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铁血东北军 >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四

我和我的坦克—东北军坦克将领左天耀的回忆录 四


    那一仗,真是打得惊天动地。
   
    直军居高临下,不停地用山炮、野战炮向我军开火。
   
    我奉军兄弟依旧英勇奋战,不停地往前冲。
   
    一拨倒下了,又一拨冲上去。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山海关前,万里长城之下,我奉军兄弟血流成河的惨淡景象。
   
    直军的火炮把他们一个个地炸得支离破碎,轻重机枪的子弹不断地贯穿他们的身体,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他们许多人的年龄还不到二十三岁,一些兄弟死的时候甚至还面容扭曲,死不瞑目。
   
    如果是平原地带的攻坚战的话,我早就开着坦克,率领我的坦克部队冲上去,把他们一个个地碾成碎片了。
   
    可是这是长城攻坚战,从下往上攻,我那些在平原地带近乎无坚不摧的坦克,硬是没有派上用场。
   
    兄弟们!冲啊!冲上长城,把直军消灭干净!”一个身着东北军蓝灰色军装,英武挺拔的青年军官高举手枪,大声疾呼。
   
    他的眼睛里,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喝一种一往无前的决心。
   
    他,就是我的上司,也是我日后的效命终身的主公。
   
    东北军第四师的师长,也就是日后的少帅张学良。
   
    我奉军的火炮、轻重机枪,不断地向直军占据的城头喷射出橘红色的火焰。
   
    炮声隆隆,机枪扫射的声音几乎要把空气撕裂。
   
    城头上登时有约两百余名直军阵亡。
   
    奉军兄弟们立即架起云梯,向前猛冲。
   
    但是,直军依旧是不顾伤亡的扑上来,奋力推倒云梯,用刺刀硬生生地把冲上去的奉军兄弟赶了下去。
   
    我知道,直系军阀吴佩孚是决心死守长城防线了。
   
    长城背后,就是直系军阀的心脏地带北京,长城一旦有失,我军就可长驱直入,直捣北京,直系军阀就有全面崩溃的危险。
   
    因此,吴佩孚不顾一切地在山海关长城一带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和重型武器,决心据险死守。
   
    望着一个个倒下的奉军兄弟,张少帅有些沉默了,他的目光,也渐渐地由原本的炽热变成黯淡,他那英武挺拔的身躯也变得无比的落拓。
   
    张少帅的朋友兼老师,我的老长官郭松龄中将的部队也好不到哪去。
   
    他所率领的第四师,也是前仆后继地向山海关长城上猛攻,结果也是接二连三地被直军击退。
   
    直军居高临下,火力,也实在是太猛太猛了。
   
    再这样打下去,真不知会是怎样的结果。
   
    久攻山海关不下,还把大部分兵力折损在这里的话,直军就很可能扭转被动局面。
   
    到时候,如果某个列强再趁势对我奉军进行压制的话,大帅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尽管我不希望中国人打中国人,但是,我真的希望大帅能彻底赢得这么一场战争。
   
    因为,大帅是我的主公,是他给了我出国留学的机会,是他让我接触了我心爱的坦克,并让我的才华得以施展。
   
    就在这个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我军的侦察兵忽然发现,九门口方向的直军防守十分的薄弱,重火力也相对稀少。
   
    少帅当机立断,与第四师师长郭松龄兵合一处,集中优势兵力,向九门口要塞发起猛烈的进攻。
   
    在九门口要塞下,有一座古老的铁制城门,直军加厚了钢板,用大锁紧紧地锁着。
   
    机会来了,我表现自己的时刻到了。
   
    接到命令后,我立即率领我的坦克部队,向城门发起进攻。
   
    其余的奉军,也架设起机枪和火炮,往城头开火,掩护攻城的兄弟攀登。
   
    一轮雨点般的轰炸,就把直军城头上不少的工事炸得支离破碎,不少直军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粉身碎骨。
   
    我的坦克部队也一边冲锋,一边向城门开火。
   
    那种用来防御古代骑兵的城门,哪里顶得住数十门37mm火炮的轰击。
   
    虽然这种法国佬的雷诺FT17轻型坦克比起二战时的中型、重型坦克简直就是破铜烂铁,但对付这种古老的城门,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打了三到四炮,城门就被炸得分身碎骨。
   
    正襟危坐在装甲指挥车里的我,登时意气风发地对着无线电大吼一声:“冲!”
   
