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27章 花狸的病因

第27章 花狸的病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你就是叶真?”
  纤手虚虚一提,叶真就像是一只玩偶一般,被突然降临的彩衣仙子捏在了手中,不能动弹丝毫,除了眼珠能够转动外,连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就是真传弟子的威势吗,收拾我比收拾蝼蚁还要简单的真传弟子吗?”叶真此时却是震惊无比。
  别看外门弟子与真传弟子之间只隔着一个内门弟子,但是差距,应该说,根本没有相提并论的资格。
  “说话,你是不是叶真?”彩衣仙子秀眉一皱,一脸的焦急。
  叶真倒是想回答来,可是被彩衣仙子的那股力量摄住,连嘴巴都张不了,怎么回答?
  方才被彩衣仙子一记青光扇飞的洪豹此时却是吃力的爬了起来,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眼中的怒光一闪而过。
  他身为地榜第二,真传弟子彩衣仙子的名头自然清楚,所以,哪怕方才这一记嘴巴子挨得无比冤枉,他也不敢说一个‘怒’字,甚至,他此刻还想着讨好一下彩衣仙子,齐云宗内,彩衣仙子的名头可不是盖的。
  见叶真不答话,洪豹连忙答道:“彩衣仙子,这个混蛋就是叶真,你如此着急的找他,他莫非干了什么亵渎.......”
  啪!
  就在此时,一道剑光从天而降,狠狠的拍在了洪豹的脸颊上,纵然那剑光是平拍着过去,可是锋利的剑气依旧将洪豹割得满脸是血。
  整个人更是被那那道剑光蕴含的巨大力量直接拍飞,倒飞的过程中,洪豹口中的鲜血就狂飙而出。
  “要不是看在洪长老的份上,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能废了你!”一位白衣翩翩、斗戴束发玉冠、腰间垂着玉佩的公子哥突然从天而降。
  “整个齐云宗中,谁敢亵渎彩衣,谁又能亵渎彩衣?”白衣公子哥眼中炸出的厉芒骇得正要破口大骂的洪豹赶紧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彩衣,你如此制住他,他连张嘴都困难,怎么回答你?”白衣公子哥走到彩衣仙子身侧轻身说道。
  末了,白衣公子哥又道:“彩衣,我看你也且莫病急乱投医,这小子指不定又是一个想混悬赏的家伙。半月之后,黑水药王就会从夷州返回,到时候我陪你一道去找黑水药王为素儿看病。”
  “可是,半个月,素儿如今不吃不喝,怕是撑不到那个时候.......”说话间,彩衣仙子眸中隐隐有水光闪烁,同一时刻,叶真感觉制住他的那道恐怖力量骤地消失,浑身骤地一轻。
  “没错,我就是叶真。”
  见叶真开口,彩衣仙子明眸生波的俏脸上,竟然生出一丝喜意,“你就是叶真?你就是那个说曾经见过素儿一面,有八成把握治好素儿(花狸)的叶真?”
  “没错。”叶真再次点了点头。
  “叶真是吧,你要是敢满口乱言,再骗得彩衣伤心,哼!”白衣公子哥上前冷哼一声,声音不大,但传入叶真的耳内,却如同炸雷一般,炸得叶真浑身一颤。
  “我且问你,你既然有八成把握治好素好,那你且说说,素儿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白衣公子哥问道。
  “这个.......”叶真此时也有些犹豫,这事儿别看简单,可要是失败了,后果可是难料,而且那花狸叶真已有一月未见,就是不知道再有没有什么变化。
  “当日只是远远的见了面,觉得花狸有异,如今已隔一月........”
  “彩衣,你看,这叶真肯定又是花言巧语意图撞大运之徒,你且不可........”白衣公子哥直接打断了叶真的话说道。
  “樊师兄,你让他将话说完。”彩衣仙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听彩衣仙子的称呼,叶真心中已经狂呼起来,原来这白衣公子哥就是宗门执事口中那位樊楚玉。
  那位为了讨好彩衣仙子而碰了一鼻子灰的樊楚玉。
  “如今要确定花狸是何病症,我还得仔细观察一下那只花狸。”为了稳妥其间,叶真觉得还是慎重一点的好。
  “那好,我带你去仙女同峰。”
  不由叶真分说,彩衣仙子一把拽起了叶真的肩膀,骤然升空向着仙女峰的方向疾飞而去。
  这骤地一升空,叶真却被吓了一大跳,长了这么大,虽然一直盼望着在天空中自由飞翔,但真正的飞上天空,这还是第一次。
  尤其是向下看了一眼,叶真不由得大为紧张,这一紧张,人在空中,手脚毫无着力之处,就胡乱挥舞岂图抓一个依靠。
  人在空中,叶真身边只有一个彩衣仙子在侧,能抓到什么做依靠?
  三抓四抓,叶真感觉手底下一软,鼻间为之一香的瞬间,双手就环上了彩衣仙子的腰部,身体更是紧挂在了彩衣仙子的身上。
  后边刚刚冲天而起紧跟过来的樊楚玉看到这一幕,双拳瞬地握紧,眼中更是怒焰四射,“混蛋,干什么.......”
