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11章 深夜伏击

第11章 深夜伏击


  深夜,悬崖秘洞内。
  盘膝坐地的叶真猛地站起,开合的双眸竟然给人一种精光乍射的惊艳感。双拳握起,血气所过之处,有若蛇蟒伏走一般,起起伏伏。
  猛然发力,一拳轰出,体内的血气急速奔涌之际,瞬地凝结成一颗血珠,乍一看,就像是一颗鸡蛋在叶真的皮肤下游走,随着叶真的拳头轰散出去。
  血气凝珠!
  数天的石髓灵液与今天叶真在宗门大殿换来的三颗血元丹帮助下,叶真的修为在今夜一举跨入了练血三重、血气凝珠的境界。
  兴奋之下,叶真就地练起了熊王担山拳,那种每一拳都充满了爆炸力量的爽感,让叶真兴奋得直欲大吼大叫。
  “吼!”
  双拳一收,叶真身形猛地跃起,向着地面捶去,熊王担山拳最后一式——老熊捶地!
  砰!
  叶真双拳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让整个悬崖秘洞都隐隐的晃动起来,洞壁上一些散碎的石块都被震得掉落下来。
  这一幕,看得叶真眼含喜色。
  这近月来,叶真在这悬崖秘洞习练熊王担山拳无数次,老熊捶地这一招,施展过无数遍,但从来没有过现如今的威力。
  力量带来的自信,让叶真恨不得马上天亮,然后去击败马元武,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咔嚓!
  一声轻响,让叶真满是欢喜的表情来了个惊天大逆转,换上了一副惊骇欲绝的神情。
  悬崖秘洞壁上的那根石笋,也就是那根每天子时准时滴落两滴石髓灵液的石笋,突地从根部折断,掉落了下来。
  拳力的震动,竟然将这石笋给震断了!
  看着手中还带着几分湿气的半截石笋,再看看秘洞壁上那断笋处,叶真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
  叶真不知道这算不算乐极生悲,但有一件事却让叶真很揪心、也很担心——石笋断了,明天子时,这里还会不会滴落石髓灵液?
  就目前而言,这石髓灵液对叶真的用处极大。
  不仅是现在,就是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石髓灵液对叶真的作用也是极大。因为就算日后叶真进身成为外门弟子,而外门弟子享用的宗门丹药血元丹跟石髓灵液的效果是差不多的。
  而他们享用的血元丹还是五天一颗。
  若是这石笋断了就再不滴落石髓灵液,那叶真就真是欲哭无泪了。
  “这石髓灵液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或者是怎么产生的?”头痛间,叶真看着洞壁上断去的石笋根部,若有所思。
  手中握着的这根断去的石笋,除了有些极细微的有点像是蛛网一般的中空之外,再无任何奇异之处,手指一捏,就能捏下一块,搓成石粉,毫无出奇。
  要是说那石髓灵液就是这石笋内产生的,叶真还真不信。
  “难道?”看着断笋处,叶真目光突地一动,“难道这石笋之后,另有乾坤?”
  慎重的考虑了一番,叶真还是将自己欲将那断笋挖开一探的心思给按捺了下去。天知道石笋背后是什么?
  有宝贝又或者是一无所有?
  “最少,得等明晚子时有无石髓灵液再说!”
  一如即往的,叶真离开悬崖秘洞,就着附近的溪水清洗了一下身体,才准备回房间休息。
  这段时间内,只要叶真每晚服用这石髓灵液,周身就会或多或少的沁出一层污垢。这沁出的泥垢,从最初的黑黑的腥臭泥浆,已经变成如今的灰白色汗汁,数量越来越少。
  想来是服用石髓灵液之后排出的体内的杂质,这也带给了叶真莫大的好处。
  回转的路上,叶真却是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尽量行走在黑暗之中,生怕被人发现行迹,暴露出这悬崖秘洞。
  到了自个的房门前,叶真却是一楞,他的房门下午时被马元武一行人砸碎之后,晚上叶真跟沙飞拼凑着修好了,可是这会,又碎了。
  远远看去,屋内更是一片狼籍。
  “不好!”
