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铁血东北军 > 第十章 决心

第十章 决心


  
      铁血东北军10,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整个大地一片苍茫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10章节文字内容。
  
      张学良头戴一顶乳白色的棉帽,身着一袭雪白的狐裘,缓步走在奉天城的大街上,飘忽的白雪不停地落在他的身上,一根当时的名牌香烟正夹在他手中,慢慢地燃烧着。
  
      他的身边,走着两个女子。
  
      走在他左边的那位,芳龄约莫在二十*岁左右,要比他大上两到三岁,姣好的脸上带着一种书香门第的儒雅气息,细密的眉毛微微扬起,一双秀气的丹凤眼闪动着睿智的光,丰腴的身躯上穿着一件旗袍式的棉袄,朴素而大方。
  
      这位,正是他的元配夫人于凤至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10章节文字内容。
  
      走在他右边的,是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女,她带着一顶大檐的洋帽,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宛若牛奶般光洁,两道柳叶眉下,一双精致的杏目颇具灵气,时尚的洋装轻轻地裹住了她那袅娜玲珑的娇躯,勾勒出活泼,靓丽的青春曲线,娇艳的樱唇边上,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她正是张学良的红颜知己,赵四小姐赵一荻。
  
      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热闹非凡的大街,张学良不禁感慨万分。
  
      奉天城,也就是后世的沈阳,和后世一样热闹。
  
      前世,他也是东北人,他的父亲,就是手握东三省重兵的沈阳军区司令员。
  
      他记得,他成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沈阳,他对沈阳陌生而熟悉。
  
      爸爸,等我立了军功之后再回沈阳!”十八岁的张鑫璞在父亲,张剑锋中将面前立正站好,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不愧是我张剑锋的儿子,好样的!身为军人,爸爸希望你能记住,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一身戎装,将星闪耀的张剑锋重重地拍了拍张鑫璞已变得厚实的肩膀,沉声说道,那声音,威严而不乏温情。
  
      想不到,再次回到沈阳,已经回到了八十多年前,物非人非,我,也不再是我了。”想到这里,张学良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哀伤。
  
      汉卿,你怎么了?”察觉到张学良的不对劲,于凤至关切地问。
  
      是啊,汉卿,我见你好像突然变得特别的难过,是不是又在想你的父亲了?”赵四小姐俏皮一笑,眨巴着眼睛问。
  
      是啊。”张学良轻轻点了点头,他的确在想念他的父亲。
  
      他既想念他前世的父亲张剑锋将军,也想念今世的父亲张作霖大帅。
  
      虽然后世的历史教科书都千篇一律地把张作霖写成一个反动军阀,有的甚至还把张大帅丑化成无恶不作的恶魔,但是,张学良却不这么认为,在他心目中,张大帅是个英雄,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张作霖大帅虽然曾依靠日本人起家,但坐镇东北后一直对日本关东军不假辞色,不止一次放出寸土不失的豪言,当日本人要求张作霖满足日本人在东北移民、设厂、筑路等特权时,张作霖毫不犹豫地拒绝,并义正言辞地说:“东三省及京、津为中国领土,主权所在,不容漠视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10章节文字内容。”
  
      在那个风雨飘摇,中国山河破碎,主权沦丧的年代,是张作霖大帅,让东北人在日本关东军的*威之下挺直腰杆做人,张大帅,何尝不是一个爱国的好汉。
  
      看着漫天飘忽的雪花,看着远处银装素裹,连绵起伏的崇山峻岭,张学良剑眉上扬,心中豪气顿生。
  
      我决不能让这大好河山惨遭日寇铁蹄践踏,决不能让九一八的悲剧重演!”
  
      汉卿,我肚子饿了,去饭店吃些东西吧。”赵四小姐用气球的目光看着张学良,撒娇地说。
  
      张学良微微笑了笑,看了看赵四小姐,又看了看于凤至。
  
      于凤至乖巧地笑了笑,冲他使了个眼色。
  
      张学良当即知道,于凤至也同意了,于是说:“好吧,两位夫人,我们吃饭去,这一餐,我请客。”
  
      一家西式餐厅里,张学良与两位夫人并排坐着,拿着刀叉,和盘中八成熟的牛排搏斗着。
  
      他本来是想去一家中式餐厅,尝尝原汁原味的饺子和肉炖粉条,但在香港出生,受过西洋文化熏陶的赵一荻却偏爱西餐,于是,为了就她的胃口,张学良只好吃西餐呢!
  