  樊楚玉这边的怒骂声还没有出口,叶真那边的人生第一次艳=遇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也就在叶真的双手环抱上彩衣仙子的腰肢,手底下一软,感觉彩衣仙子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刹那,大片的青光涌上彩衣仙子的体表,陡然间,叶真如遭雷击。
  浑身酸麻得叶真欲吐血,刚刚拢上彩衣仙子腰部的双手更是麻木不似自己得一般,先前在地面上的那种感觉再次降临。
  周身一紧,叶真再次变得一动不能动,在天空中疾飞带起的风劲钻进叶真微张不能闭住的嘴巴上,直欲让叶真窒息。
  叶真就以这种木鸡般的姿势,一路被彩衣仙子带进了仙女峰,不过彩衣仙子心善,并没有将叶真扔到地上,叶真迎上的,却是白衣公子哥樊楚玉那直欲吃了他的目光。
  仙女峰是彩衣仙子的修炼地所在,据说,齐云宗的每一位真传弟子,都有一个独立的峰头做为修炼地所在。
  “这就是素儿了,你好好看看吧。不知什么原因,一个半月前,素儿的脾气突地变得暴躁起来,连我都咬,后来,开始不吃不喝。到现在,素儿已是发疯了一般,见谁都咬,我不得已,将它关在了笼子里。”
  彩衣仙子提过一制作的极为精美的铁笼过来,原本可爱惹人怜的花狸,此时却呲着两颗尖牙,对着叶真疯狂的咆哮起来。
  神情一动,叶真凝定心神,侧耳倾听起来。
  “小子,你今天要是治不好花狸,我要你好看!”白衣公子哥樊楚玉不善的声音响了起来。
  半晌之后,叶真缓缓的直起了身,“彩衣仙子,我已经有七成的把握是什么原因让花狸变成这个样子的。”
  “什么原因?”彩衣仙子急道。
  “彩衣仙子,在回答之前,我要先问你几个问题,再确定一下。”叶真说道。
  “你问吧,只要能治好素儿,怎么样都成。”
  “彩衣仙子,花狸以前没有过这种情况发生?”
  “自从跟了我,从来没有!”
  “花狸跟了你几年了?这花狸几岁了?”
  “四年多了,花狸也四岁半了。这花狸,还是四年多前我在后山捡到的,似乎刚刚出生不久,粉嘟嘟的。一岁起,就颇为善解人意,与我相依为伴。”
  “这样的话,我就更有把握了。”叶真眼中的自信更甚,如果说先前只有七成的把握,那叶真现在有九成九的把握。
  “噢,你确定了,快说,花狸是什么病?”樊楚玉催道,彩衣仙子也急急的看向了叶真,俏脸上满是期待。
  “彩衣仙子,其实花狸得的不是病,它是因为.......”
  话说了一半,叶真的话音不由得猛地打住,彩衣仙子看上去年纪不大,一脸的纯真,这让叶真如何给彩衣仙子解释——花狸发狂发燥是因为它的发*情期到了?
  花狸到了本能的要交配的时间了,这让叶真如何开口?
  更何况,叶真身边还立着一尊大杀神——白衣公子哥樊楚玉。
  叶真估计要是他说出花狸发*情期到了,需要交配这样的话,白衣公子哥肯定会认为叶真在**彩衣仙子,一个忍不住,当场劈杀了叶真都有可能。
  洪豹方才的待遇猛地浮现在叶真脑海中,洪豹可是仅仅说了‘亵渎’两个字,就被扁成那样了。
  叶真要是.......
  樊楚玉可也是齐云宗的真传弟子,动动手指头就能干掉叶真。
  叶真这一顿,目光就有些犹豫的看向了白衣公子哥樊楚玉,樊楚玉一怔,还有些不明所以。
  但是极为期待盯着叶真说出原因的彩衣仙子,看着叶真的举动,却误以为是叶真因为樊楚玉先前的威胁而惧怕,不敢说。
  “樊师兄,请你先离开仙女峰吧。”彩衣仙子说道,事实上,彩衣仙子对眼前这位纠缠于他的樊师兄,也是有些厌烦,整天价的跟在她屁股后边。
  “什么?”樊楚玉一楞。
  “樊师兄,我要救治素儿,你快点离开吧!”彩衣仙子的神情颇为不愉。
  樊楚玉盯了一眼叶真,转瞬间明白了过来,骤地大怒,想发火,却又压制了下去。
  他深知彩衣外柔内刚的性格,也深知彩衣有多疼爱花狸,要是这关口恶了彩衣,恐怕彩衣日后会真真正正的讨厌于他,他就再也没那机会了。
  恨恨的盯了叶真一眼,樊楚玉身形一闪,就腾空而去。
  看着腾空离去的樊楚玉,叶真却是大呼冤枉,他并没有要樊楚玉避嫌的意思。
  “叶真,是何原因,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
  PS:不给推荐票滴,咱就让花狸......嘿嘿!
  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对了,那个章节悬赏的积分没人要吗?没人要的话,老猪可自己赚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