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铁血东北军 >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三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三


    当时,为了抵抗我们奉军的进攻,吴佩孚于7月8日晚十点整正式宣布,自任总司令,并任命王承斌为副总司令兼直隶筹备司令,彭涛莘为的一军司令,王怀庆为第二军司令,冯玉祥为第三军司令,张福来为援军总司令,另有海军、空军各一部共20万人。
   
    一开始,直军海军出动战舰猛攻我葫芦岛滩头阵地,妄图在葫芦岛登陆,之后突入锦州、直捣奉天。
   
    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没能得逞,在我海军和岸边战防炮猛烈的攻击下,直军损失惨重。
   
    再后来,英国鬼佬出面干预,使得直军不得不放弃原有的计划。
   
    当时我很郁闷,也很不解,我们中国人打仗,凭什么轮到他英国鬼佬来干预。
   
    虽然那些金发碧眼的鬼佬帮了我们奉军,单我对他们没有半分的感激,更没有丁点的好感。
   
    此举,直接令直军陷入了被动。
   
    之后,我们奉军立即作出反击,九月份,我奉军第二、第五军并分两路,分别由阜新、通辽进发,猛攻直军阵地。
   
    这一次,我成了坦克团团长,坦克多达八十辆,还被调到了第四师。
   
    师长,是张大帅的长子张学良少将,也就是日后的少帅。
   
    我没有想到,这位少帅,在未来竟然会成为一个让日本、欧美列强为之心惊胆战的盖世英雄,会成为一个令我心甘情愿地用生命来效忠的人。
   
    开鲁,是一个土壤肥沃,农业发达的县城,那里,每年都能生产出大量的粮食和各种家禽家畜鲜美的肉,那里的森林覆盖率也很高,林木资源十分的丰富。
   
    但是,那一年,那里的农田却大部分荒芜,不少人更是流离失所。
   
    因为,那里要打仗。
   
    直军为了抵抗我们奉军的进攻,在那里大肆抓捕壮丁,强征农夫入伍,使得不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他们那些家伙真是可恶!”
   
    当时我心中暗骂。
   
    可是,转念一想,我们奉军又好到哪去呢?
   
    一样的强征壮丁入伍,向东三省人民征收重税以供军费开支,有的时候,一样在所占领的地方烧杀掠夺。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打那种毫无疑义的内战。
   