      是男人就应该疼老婆嘛!
  
      汉卿,你这几天都在忙些什么呀,我见你,又是跑军队,又是跑兵工厂的,还建立什么东北陆军大学,东北空军大学和东北海军大学,还在东北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还强迫女孩子去上学,到了六岁不让孩子上学的父母坐牢,你这是搞些什么呀?”赵四小姐不解地问。
  
      就是啊,汉卿,这段时间,你为了忙那些事情,把我和一荻妹妹都冷落了,你还带着闾泽和那个风影月学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有时候,我还见你,带着闾泽,还有一群士兵,往粪坑里跳,最让我担心的就是,你有一次竟然用机枪对着闾泽扫射,让他冒着弹雨匍匐前进,那一次,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于凤至嗔怒道。
  
      为了东北,我必须这么做。”张学良说着,两道剑眉微微抖动了两下。日本关东军对我东北垂涎三尺,还有苏联的老毛子对我东北也是虎视眈眈,我必须尽快让东北强大起来,否则,一旦外敌入侵,东北三省定然沦丧,我,还有你们,都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10章节文字内容。”
  
      说到这里,他想到了九一八,仿佛看到了三千多万同胞在日寇的铁蹄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汉卿,你的目的我知道,只是,凡是不能*之过急,常言道,欲速则不达,你下令减少田租,带头将家里的几十亩良田分给贫苦百姓,还把一些名声极坏的地主的田分给佃农,严惩贪官污吏,我知道,你这是体恤百姓的疾苦,可你过于心急,采取的手段过于激烈,已经遭致了很多军政要员的反对,你戒掉了大烟,不再逛窑子,我很高兴,但你下令禁止军政人员逛窑子,还想裁撤妓院,我也知道,你体恤女人的疾苦,也想杀一杀那腐化堕落之风,但那种*又有多少人能控制得住,并非人人都能像汉卿你这样,至于你禁止鸦片,那是对的,但手段似乎太过激了点,这些天,你的“东北缉毒警察大队”又枪毙,逮捕了将近三百多人,不少人因为种植,贩卖鸦片掉了脑袋,你的手段能不能温和点?”于凤至有些担忧地问。
  
      于凤至果然聪颖过人,是个贤内助。”张学良心中暗道,但女人终究是女人,心肠还是软了些。
  
      减免田租必须进行下去,再过些日子,我还要分田,把那些地主老财手中的田都分给农民,至于鸦片这种东西,祸国殃民,不管遇上多大的阻碍,我都要把禁烟运动进行下去,至于窑子的问题,我会慢慢地处理掉,人人都有那种*,我懂,但爱一个人,请先尊重她,从今往后,凡是我东北军中人,禁止吸毒嫖娼,吸毒者送入戒毒所强制戒毒,开除军籍,永不录用,逛窑子者第一次重打二十军棍,罚俸半年,第二次重打四十军棍,罚俸一年,第三次再犯者,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开除军籍,永不录用,妓院中老鸨敢虐待妓女者,杀无赦!”张学良冷冷地说,深邃的星目里流露出一种杀伐决断的气息。
  
      于凤至被震撼了,然后欣喜万分,虽然张学良这些天陪她的时间少了,但她感到,她的丈夫真的长大了,成熟了,能独当一面了,不再是那个沉溺酒色,爱抽大烟的小六子了。
  
      赵四小姐睁大眼睛,整个人彻底呆住了,她第一次感到,张学良是如此的帅气和霸气。
  
      滚出去!你这个穷鬼!”这时候,餐厅里传来了那个矮胖老板厌恶的喝斥声。
  
      参与活动,成为逐浪vip会员,免费看小说玩游戏!
  
      铁血东北军10,更新完毕!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