星的向着叶真冲了过来。
  十步。
  五步。
  接近的刹那,乌建陡地一声厉喝,一记熊王出洞,带着霍霍风声,砸向了叶真。
  “叶真,我今天就再给你这个废物长长记性!”
  不提以前还好,一提以前,想起以前受的那些欺负,叶真的眼睛立马红了。
  怒吼一声,咔嚓咔嚓的骨爆声响起的刹那,叶真同样一拳挥出。
  熊王出洞!
  以硬碰硬,以牙还牙!
  看到叶真同样一招熊王出洞向着自个砸来,乌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嗤笑,“找死!”铁拳猛地加速。
  砰!
  两只铁拳猛地碰撞在一起,乌建嘴角的嗤笑立时凝住,瞬地扭曲成了一抹惊怖的痛苦。
  咔嚓!
  乌建的小臂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扭曲过去,断了!
  “啊,我的手!”
  乌建惊骇欲绝!
  乌建发出惨叫的时候,叶真却没有收手,大步流星的赶上,又是一拳对着乌建轰出。
  砰砰砰!
  一拳之下断臂的乌建惊慌失措之下,就像是人形沙包一般,不断的被叶真击打着。
  懒熊伸腰!
  熊王出洞!
  老熊撕兔!
  熊王担山拳的三招九式,一式式不断的在乌建的身上演化着。这一年来在乌建身上受的气,受到的侮辱,在这一刻,全部找回来了。
  咔嚓咔嚓的断骨声时不时的响起,只能被动的避过要害的乌建,心惊胆颤之下,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熊王担山!”叶真怒吼一声,熊王担山拳的最后一式,带着破空金风,向着乌建的胸口砸去。
  看着这一招,乌建肝胆俱裂,这一拳要是砸中他的胸口,他必死无疑!
  “饶命!”乌建凄声尖叫起来。
  这声尖叫,惊醒了正打得痛快淋漓的叶真,看着乌建惊惧无比的神情,叶真也陡地明白了什么。
  拳风一变,刚猛无俦的铁拳猛地一转向,狠狠的砸到了乌建的大腿上。
  杀过鸡,杀个狼杀过许多野兽,但是杀人这种事,叶真还真没干过,而且叶真只是想报仇,本意上并没有杀了乌建的想法。
  况且,在齐云宗,杂役弟子之间切磋伤人都在允许的范围之内,但是杀了人,那就是大事了。
  咔嚓!
  乌建的大腿骨直接被叶真一拳砸断,白生生的骨碴直接从大腿面穿了出来。
  遭此重创的乌建,连震惊都没来得急,惨叫一声,双眼一翻,就此晕了过去。
  他是做梦也想不到,以前任他欺凌的叶真,什么时候竟然变得如此厉害了。
  “痛快!”
  看着痛晕过去的乌建,叶真无比的痛快,过去一年在乌建手里所受的欺侮,在这一刻,全部发泄了出去。
  不仅如此,叶真还感觉,经此实战,他的熊王担山拳又有所进步,以前不甚明白的几个变化,瞬地明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