    自辛亥革命,清王朝轰然倒塌以来,各地军阀连年征战,今天孙大帅打王大帅,明天王大帅打李大帅,这打来打去的,从来没有个尽头。
   
    该死的,我真不知道这种战争有什么意义。
   
    打来打去都没个结果,无论谁胜谁败,倒霉的,始终是中国人,而占便宜的,始终是洋人和日本人。
   
    但我是个军人,再怎么迷茫,再怎么不解,也得不折不扣地执行上峰的任务。
   
    直军在开鲁一带挖掘了多道蛇行战壕,并布置看了数道铁丝网和不少的机枪堡垒。
   
    开着一座座巍然屹立的碉堡和一个个冰冷的机枪孔,张少帅便毫不犹豫地让我的第三装甲团担任了进攻的前锋。
   
    或许,是他的老师郭松龄将军交待他这么做的,或许,这是他的直觉,铁皮制成的战车普通的枪械是奈何不了的。
   
    或许,在那个时候,张少帅就琢磨出了坦克集群作战的战术,因为,少帅是个天才,是个枭雄豪杰。
   
    我意气风发地坐上我的坦克指挥车,让坦克部队急速开进。
   
    但是,才前进了五百多米,直军的火炮就响了起来,我的坦克就有四辆化为了火球。
   
    该死的法国老,把坦克的装甲弄得这么薄,想害死老子呀!”那个时候,我真有一种想抓住那个法国的坦克设计师痛打一顿的念头。
   
    但是念头归念头,现实还是要面对的。
   
    于是,我立即命令坦克分散开来,并放慢行进速度。
   
    同时,我还让团里的炮兵*起大帅从英国购买来的115mm火炮对直军炮兵阵地进行压制。
   
    轰轰轰!一轮雨点般的炮弹过后,直军炮兵阵地登时一片火海。
   
    开玩笑,我的这些英制115mm火炮是他们这些民国初年的老式火炮能比的吗?别的不说,光是射程,就有十公里,炮弹就有55磅重,一炮至少能顶他们的死炮到五炮。
   
    没了炮兵的威胁,我立即下令坦克部队加速前进。
   
    看着这些呼啸着冲过来的钢铁怪物,只装备了机枪和老式步枪的直军士兵大为震恐。
   
    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找不到克制我的坦克的办法了。
   
    这时候,碉堡里的机枪叫了起来,子弹,如同雨点般打在我的坦克上。
   
    一阵阵火花在坦克的钢板上溅起,但坦克依然毫发无损,继续前进。
   
    很快,我的坦克部队冲破了一道铁丝网,将战壕里的直军士兵全都碾成了碎片。
   
    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尽管他们也是中国人,但我不可以手软。
   
    一些直军士兵拿着手榴弹和炸药包,匍伏着前进,看来,他们是想用这种简陋笨拙的方法摧毁我的坦克。
   
    但是,我是谁,我训练出来的坦克兵会让他们得逞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不少直军士兵还没靠近我的坦克,就被坦克上的7.62mm机枪打成了筛子。
   
    与此同时,坦克上的37mm主战炮也没有闲着。
   
    三百六十度自有旋转的炮塔可不是盖的,真可谓是指哪打哪。
   
    他们修筑的那些碉堡,我真是不敢恭维。
   
    或许,吓一吓普通的胡子、强盗还可以,但是,遇上我的坦克部队,算是他们倒霉。
   
    我的坦克,几乎一炮就干掉一座极强碉堡。
   
    他们的那些蛇行战壕,挖得也不怎么样,一个士兵俯下身子还能露出半截额头。
   
    这些,当然挡不住我的坦克。
   
    我的坦克部队很快突破了直军的防线,将一个个直军士兵活活碾死。
   
    见我的坦克部队撕开了一道缺口,奉军步兵立即蜂拥而入。
   
    开鲁的直军守军很快被全部消灭。
   
    据统计,开鲁一战,直军阵亡了近四千人,被俘了两千多人。
   
    战斗结束之时,几乎每一辆坦克的履带上都沾满了鲜血和脑浆。
   
    这个时候,第五军也传来捷报,顺利攻占了朝阳。
   
    不用说,攻占朝阳一役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自然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死对头欧阳文建。
   
    这个脾气火爆的家伙,从进入讲武堂的第一天起,就总喜欢和我较劲。
   
    不过,我还是挺喜欢这小子的,常言道,物以类聚,那个时候,在奉军里,真正懂得坦克的,只有我和他。
   
    之后,我们第二军、第五军在朝阳会师,乘胜向凌源进发。
   
    凌源地势西北高,东南低,于是,装备有坦克的第四师和第五师负责从东南进攻,其余步兵队伍则从西北进攻。
   
    我们这些坦克部队在地势低矮的东南部平原地带几乎是畅通无阻,以及其微小的代价冲破直军防线,占领直军阵地。
   
    但是,攻打西北阵地的兄弟就没这么幸运了。
   
    直军占据各山头要塞,据险固守,居高临下,集中火力向进攻的奉军兄弟打击。
   
    奉军兄弟尸横遍野,死伤惨重,但却迟迟未能攻下。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却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在多山地丘陵,地势高峻的西北部,我们坦克部队发挥不出任何的优势。
   
    之后,我军调来了几架从法国购买的轰炸机,对直军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我军才勉强攻占了些许的阵地。
   
    但是,我军飞行员投弹的准确度太低了,低得我不知该如何形容。
   
    所以,对直军造成的伤亡并没有预料中的大。
   
    我灵机一动,下令将坦克部队绕到直军后侧的山峦下,将坦克当作移动炮火使用,对直军进行轰炸。
   
    直军刹那间被从背后袭来的炮弹打懵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会玩出这一手。
   
    腹背受敌,直军军心大乱,我军很快攻占了直军所有的阵地,凌源落入我奉军之手,我奉军再一次大获全胜。
   
    看来,我军很可能在这场战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张大帅有望一雪前耻了。
   
    可就算是张大帅胜了,能在全国建立起一个统一的政权吗?我们中国人能结束自相残杀的悲剧了吗?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不希望再用我心爱的坦克碾压中国人的身身躯了。
   
    捷报频频传来,我奉军骑兵从彰武出发,连克直军控制下的赤峰、建平。
   
    但是不知怎的,驻守在北古口的直军第三军的冯玉祥一直都按兵不动。
   
    后来,我才知道,冯玉祥不满吴佩孚排除异己,那时正在与援军警备司令胡景翼、北京警备司令孙岳密谋倒戈。
   
    直军只好收缩兵力,依托长城天险抵挡我军进攻。
   
    很快,我军直*山海关。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是一场如此惨烈的大战。
   
    直军依托高而厚城墙,居高临下,用机枪、火炮等重型武器对着我军疯狂地扫射开来。
   
    我奉军精锐张少帅、郭松龄所部英勇奋战、向上仰攻。
   
    战事之激烈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军和直军都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