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铁血东北军 > 第四十五章 黑云压城

第四十五章 黑云压城


  
      铁血东北军45,
  
      少帅,是不是又要打红匪了?”身着后世丛林迷彩作战服,头戴钢盔,腰悬手枪,手持夺魂—29自动步枪的阿廖沙快步跑了过来,笑呵呵地问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45章节文字内容。
  
      是的,苏联红军已经大军压境了。”张学良讪笑着说。
  
      少帅,你对我们恩重如山,而且我们都和红匪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只要少帅你一句话,你要我们往哪打,我们就往哪打。”阿廖沙重重地拍了拍胸脯,豪气干云地说。
  
      张学良缓缓地转过了身子,用欣赏的目光看了看这个年方二十五岁,身如铁塔,浓眉大眼,狮鼻虎口,目光炽热的俄罗斯汉子,不紧不慢地说:“你们这次的任务完成得不错,一百人以零阵亡的代价成功拖延苏联红军一万多人的进军,还击杀了苏联红军一百多人,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等打败了苏联红军,收回中东铁路之后,我要设酒席亲自犒劳你们,还要亲自给你们每一个人授予冰龙勋章。”
  
      张学良(张鑫璞)在东北军设立的功勋奖章有三种,分别是冰龙勋章,东北虎勋章和毒蛇勋章。
  
      冰龙勋章,是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目露寒光的冰龙,可谓是东北军中的最高荣誉,其价值堪比纳粹德国的铁十字勋章,苏联红军的胜利勋章。
  
      那全都是少帅你指挥有方。”阿廖沙受宠若惊地说。
  
      你们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张学良微笑着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香烟,递给了阿廖沙。
  
      阿廖沙也不矫情,接过香烟,叼到嘴里轻轻地点燃。
  
      这次把打红匪打得真是过瘾呀!看着红匪被我们用迫击炮一个个炸翻,一个个被我们用枪点名,我们心里头那个爽呀!这些年的受的窝囊气总算得到了发泄,红匪那哭爹喊娘的惨叫声,真是好听极了。”阿廖沙乐呵呵地说,一阵阵浓浓的烟雾从嘴里喷涌而出。
  
      你放心,用得着你们的地方,我自然会叫到你们,那些兄弟们的伤都怎么样了,特别是安德烈那小子,人长得这么英俊,没让苏联红军的弹片毁容吧?”张学良关切地问。
  
      兄弟?阿廖沙的眼睛猛然睁大,一股暖流瞬间涌上心头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45章节文字内容。
  
      感动,莫名的感动,如同黄河泛滥般一发不可收拾。
  
      阿廖沙,在我心中,我手下的东北军将士,“天影”,还有你们白俄军,都是我的兄弟。”张学良轻拍阿廖沙的肩膀,柔声说道。
  
      目光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毫无作伪的诚挚。
  
      阿廖沙呆住了,夹着香烟的手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当年他在博罗金将军手下当兵时,博罗金将军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已。
  
      而这位来自东方的张少帅,如此关心他们,连执行任务中谁受了伤,伤在哪儿都那么清楚,还把他们当兄弟,怎么会不令他感动万分呢?
  
      阿廖沙,我知道,苏维埃红色政权在俄国建立之后,你们这些所谓的“白匪”、“反动分子”就被苏联红军以武力驱逐出境,你们一直都在想念你们的家乡,一直都想回家,对吗?”张学良和颜悦色地问。
  
      这时候,阿廖沙,这个在战场上被打得遍体鳞伤都面不改色的斯拉夫汉字,眼睛竟然红了,滚烫的泪珠更是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
  
      是的,少帅,我想念我的家乡雅库茨克,我想念呼出的气能变成冰碴声音的鬼天气,想念那冬日里可以当冰棍吃的小鱼,想念那冬日凝结成冰,夏日激流勇进的勒拿河说到这里,阿廖沙已经泣不成声。
  
      阿廖沙,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张学良向你们保证,我有生之年一定让迫害的你们的红匪国破人亡,一定让你们回到你们日思夜想的家乡。”张学良柔声宽慰道,手,再一次拍在了阿廖沙坚实的肩膀上。
  
      少帅,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受人滴水恩,必拿涌泉报,我阿廖沙,还有我手下的白俄兄弟,有生之年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阿廖沙竟然跪了下来,重重地给张学良磕了三个中国式的响头。
  
      少帅,你真的把那些白俄人当成兄弟?”阿廖沙走远后,韩奇峰问。
  
      张学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从心里说,他确实已经把那些收编了的白俄残军当成兄弟。
  
      因为,他们都是一群豪气冲天,性格直率,重情重义的热血男儿本内容为铁血东北军45章节文字内容!
  
      他们,并没有太深的城府和诡谲的心计,他们,更不是后世历史教科书上所描写的那样无恶不作。
  
      归根到底,他们只是一群被迫背井离乡,一心只想回家的可怜人。
  
      更重要的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们是土生土长的俄罗斯人,而且都和苏联红军打过将近十年的游击战,对于苏联人的战法,苏联的文化,自然有着独到深远的了解。
  
      利用好了,不仅可以成为一把对付苏联的尖刀,而且还可以作为一扇将来与俄国对话的窗口。
  
      所以,他们的价值,就连张学良都难以估量。
  
      春风和煦,万物复苏。
  
      西伯利亚大铁路上,十多辆火车站在急速行驶着。
  
      西伯利亚大铁路,起自莫斯科,经梁赞、萨马拉、车里雅宾斯克、鄂木斯克、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赤塔、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
  
      总长9,332公里,直到张鑫璞的那个时代,都是世界上最长的铁路。
  
      这些火车,车皮明显比普通的火车后了好几倍,仔细看看,那好像是装甲制成的。
  
      没错,这些火车的车皮的确是由制造装甲车的钢材制成的。
  
      因为,这是军用列车。
  
      列车里,载满了密密麻麻,荷枪实弹的苏联红军,后面的几辆列车,还运载了不少的坦克和重炮。
  
      中间的一部列车,一间略显豪华的车厢里。
  
      一个身着笔挺的苏联元帅军服,年近四十岁的中年俄罗斯人悠闲地坐在一张皮质的座椅上,拿着一杆钢笔在一张军事地图上勾勾画画画。
  
      他的神情极其专注,仿佛天塌下来都不能打扰他。
  
      他的两道眉毛浓而密,深邃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一种精明与睿智的光芒。
  
      这个人,就是八万苏联红旗特别远东集团军的总司令,布柳赫尔元帅,也就是中国人熟知的北伐军军事顾问加仑将军。
  
      参与活动,成为逐浪vip会员,免费看小说玩游戏!
  
      铁血东北军45,更新完毕!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