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42章 一气混元功

第42章 一气混元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体内精元血气尽数转化成真元之后,叶真稍稍意守丹田,意念随着真元移动,丹田与经脉内的纤毫变化,都清晰的浮现在了叶真的眼前。
  内视!
  叶真立时明白,这是武者修为从练血境突破到真元境获得的第一个非常实用的能力,透过真元的移动,可以非常清楚的感知到自己体内任意一处的变化。
  真元境的武者,可以通过内视,不断的调整自己的修炼方式,发现不足,仅这一点上,真元境就比练血境的武者强大。
  内视的作用,在负伤之后,尤为强大,可以通过内视,进行精准的疗伤,更对自己经脉、五脏六腑的变化了若指掌。
  有一些上了年纪的真元境武者,某一天突然对子孙言:我寿元将尽,大限将至,其实就是内视的作用。
  不过,修为突破真元境之后的改变,可不仅仅是内视这一点。
  经脉是武者的根本,武者的经脉,无时无刻的不在生出无穷血气,以供武者驱使,而催动真元攻击、修炼、疗伤时,真元也是在经脉内行进的。
  未突破前,叶真催动真元时,经脉内精元血气与真元共存,让真元在经脉内前进的速度、运转时的损耗大大增加。
  从某种程度上说,当武者的修为突破到练血五重之后,精元血气就成了真元在经脉内运转的障碍。
  但是当丹田内真元漩涡形成的刹那,叶真经脉内每时每刻产生的新血气,都在产生的一瞬间,被真元漩涡转化成了或多或少或微不可计的真元。
  这种情况下,叶真的经脉内,少了血气的阻碍,立时变成了一条康庄大道。
  叶真微微挥拳,念头微动,雌伏在丹田内的真元立时窜出了丹田内,冲过特定的经脉,瞬间在叶真的拳头表面凝聚一层厚厚的真元。
  真元穿过经脉时,声若雷霆,有若洪流。
  突破到真元境,真元在经脉内运转时,无论是速度、还是数量,都成倍的增长,自然而然的,威力也是成倍的攀升。
  轰!
  叶真催动真元,两拳对轰,两波纯青色的真元碰撞时发出有若雷霆的声音,炸开时的余波,刺得叶真的脸颊生疼生疼的。
  “若此时再对战洪豹,以登峰造极的蛇弹草配合五岳神拳拳罡,凭我经蜃龙珠淬炼之后无比纯粹的真元,数拳之内,就能败洪豹于掌下吧?”
  叶真脸颊上写满了无比的自信,同等修为之下的,他有着绝对的真元优势。
  同等情况下,铁与钢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
  虽然超过了廖飞白廖教习三月之期的期限一天,但是叶真还是壮着胆子来到了廖教习的教习所。
  突破了,多用了一天的时间,应该没啥吧?
  小心翼翼的踏入廖教习的教习所,看着那‘若想问道先铸胆’的石碑,叶真轻喝了一声:“廖教习,叶真来给你老请安了。”
  刷!
  毫无意外的,一如即往的,一道寒冰剑光突地从内堂电射而来,向着叶真当头斩落,不过,今天,却伴随着一声怒叱。
  “老娘有多么老了?至于让你用个老字吗?”
  那寒冰剑光蕴含的寒气,直欲冻煞叶真的经脉,叶真体内的真元,疯狂的运转开来对抗着这寒气。
  叶真神情瞬地一僵,眼睛还是本能的向上翻了一下,那寒冰剑光应该停住了吧?每次都玩这么一手,这廖教习是不是很无聊.......
  呜!
  就在叶真腹诽的刹那,破空而来的寒冰剑光突地一个加速,向着叶真当头斩下。
  “玩真的?”
  看着当头劈下的寒冰剑光,叶真亡魂大冒,几乎是本能的,身形一伏一弹,一记蛇弹草,骤地闪出近三十米远。
  砰!
  廖飞白的寒冰剑光狠狠的轰击在地面上,将以坚硬青砖铺就的地面劈出一道长达数米的剑痕,那动静,骇得叶真浑身冒冷汗。
  用手一摸,额头处刚刚长好的头发立时变成了碎发不说,额头更是被寒冰剑光割出一道道浅薄的血口,立时让叶真血流披血。
  抹了一把额头的鲜血,叶真却是后怕不已,方才他反应要是慢上一点,岂不是要被那道寒冰剑光一劈两半?
  刷!
