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铁血东北军 > 我与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我与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我出生在辽宁省葫芦岛市里,那儿冬天大雪纷飞,天上地下一片苍芒,夏天,海风习习,透人心脾。
   
    那是一座靠海的城市,站在海边上,经常能看到过往的船只和一些露头的海豚,有些时候,还能看到几头凶猛的大白鲨。
   
    比起一般人,我家境较富裕,父亲是一家印染厂老板,母亲也是一家面粉厂老板的女儿,拿现在的话说,是个地地道道的资本家,而我,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但是,我这个富二代却并不喜欢安逸奢华的生活,与此相比,我更喜欢惊险与刺激。
   
    所以,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习了功夫,学习了枪械。
   
    我喜欢汽丰,经常开着父亲的车在雪地里狂飚。我不是炫富,也不喜欢炫富,我只喜欢开车那种惊险刺激的感觉,那感觉,真是爽极了。
   
    十五岁那年,我报考了张大帅创办的东北讲武堂,并顺利入学。
   
    在两年的学习里,我无论是文化课,还是军事技能,都是排名第一,在讲武堂里,可谓是大出风头。
   
    所以,我很荣幸地被张大帅选中,被派往德国柏林军事学院学习。
   
    初到柏林,我对一切都很陌生,都感到十分的好奇,马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一个个高鼻子,金发碧眼的洋人,可让我大开了眼界。
   
    柏林军事院校,是一所以培养参谋型军官为主的军事院校,十分注重思考和实践。
   
    在校园的*场上,我瞻仰了铁血宰相俾斯麦的雕像,那是一个令我望而却步的伟人。
   
    在东北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领导着德国从四分五裂走向统一的人。
   
    不知为什么,望着他的青铜巨像,我的心里,竟然产生了共鸣。
   
    因为我喜欢汽车,所以,我想也没想,就报了装甲兵指挥专业。
   
    尽管我不知道,什么是装甲兵,什么是坦克。
   
    但是,我本能地感到,我会喜欢上那些东西。
   
    那一年,正是1919年的秋天。
   
    那一年,我十七岁,那一年,柏林,那一年,坦克。
   
    通过学习,我才知道,坦克,就是一种战车,不过,和我国古代的战车不同,这种战车是用钢铁铸成的,有钢筋负重齿轮,还有钢铁履带,上面还安装有火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就被初具规模地运用了。
   
    那时候,我兴奋极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渴望着,能亲自驾驶坦克,尝一尝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我的导师,是一个很孤寂,很沧桑的德国人。
   
    那一年,他只有三十一岁,但是,他看上去,却似乎有四十多岁了。
   
    他的眼神,老是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或许,他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他的名字,叫古德里安。
   
    也许,我比我的德国同学心肠都软些,在课余时间,我都尝试着和他聊天。
   
    原来,他忧伤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坦克。
   
    他太爱他的坦克了,爱得难以自拔。
   
    但是,他的坦克,却不被当时的德国军队所重视,许多陆军高层的人都认为,坦克只不过是一种辅助步兵进攻的武器而已。
   
    我和他聊了好久,离开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告诉他,我赞同他的观点,我也很喜欢坦克。
   
    他的表情,似乎有点儿震撼。
   
    但是,他很快镇静了下来,微笑着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中国小伙子,你很棒。”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笑。
   
    我知道,他很高兴,或许,是因为他遇到了知音的缘故吧?
   
    之后,他还送了一本书给我。
   
    那是他自己写的书,名叫《主意!坦克》。
   
    里面阐述的,全是他关于组建装甲兵部团,以及装甲部队在未来的战争中所能起到的作用的观点。
   
    那些观点实在是太新颖,太奇特了,那是我在东北讲武堂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从那以后,我十分努力地学习坦克的各种知识,课余时间几乎都泡在了学校的图书馆里,我的很多德国同学都说我是个疯子。
   
    疯子就疯子吧,每一个人在成功之前,总是会被人称之为疯子。
   
    学习了一个月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第一辆坦克。
   
    与其说是坦克,倒不如说是一辆包了铁皮,安装了钢铁履带和火炮的汽车。
   
    因为,那装甲,实在是太薄太薄了,几乎用铅笔就能刺破。
   
    不过这并不是德军抠门,那是因为一战德国失败,《凡尔赛和约》限制了德国的机械化部队,那些坦克,国防军只有不到一百辆坦克,是古德里安导师申请了很久才从某个步兵师里弄来的。
   