  惊叫一声,叶真疾步入内,就看到沙飞浑身是血,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扔在地上,嘴里还被塞着一双破袜子。
  看到叶真进来,奄奄一息的沙飞猛地挣扎起来。
  “沙飞,谁干的,这是谁干的?”顾不得那么多,叶真却是急急上前准备为沙飞解开绑绳。
  “唔唔唔.......”
  很意外地,沙飞极力的挣扎着身体双脚踹开了叶真,眼睛怒睁,使劲的翻着眼睛向叶真打着眼色,那劲头,直欲翻眼翻得将自己翻晕过去。
  “有埋伏!”就在叶真取出沙飞嘴中的破袜子时,沙飞狂吼起来。
  几乎是同时,散落在屋内的两块床板猛地暴起,向着叶真砸了过来,两个黑影同时从床板下边爆起,同时出拳,带着烈烈拳风,几着叶真攻击过来。
  “俞平,陈安,你们好大的狗胆!”看清楚来人的刹那,一切就都明白了。
  俞平跟陈安,乃是马元武有名的狗腿子,这两人,平时仗着马元武的势,没少欺负人。俞平跟陈安这两外狗腿子来了,那马元武这个头头,肯定就在附近。
  心头一动,叶真已是留了心。
  闪身让过右侧的陈安,叶真看也不看,一拳猛地向着自己兜头砸来的床板轰去,黑暗中,叶真体内凝聚起来的血气珠疾速的滚向叶真的拳头,然后猛地爆开。
  砰!
  咔嚓!
  床板与骨头的碎裂声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响起。
  叶真那一拳,准确的穿过床板,与俞平的拳头来了个硬碰硬。
  “啊,我的手!”
  俞平的惨叫声响起的时候,叶真已经一记懒熊伸腰伸瞪向了从右侧冲过来的陈安。
  “小心上边!”
  沙飞的示警声响起的刹那,叶真的头顶猛地恶风响彻。
  “叶真,你完蛋了!”
  狞笑着的马元武如同大鸟一般从屋顶向着叶真当头袭落,那滚滚如珠的血气,瞬间就让马元武的双拳膨胀了一圈,双拳带起的劲风竟然将叶真的头风吹四散。
  “谁完蛋还不一定呢!”
  早有准备的叶真一记熊王担山,就迎了上去。
  砰!
  双拳交接间,叶真硬接下了马元武的这一记偷袭,只是微微退了小半步而已,面不改色。
  借势跃出屋外的马元武看到只退了小半步的叶真,脸色骤地变得难看异常。
  下午时分,他与叶真硬拼的时候,叶真要连退三步。可是现在,他居高临下施展的杀招,本身已经占了极大的优势,而叶真只退了小半步。
  他这一记杀招,就算是由他来接,恐怕也不轻松,但叶真,此时却像个没事人一般。
  最让马元武震惊的是,以他的修为,也无法在一招之内重创俞平、陈安这两位练血三重的师弟。
  而叶真,却瞬间就让俞平右手折断,陈安到此时,与叶真接招的左腿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瞬地,马元武就没了底气。
  “马元武,果然是你!”站定的叶真厉喝了一声。
  “哼,那又如何?”
  马元武他们本来的想法是偷袭叶真,重创叶真,再从叶真身上抢点修炼丹药,此时目的无法达成,尤其是叶真的实力让马元武有些摸不准,马元武也就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想法。
  “我们走!”冷哼一声,马元武就欲就此撤走,压根没有给叶真一个交待的想法。
  倒不是马元武脑袋瓜有问题,而是平时在百松峰横行霸道惯了,爽完了就走。揍你就揍了,抢了就抢了,哪管你爽不爽?愿意不愿意?
  叶真却是怒了,真真的被气到了。
  “打不过就想走?”叶真不由得一声冷笑,猛地揉身扑了上去,“姓马的,给老子留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