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18章 若想问道先铸胆

第18章 若想问道先铸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送你高级的功法秘籍?老夫还没那个本事。老夫最强的功法也不过是人阶下品,比藏经阁一层的功法秘籍好不了多少。
  况且,老夫也没那个资格传你功法秘籍,齐云宗的门规你又不是不知道,私相授予宗门功法秘籍,是要被废功、驱逐出宗门的。”
  赵管事仿佛能看透叶真的心思一般,弄得叶真的老脸一红,一抹失望,从叶真的眼中一闪而过,叶真本以为,赵管事可能会给他一本高级一点的功法秘籍,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多了,而且宗门规矩也摆在那里。
  真玄大陆流传久远的功法秘籍品阶分为四阶十二品,分为天、地、人、凡四阶,每阶又分为三品。
  像齐云宗传给杂役弟子的血气诀和熊王担山拳,俱都是凡阶下品的功法秘籍。而齐云宗的藏经楼共六层,按层数不同,所收藏的功法秘籍品阶亦是不同。
  第一层收藏的大都是凡阶的功法秘籍,从凡阶下品到凡阶上品都有,第二层往上,收藏的大都是珍贵的人阶甚至地阶的功法秘籍。
  至于藏经缕的第六层,存放着齐云宗为数不多的镇宗功法,传说,第六层存有极其罕见的天阶功法,只有齐云宗的掌门郭奇经才有资格入内。
  正常情况下,外门弟子能够学习到的功法品阶,最高也就是凡阶上品。至于人阶的功法秘籍,都是进身为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学习的。
  偶有外门弟子为宗门立下大功,也能够蒙宗门赏赐人阶的功法秘籍。
  “不过,老夫虽然不能传你功法秘籍,老夫却能给你一个获得好一点的功法秘籍的机会。”见叶真露出失望之色,赵管事话锋一转说道。
  叶真的神情陡地由失望转为惊喜,赵管事又开口了,“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老夫也就是给你指一条路罢了,能不能成功,就全看你的造化了。”
  “还请赵管事指点!”
  “呵,叶真,在我齐云宗,只有内门弟子有资格单独拜师。虽然说外门弟子也已经列入门墙之内,但由于数量众多,所以,外门弟子一般只能自己从宗门选择功法,自己修炼。
  不过,宗门也并不是完全不管外门弟子,给居住在东来峰的外门弟子安排了十位教习,这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闻言的叶真点了点头。
  “叶真,那你可知道这十位宗门教习在东来峰所司何职?”
  “刘执事说,外门弟子在修行上有什么疑惑时,可以去请教宗门教习。”叶真稍有些疑惑的答道。
  “那叶真你觉得,这十位宗门教习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应该类似于老师吧?”
  听到叶真的答话,赵管事猛地旋风般的转过身来,“类似于老师?那你倒给我说说看,你们这些新晋的外门弟子,哪一个把宗门教习当做老师看待?
  那些新晋的外门弟子选择功法秘籍前,可曾请教过宗门教习自己适合哪一类的功法秘籍?”
  叶真的眼睛陡地变得明亮起来,似乎把握到了什么。
  “其实,不止是你们这一批新晋的外门弟子,近些年来几乎所有的外门弟子,都把东来峰的十位宗门教习当成了摆设。
  以致于早些年间权威厚重人人争抢的宗门教习之位,近些年来慢慢变成了黜落闲散之职,也使得外门弟子之中的出现的精英愈发稀少。”
  话说到这里,赵管事意味深重的冲叶真说道:“要知道,宗门教习可是宗门中为数不多拥有传授功法的存在。叶真,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叶真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赵管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再不明白,那就是脑袋有问题了。
  “明白那就好,不过,宗门教习指导的随意性很大,能否获得好处,那就看你的本事和造化了。”
  “明白,多谢赵管事指点!”叶真躬身感谢道。
  “那对老夫送给你的这份礼物可还满意?”赵管事笑眯眯的问道。
  “满意,非常满意!”叶真忙不迭的点起了头。
  “那还不快去?”
  叶真正要转身出门的时候,突地想起一事,忙冲赵管事问道:“赵管事,我那兄弟沙飞如今还在百松峰,我日后可不可以常来百松峰探望他?”
