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推荐一本书《特囧部队》

推荐一本书《特囧部队》



    我一个朋友写的书,《特囧部队》,一个帅哥写的,MM看见真人要把持住啊,这本书却是有些搞笑。

    作者据说是一位非常荡漾的小伙子,当然目前没有史料记载啊!

    书荒的同志们可以去看一看,混个熟脸不是?嘿嘿……

    第一章:

    1997年香港回归,1999年澳门回归,2001年WTO回归,2003年张国荣和非典一块回归。由此可见,中国每两年就会发生一件大事!究其原因,是两年前的一个雷雨交加的夜里,“哐”的一声雷,炸出来个“康氓昂”。那年正是1995年……

    事隔十五年后的一个冬天,这个冬天来的比以往更早了些。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康氓昂刚从游戏厅输光了身上仅剩的十元人民币,走在大马路上吆喝着。

    他本来以为会赢的,结果是老板赢了。

    今年才十五岁的康氓昂长得没有一点像是十五岁的样子,反倒像十六岁?这年头十五岁与十六岁的差距就是十六岁上网不要身份证,十五岁的去上网有身份证也不给上。

    关于康氓昂的身世,他只记得自己出生的时候下了场雨,还打了个雷,然后他家里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张雷”。可是死后来他一家人都死光了,就剩他一个人很是顽强的活了下来,而且他也觉得“张雷”这个名字实在没什么个性,就改成了“康氓昂”。

    这个小城不算大,康氓昂觉得它实在容不下自己,所以两年前他就自己来到了小城所在的市区。

    康氓昂的父母因为死在“非典”中,是社会供养人员,每个月都有五百块钱的生活费,一直到他十八岁成年可以独立养活自己。本来他是在学读书的,可是康氓昂的智商实在太让人无语,他是在来市区的前一天被学校退的学。

    从小生活在农村,康氓昂在打架斗殴方面可是把好手,同龄人中一直是孩子王,就算是大他一些的孩子见面他也照样敢上板砖。在市区混了两年,一些学校的小混混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的,再加上征收一些保护费,两年来康氓昂的小日子过得也是十分的舒坦。

    一脚踢飞一个垃圾桶,康氓昂本来是打算回他的窝睡觉的,可是从里面踢出来的东西让他想起了另外的一件事——他还没吃饭!

    “MD,这日子过的!”翻了翻口袋,一毛钱都没有,刚都输光了。这个月还有三天才过完,生活费也要四天之后才能打到他的卡上,一时间康氓昂开始骂娘。

    从兜里拿出一根烟点上,把小褂使劲拽了拽,康氓昂有了去处——网吧!!

    市十三中学附近就是网吧多,比网吧还多就是小混混。小混混一多康氓昂就能找到熟人,找到熟人就有饭吃了。

    夜来香网吧。

    乌烟瘴气,骂声四起。

    康氓昂跟看店的网管打声招呼就进去了,然后一排一排的找熟人。终于在十四号机上找到一个一头黄毛的小青年。

    “MB,可找到你了。”康氓昂过去照着黄毛就是一巴掌,“老子在外面喝风你在里面上网,草,起来让我上。”

    黄毛是康氓昂的一个小弟,以前也是个偷鸡摸狗的好手,跟了康氓昂之后生活上了轨道,基本上一天只上三个地方:网吧、学校、自己的窝。

    网吧里面有吃的地方、有拉的地方,去学校是为了收保护费,回窝当然是睡觉,至于是一个人睡还是两个人睡又或是一群人睡这都是因情况而定。

    黄毛感觉有人拍他的头,开口就想骂娘,见到来人是康氓昂,立马变成了赔笑,“氓哥,你来了。”

    康氓昂道:“我还没吃饭,到外面买点东西来吃,我先上网玩会,你身上还有多少钱,都拿来。”

    黄毛哭道:“氓哥,我身上就二十块钱了,这几天你还让我过吧?”

    “屁啊,你钱呢?”康氓昂正大光明的看着小电影,头也不回的问道。

    “花完了,你昨天买了身阿迪我付的钱,上个星期去KTV也是我付的钱。黄四那帮人还欠我两百,能要来这两天就能过去了。”黄毛老老实实的回答。

    康氓昂把耳机摘下来,“又是黄四那个狗日的,我擦他个脸的,吃饱饭叫人砍了他个B养的!”

    黄毛一把拉住情绪高昂的康氓昂,道:“我日,这两天正严打了,老大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

    “擦你个脸,没钱你还活个屁啊?黄四那狗日的再不还我钱我就去告他!”见网吧里那么多人看着自己,康氓昂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良好市民啊?”

    夜来香网吧没好人是出了名的,康氓昂这一句话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

    “小B,回家吃奶吧你,还学人出来混社会,古惑仔看多了你是?”

    “那孙子,你叫什么叫,良好市民有你这样的?”

    康氓昂见有人回话,火也上来,“我日,想找事是吧?黄毛,上去揍他狗日的!”康氓昂话音未落,自己已经拎起桌子旁边的可乐瓶就过去找那个骂他的人。

    黄毛见状立马跟过去,嘴上也是不闲着,“连氓哥都骂,想死了吧你!”

    打架打得就是气势,上来就找事的肯定都有种,能再骂两声那就是有声势。声势和气势一打响,这仗就输不了了。起码不能挨揍。这是康氓昂刚出来混的时候他老大告诉他的打架秘诀。这么些年来,康氓昂也都是这么来的,基本上都是打人居多,被人打是少数。所以这一上来康氓昂就连骂带找事。

    夜来香里没好人也不是吹出来的,对方见康氓昂这么不给面子,也拎个玻璃瓶子骂骂咧咧的出来了。

    周围上网的人见状还是该干嘛干嘛,砍私服的砍私服,看小电影的看小电影,因为网管马上就过来,这仗是打不起来的。

    夜来香里无好人,可是敢在夜来香里面打仗的,还真没见有过。

    “好了,骂两句就够了,想打架出去打去。”就在康氓昂想上瓶子的时候,一个身高一米八体重也绝对超过一百八十斤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对康氓昂说道。

    “你谁啊你?”

    旁边的网管拉了拉他的衣服,道:“这我们老板,手黑着呢,没事给他个面子。”

    “我靠,我给他面子谁给我面子?”康氓昂现在可是红着眼,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瓶子,那找他事的小子也被他打蒙了,他没有想到康氓昂这么生猛,敢在夜来香里面就开打。

    玻璃制的可乐瓶子“哗啦”一声裂碎在地上,网吧老板也被他刺激到了:老子都亲自出面了你竟然还敢动手?!活腻味了你是吧?

    老板也不管自己的脚有多重,一脚就把康氓昂踹出去四五米,“小子,你挺有种啊,连我面子都不给?”

    “CNMD的你玩偷袭!”康氓昂被网吧老板一脚踢出去竟然还能生龙活虎的爬起来,大叫着要和他玩命,这让周围的人觉得有看头,这近十年来,可是第一次有人敢在夜来香里面闹事。

    在一旁上网的人都觉得这小子有前途,有搞头!但前提是他能靠自己的两条腿走出夜来香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