  没等叶真缓过神来,廖飞白的寒冰剑光又像是追魂使者一般,向着叶真袭击而来。
  一阵手忙脚乱,叶真再次以蛇弹草避开了攻击,但是叶真避的快,寒冰剑光追杀得更快,没一会,叶真就被寒冰剑光砍得满身是伤,好几次,都是险险的擦着要害而过。
  有一次,寒冰剑光绕颈一转,差点没将叶真枭首。
  几次险死还生下来,叶真发现,寒冰剑光内蕴含的力量似乎有限,他勉强可以对抗。
  不慌不忙的,五岳神拳配合蛇游步施展开来,竟然能时不时的击退那寒冰剑光。
  瞅准机会,身形一伏一弹,叶真猛地窜高五六米,趁着寒冰剑光蓄势的刹那,一记五岳同归轰向了半空中蓄势的寒冰剑光。
  丹田内的真元漩涡疯狂的旋转起来,海量的真元顺着叶真的五岳神拳倾泄而出,凝成了一个纯青色的真元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寒冰剑光之上。
  噗!
  一声轻响,叶真的纯青色的真元拳头与廖飞白的寒冰剑光同时消散在空中。
  “竟然能对抗廖教习的寒冰剑光了?”叶真看着自己的双拳,又是喜悦,又是迷惑。
  这不科学啊!
  “给老娘滚进来!”
  叶真疾步入内,一块白色娟巾披头盖脸的飞过来,骇得叶真又以为是啥突然袭击。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叶真才嗅到了那白色娟巾上一丝淡淡异香。
  “哼,胆小如鼠!”冷哼一声,廖飞白剑柳眉一扬:“擦干净喽,老娘不喜欢看你那张污血横飞的破脸!”
  叶真脸庞微微一红,又暗自腹诽起来,这一张俊脸,还不是给你搞成这样的。怪不得你这里没外门弟子敢来请教,来一个外门弟子,就用剑光乱劈一顿,那还不得给劈成神经病。
  “叶真,你能击碎老娘的剑光,是不是很得意?”
  听廖飞白这么一问,一丝得意之情油然而生,十六七岁的少年,要是没这么一点真性情,那才叫有古怪。
  “你得瑟个屁,老娘动用了百分之一不到的实力,还费尽力气将自己的修为压在真元境,试了你几招,你就被砍成这个鬼样,好几次,还差点被老娘开膛破肚砍脑袋,有什么好得瑟的!”
  叶真愕然,怪不得!
  刚刚浮上脸颊的那丝得意之情,立时变成了无尽的尴尬。
  “三月之期已过,你来干什么?莫不是觉得老娘的剑光不够锋利,想试试剑?要不,老娘动用一成的实力,让你过把瘾?”
  “别别别!”
  廖飞白一句话,吓得叶真连步后退,开玩笑,方才人家百分之一不到的实力都让叶真如此狼狈,若是动用一成实力,怕是分分钟就秒杀了叶真。
  “廖教习,我是想.......”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看在你突破之后,真元尚算精纯的面子上,在我的寒冰剑光下还有几分应变之力,就饶过你这一遭。”叶真正发愁的时候,廖飞白突地挥了挥手说道。
  “弟子多谢廖教习,那功法?”叶真不知道那奖励还有没有,故有此一问。
  “瞧你那点出息!”廖飞白一脸的嗤笑,“我廖飞白行走天下,一诺千金,别说是人阶上品的功法,只要我应承下的,就是地阶功法,也给你抢一本来。”
  “诺,给你!”
  说话间,一本秘籍就从廖飞白手中飞出,叶真抖手一接,秘籍封面上‘一气混元功’五个大字出现在叶真面前。
  “等你回去再看,秘籍内有我手书的一份修炼心得,你可配合揣摩。记住,无论是练血境还是真元境,其实都是在为以后打基础,万万不可急躁。”
  叶真闻言,心头闪过一丝莫名的感动。
  廖飞白廖教习虽然暴力一些,但是对他,确实很不错了。
  若没有廖飞白的功法、指点,哪有叶真的现在。可以说,若没有廖飞白,叶真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击败洪豹,高居地榜第二的位置。
  更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真元境。
  只是叶真很好奇,廖飞白为什么对他如此青眼有加?
  “怎么,是不是很感动?”廖飞白那双秀长的双眸,仿佛能够看破人心一般,立时道出了叶真的一丝心理波动。
  “别急,虽然让你涉险过关,但是死罪可免,活罪却是难饶。我有一件极其紧要之事,需要你帮我亲自跑一趟。”廖飞白说道。
  “什么事?”叶真心头一紧,廖教习这样的存在口中的紧要之事,怕是很不轻松吧。
  ***********
  PS:从昨天苦思到今天下午,念头通达了哈。
  少年们,推荐票砸过来吧,猪三念头通达了,你们就能看得更爽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