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造化之王 > 第65章 血路出城

第65章 血路出城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突如其来的牛角警号,让平静的阴山郡城,立时变成了一个混乱的漩涡。拥挤的大街上到处都是来回奔散的平民百姓。
  叶真打马如飞,在阴山郡城的大街上飞驰。
  一刻钟!
  叶真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一刻钟之后,阴山郡城的五千边军就会登上城头,叶真可不认为现在他的,能够在五千大军面前逃出生天,又或者,能够说服这五千大军。
  所幸阴山郡城本身就是边城,城中的街道全是能够并排跑八匹马的阔道,纵然此时人慌马乱的,也能让叶真纵马如飞。
  街道上,不停的有人身着郡城巡捕服饰的离水宗弟子袭向叶真。
  从过山风起,叶真就开始对离水宗没了好感,到现在,叶真对离水宗,可以说已经是仇视到了极点。
  出手间,毫不留情。
  或是真元剑指,又或是五岳神拳遥击,招招毙命。
  这些离水宗弟子充任的郡城巡捕,多是练血四五重的弟子,偶有真元一重的存在,也不是叶真一合之敌。
  人战马不停!
  五百息之后,叶真终于看到了阴山郡城那高达十丈的北门。
  轰隆隆声中,阴山郡城那厚达一尺的北城门缓缓关闭上了最后一条缝隙,此时,叶真距离北城门还有三百步。
  “哈哈哈哈,叶真,城门已关,你逃不掉的,乖乖的下马受死吧!”王运宝的声音出现北城门楼上,与其同时出现的,还有大量的离水宗弟子。
  最具威胁性的,却是此时已经聚集到北城门楼的两百士兵。阴山郡城因为是边城,所以日间也有近千边军在城墙上巡视。
  叶真并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依旧打马向着城门疾冲。
  “射,给我射,这小子劫持了蒙大小姐,给我用破杀弩射这个贼子!”草草的包扎了一下伤口的王运宝死死的盯着叶真,一脸的恨意,他的胳膊,就是被叶真给废的。
  刷!
  两百士兵中的一百弓兵,齐刷刷的端出了破杀弩,拧弦上箭,刷的就瞒准了马背上的叶真。
  被一百具破杀弩瞒准的刹那,叶真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想都不带多想的,叶真就将怀里昏迷的蒙小月单手高举了起来。
  “蒙小月在此,有本事就给老子射。”既然你王运宝给我安排了个劫持蒙大小姐的名头,那我要是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拿蒙小月当挡箭牌,叶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阴山郡城的边军,对蒙川的敬意,那是丝毫不用怀疑的,就算有将军被离水宗收买了,但这大势人心,却无法改变。
  那些边军,肯定会投鼠忌器。
  再者,从现在的情况看,离水宗对蒙小月是极为重视的,离水宗绝对不想看到一个死去的蒙小月。
  果然,看着被叶真举起来当做挡箭牌的蒙小月时,王运宝立时傻眼了。
  叶真不是来救蒙小月的吗?
  “停停停,不要射,不要射,千万不能伤了蒙大小姐!”
  下一刹那,王运宝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甚至亲自出手,下掉了几具破杀弩,而那些边军,在看到蒙小月之后,也无一人敢扣动板机。
  先不说他们对蒙川的崇拜,而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谁要是弄死蒙小月,谁就是整个阴山郡城的罪人。
  “赌对了!”
  看到城头的破杀弩收去,叶真悬着的心微微一收,脑袋就高速转动起来,城门一闭,怎么出城呢?
  驾!
  一打马,已经接近城墙下的叶真掉转马头,直奔城墙的马道。边军城墙上,为了方便运送物资,也为了方便通传讯令,都修建有一条宽约三米的马道。
  “上,给我上,拦住他,一定要拦住他!”看着叶真从马道冲上来,王运宝急了。
  叶真骑着银角马刚刚冲到马道一半的时候,几十位离水宗弟子与近两百士兵,黑压压的就围了上来。
  马上,叶真极快的将昏迷的蒙小月绑到背上,跃下银角马,周身护体罡气密布的刹那,双手就各涌出一根三尺长的真元剑指。
  “啊.......让开,挡我者死!”