  “当然可以,你来百松峰,我欢迎还来不急呢。”赵管事说道。
  闻言,叶真却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有此一问,来看沙飞只是其一,主要还是因为在百松峰后山悬崖秘洞内的石髓灵液。
  虽然说那石髓灵液可以数天数天一取,但若是叶真来得过勤的话,总会招人生疑,如今,也算是为自己日后常来百松峰找个借口。
  拱手谢过之后,叶真就大步出门,不过,临出门的时候,赵管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叶真,据老夫所知,如今的东来峰十位教习之中,廖飞白廖教习为人淳厚,授艺有方,博学多才,最爱指教出身是杂役弟子的外门弟子,你可以先去廖教习那里试试。”赵管事说道。
  “多谢赵管事,我记住了!”
  叶真出门不久,赵管事的目光突地变得有些悠远,“飞白,你要找的人,我帮你送过去了,其它的,就看你们的际遇了........”
  回去的路上,叶真不停的思索着赵管事的话,越想越觉得兴奋。
  宗门教习啊,只不过是因为要指导的弟子数量太多,而换了一个名称的老师吧。而在如今众多外门弟子均无视宗门教习的情况下,他若是前去,能被另眼相看的机遇是不是很大?
  在叶真还是杂役弟子时,修习宗门发下的血气诀与熊王担山诀,就吃尽了无人指导的苦头,走了很多弯路。
  如今,就算他运气背,没被宗门教习另眼相看,那赵管事也是给他指了一点明路。
  而且,赵管事最后说让他去找廖飞白廖教习,肯定也是有所指的,廖飞白廖教习,应该是十位教习当中比较好、比较厉害的。
  不过,今天天色已晚,而且前前后后折腾了一天,一身臭汗,叶真并没有马上急着去找廖教习,准备休息一晚,好生的收拾收拾之后,沐浴更衣之后,再去找廖教习。
  第二天,一身清爽英气四射的叶真就向着东来峰的峰顶出来。
  因为宗门教习在东来峰地位颇高,所以十位宗门教习与东来峰执事,都是居住在环境最为清幽的东来峰峰顶。
  到达东来峰峰顶的时候,叶真却有些犯愁,峰顶十所教习院落一字排开,叶真却不知道哪一个是廖飞白廖教习的院落。
  更让叶真飞痛的是,这峰顶教习所居之处,却是空无人影,正如赵管事所言,宗门教习似乎不被外门弟子所看重,此时想找个人问,都无处去问。
  正发愁的时候,山下身影闪烁,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向着峰顶疾速飞跃,那灵活劲头儿,压根不像是一个体形如此肥硕的人应该拥有的。
  待到那人到达近前,叶真认出那人是谁的时候,那人已经笑咧咧的闪到叶真身前,一巴掌就拍了下来。
  “哈,叶师弟,大清早的在这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肥嘟嘟的脸庞将两个眼睛挤得只剩下一条线的金元宝笑眯眯的问道。
  “我有些修炼上的问题,来请教廖教习,却不知道,廖教习居住在哪一个院落。”叶真问道。
  “廖教习?”金元宝的肥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你怎么想起找......廖教习?”
  “听朋友说廖教习为人淳厚,授艺有方,就特地前来请教。”叶真说道。
  “廖教习为人淳厚?授艺有方?”金元宝的大嘴猛地一咧,随即就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最左边一所颇为破败的院落道,“那间门口最杂乱的院落,就是廖教习的院落了。兄弟,我有事要去请教何教习,我先走了!”
  说完,金元宝身形一动,就像是滚肉球一般疾疾滚向了另一处教习居所。
  “最破败的院落?”
  叶真发现,其它九间教习院落,从门口看上去,都颇为干净整洁,寸草皆无,只有金元宝所指的廖教习的院落里,杂草丛生,当真破败。
  破败归破败,叶真还是进去了,毕竟这是赵管事介绍的,实在不成,叶真还可以去拜拜其它教习的。
  踏着杂草,叶真穿过院落,踏进这座落的教习大厅。
  教习大厅,却比满是杂草的院落更加的凌乱,破衣残剑,断木废金,散落了一地,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大厅之中立着的只剩半截的石碑。
  “若想问道先铸胆!”
  乍一看七个大字沟壑纵横,杂乱无章,但再看一眼,就会有一种银钩铁划、凛厉异常的气势透出来,令叶真不敢直视。
  “请问廖教习在吗?弟子叶真特来请教!”
  刷!
  叶真的话音未落,一道冰蓝色的剑芒陡然从厅堂内飞出,向着叶真当头斩落!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