    尽管如此,但第一次驾驶坦克在学校的练兵场上行驶的感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是如此的骠悍,如此的风驰电掣。
   
    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古代,化身成为了一名驾驶着战车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的战将。
   
    拿现在的词来说,那时的我,真是感到拉风极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在德国两年的学习,很快结束了。
   
    毕业的前一天,德国国防部高层领导,还有当时的总统兴登堡,也来到学校观看演习。
   
    演习的内容是,坦克军团攻坚的对抗。
   
    高高的观众席上,那些骑兵出身的老将都用玩味的目光看着我们这些装甲兵,像是在期待着我们出丑。
   
    尽管他们的骑兵不参加演习,但是,他们还是希望我们输掉这场演习。
   
    我知道,那些家伙,都是一些墨守陈规,甚至还残留着中世纪骑士精神的老古董。
   
    对于所谓的骑士精神,我不敢恭维,无非就是两个大男人为了一个娘们的媚眼,在自己的帽子上插上几根鸡毛,骑上马,拿起剑,你死我活的干一架。
   
    在我看来,他们根本不是骑士,而是马戏团的小丑。
   
    好了言归正传,演习很快开始了。
   
    随着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这场“厮杀”开始了。
   
    负责防守的第六步兵师立即用大口径的战防炮向我们的坦克部队发起轰击。
   
    虽然用的是空包弹,但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依然十分的惊人,似乎整个大地都为之颤动了起来。
   
    坐在装甲车里的我,没有惊慌,只是十分的激动。
   
    我在想,如果哪一天,我们中国也拥有了这种战防炮的话,就不用再看帝国主义列强的脸色行事了。
   
    我所率领的第三机械化步兵连(下辖十五辆坦克,一百名步兵)立即向“敌军”的左翼发动进攻。
   
    坦克的钢筋履带和齿轮碾压着地面,不停地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听在我心里,十分地震撼人心。
   
    第六师的炮火不停地往我们这儿招呼。
   
    我们一边冲锋,炮塔上的火炮也不停地啸叫着,像一群发了狂的野兽在嘶吼。
   
    步兵也跟在坦克后面,依托战车为掩护,向对方阵地里的士兵射击。
   
    不到十分钟,我的部队就有三辆坦克被击中,被宣布报销,退出了演习。
   
    他们那边也有十多人被宣布阵亡。
   
    就在我们冲锋的时候,我方布置在中央的战防炮也给对方阵地进行了压制性的射击。
   
    轰轰轰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幸亏只是演习,如果是真的战场,不知会有多么残酷。
   
    我的学长,担任第二机械化步兵团的团长汉斯中校,在损失了一百名步兵,十辆坦克之后,终于有三分之二的坦克碾过中部第一道防线的铁丝网,“全歼”第一道防线的守军。
   
    “敌军”有些慌乱了,纷纷把重火力击中到了中部,许多士兵也被抽调到了中部。
   
    可是,普通的枪械,就是连重机枪也无法伤到坦克半分。
   
    左翼火力的压力登时减轻,我驾驶着指挥车身先士卒,一鼓作气地冲破铁丝网,身后的坦克,步兵也紧随其后。
   
    没有坦克的第六师损失惨重,三面受敌,很快被我们“全歼”。
   
    我们赢了!
   
    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我是为数不多的被选入演习的学员之一。
   
    看到那些老古董们脸上的震惊与失落,我心里更是舒服极了,就像是我自己狠狠地抽了他们一记耳光。
   
    我很讨厌落后守旧,墨守陈规的人。
   
    中国就是因为有那样的人存在,才会积贫积弱,成为列强案板上的鱼肉。
   
    当天晚上,我的导师古德里安找到了我,和我在他的房里整整谈了两个小时。
   
    最后,他赠送了一件礼物给我,是一辆他用弹壳制成的坦克模型。
   
    我临走前,他还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真正的坦克,不在天上,不在地下,而是在心里。
   
    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坦克指挥官,就必须把坦克装在心里。
   
    当时,他那句话,我没有完全明白。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
   
    我小心翼翼地收下了他给我的礼物,离开了他的房间。
   
    第二天,我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我没有想到,国内,会有一场战争在等着我。
   
    而且,那是一场我并不想参加的战争。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