  口中怒吼着,叶真仿佛一头怒发的狮子一般,自下往上向着几十名离水宗弟子与两百边军冲去。
  外有护体罡气,内有幻影蛇王皮甲,除了头部要害之外,其它的攻击,叶真几乎毫不理会,任由其轰在自己的身上。
  但往往离水宗弟子的攻击刚刚轰击到叶真身上的刹那,他的身体,就先断成了数截,真元剑指一挥而过,飞起的脑袋就是数颗。
  真元剑指所过之处,尽数一分为二。
  眨眼的功夫,围攻上来的几十名离水宗弟子就被叶真屠戮一尽,仅剩的几位也被凶悍无比的叶真吓得止步不前。
  “呼,让开,我不想杀你们!”看着黑压压的围上来的两百边军,叶真前冲的脚步骤地一顿,调整着呼吸,计算着体内剩余的真元力。
  剑法!
  若是会一套剑法的话,用真元剑指施展剑法,那叶真斩杀这些离水宗弟子用时就会更少,消耗就会更少。
  叶真觉得,先前在宗门时,没有修习一套剑法,绝对是他的大失误!
  “枪阵,杀!”
  在一名百夫长的指挥下,两百边军毫无畏惧的齐声怒吼,发出慑人心魄的铁血吼声,手中长枪一挺,两百柄长枪,就向着叶真攒刺而来。
  叶真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如果有得选择,叶真真的不愿意斩杀这些不知道真相的边军。
  下一刹那,闭上眼睛的叶真身形一伏一弹,猛地向着城楼方向弹射而去,弹射的刹那,在右食指上再次飙射出三尺长的真元剑指。
  刷!
  叶真的身形几乎是一弹而过,除了最中路的一列士兵被叶真撞得飞起之外,叶真双手的真元剑指仿佛闪电一般,从边军阵列中一闪而过。
  一连两记蛇弹草,叶真就穿过了这两百人的边军军阵,两边的边军军阵依旧整齐无比,只是那些前一刻还活生生的边军,却没有了任何动静。
  嘶!
  一直遥遥跟着叶真的银角马打了一个响鼻,带起了一股极其轻微的风声。
  刹那间,嚓嚓嚓嚓的断裂声响个不绝。
  就仿佛一切都在一瞬间被崩碎了一般,两百边军手中的武器、铠甲、包括他们的身体,同一时刻出现了一丝断纹,鲜血与内脏开始飙射出来。
  瞬时,整个北城楼血流成河!
  王运宝惊呆了!
  被深深的震惊到了。
  他原本想着,几十号离水宗的精英弟子外加两百精锐士兵,就算投鼠忌器之下杀不了叶真,但再拖个一时半刻的,拖到五千边军登上城墙却没有任何问题。
  到时候,叶真就是插翅也难飞。
  但是!
  百息!
  这些力量,却连叶真百息都没有拖住。
  叶真抹了一把崩射在脸面上的边军热血,怒意瞬地炸满整个胸膛,“王运宝,你不得好死!”
  叶真双目死死的盯住王运宝,就冲杀了过去。
  王运宝却是慌了,他本就有重伤在身,如今只是仗着人多想拦下叶真,为宗门立下大功,谁曾想,他的倚靠,瞬间就死光光了。
  “别过来,别过来!”浑身是血的叶真,看在已经失去了胆气的王运宝眼中,有若杀神一般。
  当叶真逼近到极致的时候,王运宝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声,腿影一闪,一记烈火鬼腿就旋风般的踢向了叶真。
  “力量不够,速度过慢,身形不稳,到处破绽!”
  因为骤失右臂,王运宝的身法陡地有些失衡起来,更兼心慌意乱,这一招,毫无气势可言,与先前蒙家大宅里的烈火鬼腿简直天差地别,处处破绽。
  砰!
  一记雷豹崩拳顺着腿法的破缩,狠狠的轰在王运宝的腹部,内脏血块狂喷之际,立时气绝。
  打量了近十米高的北城门楼,叶真瞬地就有了思量。
  牵来惊惧不前的银角马,重新跨上银角马,叶真将王运宝的尸体也搭上马背。
  稍稍后退,叶真猛地狂抽银角马,在城墙上打马狂奔起来,奔行到一处垛口的刹那,叶真猛地一提缰绳,一发力,就带偏了银角马。
  银角马发声长嘶中,顺着十米高的城墙一跃而下。
  几乎是银角马跃下的刹那,叶真将马背上王运宝的尸体往下一势,整个人亦从马背上跃下。
  跃下的叶真一脚狠踩到王运宝的尸体上,稍一借力,就平安落地,落地的刹那,叶真的身形再次冲天而起,双掌微托马腹,缓解冲力之际,叶真与银角马同时滚落在地。
  几息之后,叶真跨上翻身起来的银角马,向着远方飞驰而去。
  也就在这一刻,轰隆隆的整齐脚步声中,五千衣甲尽墨的边军,黑压压的冲上了阴山郡城的城墙。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