    数十辆钢铁怪兽一骑绝尘,呼啸着冲入了城门。
   
    看着这些钢铁怪兽冲上来,城中的直军士兵慌了,疯狂地用机枪和老式步枪对着我的坦克进行射击。
   
    除了响起一阵“梆梆梆”沉闷的响声,除了溅起一阵璀璨耀眼的火花之外,什么效果也没有起到。
   
    我的坦克,则以每小时7公里的速度行进着,坦克上的8mm机枪则不停地向他们喷射着夺命的火焰。
   
    在狂风暴雨般的扫射中,直军士兵像割到的麦子般倒下。
   
    一些坦克兵兄弟杀得性起,连机枪和火炮都懒得开,直接开着坦克从绝望的直军士兵冲了过去。
   
    不少直军士兵惨叫着,呼喊着,像发了疯四处狂奔。
   
    但是,两条肉长的腿又怎么能跑得过有着钢筋齿轮和履带的坦克。
   
    不少直军士兵眼睁睁地看着重达10吨的坦克从自己的身上碾过。
   
    血水、脑浆,洒了一地。
   
    血腥味不断地刺激着我们的兽性,我们继续飞速驾驶着坦克,疯狂地碾过一个又一个直军士兵的身体。
   
    现在想起来,真是太残忍了。
   
    无论对方是直军还是奉军、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是人。
   
    开着坦克从活人身上碾过,无论怎么说,都是一种近乎泯灭人性的罪行。
   
    但是那个时候,我心里想着的,却只有杀戮。
   
    因为只有把眼前的敌人杀光,我们才能活下去。
   
    直军九门口的要塞很快被我军攻破,长城防线也因此被我军打开了一个缺口。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吴佩孚心急火燎,亲率后援部队,赶到前线指挥作战。
   
    为了夺回九门口要塞,直军集中了大量的轻重机枪、大口径火炮,对着我军进行轮番轰炸。
   
    直军士兵,更是像疯了一样从四面八方冲来。
   
    也许是直军的上层得知我军坦克部队的威力,在夺回九门口要塞的战斗中,直军的火炮比平时多了一倍。
   
    地面上,直军纷纷把火炮瞄准了我的坦克部队,炮弹,像疯了一样呼啸着袭来。
   
    战斗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我的坦克就被直军的火炮摧毁了近三分之一。
   
    看着一辆辆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坦克和牺牲的坦克兵兄弟,我悲从中来,心里直骂法国佬不地道,把坦克的装甲弄得这么薄。
   
    按照我的导师古德里安的理论,坦克的装甲必须很厚,必须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挡住敌军火炮的轰击。
   
    不久,在直军不要命的攻势下,城头上的步兵兄弟全线溃退。
   
    大势已去,我也只好率领坦克部队退出已经占领的地区。
   
    如果不是这些坦克有着良好的机动性,估计,那个时候,我已经死在直军的炮火之下了。
   
    山海关之战,似乎又回到了先前的状态。
   
    我的心十分的不甘,也十分的痛苦。
   
    耗费了这么多兄弟的鲜血和生命夺下的九门口要塞,就这么白白的还给了直军。
   
    这样一来,我们何时才能攻破直军的长城防线。
   
    残阳如血,地面上依旧是炮声隆隆,枪声大作,杀声震天。
   
    接下来,就是血淋淋的二十天。
   
    为了彻底控制九门口要塞,我军和直军进行了反复的争夺。
   
    不断地有人被流弹打死,不断地有人被火炮炸得支离破碎。
   
    花花绿绿的肠子、血淋淋的残肢断臂,在空中跳起了欢快的舞蹈,谱写了一幅残酷的风景画。
   
    在地面上,我也率领坦克部队进行反复冲击。
   
    但有了先前的经验,直军已经学会了在地面上筑起反坦克锥,并用火炮平射我的坦克。
   
    由于地形比较狭窄,坦克的优势难以像在大草原上发挥得那么淋漓尽致。
   
    所以,在我损失了近半的坦克之后,阵地依然牢牢地掌控在直军手中。
   
    直到第二十天清晨,我军再次调来空军,炸毁了直军的军火库,导致直军弹药不足,军心大乱,我军才一鼓作气地攻陷了直军的阵地,夺回了九门口要塞。
   
    在那二十天里,仅仅在九门口这么一个地方,我军和直军就共计阵亡了一万余人。
   
    一万余名中国人在自相残杀中阵亡,我真的不知道,真正得了好处的究竟是谁?
   
    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还是日本人?
   
    没容我多想,直军的长城防线在我军摧枯拉朽的攻势下,就彻底的崩溃了。
   
    悲愤交加的吴佩孚只好将兵力收缩到赤峰一带,抢修防御工事,企图继续阻挡我军的进攻。
   
    同时,张大帅也来了急电,命令我所有“镇威军”乘胜追击,继续向赤峰进发。
   
    赤峰争夺战,很快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