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二章 坦克营营长

第二章 坦克营营长



    我在接到命令之后,就出发了。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来到波兰,具体的任务还不清楚。此刻我已经被分配到了坦克营,坦克是我最为喜欢的武器之一,在它的身上我能够感觉出它散发出的那惊人的魅力,但是魅力归魅力,现在这么美丽的东西要去杀人了!

    我知道,来到波兰肯定是发动战争的,难不成我们是来旅游的吗?我知道,绝对不是!作为坦克战的宗师级人物,我们的古德里安将军,是我最为崇拜的人之一,我知道,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可是在我的印象里,我们和波兰好像有着互不侵犯条约,难不成这真的是所谓的一纸空文?政治就是一群骗子的游戏?

    可是我知道但泽和走廊的会谈破裂后,我们的国家几个月内与波兰之间没有任何外交互动。元首他也知道,自从1939年4月起,英法两国为遏止我国而与苏联谈判,但前两者仅欲苏联提供帮助,却不愿在苏联同样受到攻击时援助,谈判遂陷入胶着,再加上苏联与我国边境并未相接,若要与我军战斗就得通过波兰或罗马尼亚的领土,而这两个国家却都不同意其军队通过,尤其是波兰,贝可勒尔认为若与苏联同盟只会激怒我们的元首,让战争提早爆发。

    元首希特勒见此,便于8月23日派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前往苏联,于当天晚上签订了《德苏互不侵犯条约》,有效时限为十年,国际上对德苏的关系改变感到震惊,原先这两个国家在意识形态上是完全对立的。

    然而《德苏互不侵犯条约》并非仅有保证两国安全的效用,其中还附加了一项秘密协定:两国共同瓜分东欧,包括波兰、波罗的海诸国、罗马尼亚等国家,以波兰来说,他将被德苏两国共同瓜分,前者取得49%的领土,剩余则划给苏联,两国不但将共同出兵打击波军,在德国因进攻波兰而遭英法宣战时,苏联将会维持中立,波兰即因此将面对历史上德国与俄罗斯的第四次瓜分。

    元首希特勒原预计于8月26日凌晨4点开始发动攻击,但因为三件事而延迟了:第一一就是8月25日,波兰与英国签订的《英国-波兰安全保证条约》被并入了1921年法国与波兰的同盟条约中,即意旨英国加入了法国与波兰的军事联盟,并重申它们将捍卫波兰领土之完整与国家的独立地位;第二就是意大利王国的“领袖”贝尼托·墨索里尼向元首希特勒表示,意大利尚未作好战争之准备,故不会加入这场德军的行动中,意大利人的懦弱,让元首有些;第三就是英国和波兰同时向柏林暗示他们愿意重新就但泽与走廊问题恢复谈判,因此希特勒动摇了,并召回前线的部队,但仍有小股部队未接获命令而发动了攻击,25日至26日的凌晨,我国的一队破坏小组因为没有听到延迟攻击的消息,而照预定计划攻击了西里西亚亚布伦科夫隘口和莫斯蒂的火车站。8月26日上午,他们遭波军击退,此事件已经给了波兰人预警—那就是我们的国家即将要发动攻击了。

    8月26日,元首希特勒试图阻止英国和法国干预在即将爆发的战争,甚至提出在未来将德军供大英帝国指挥。

    谈判过程中元首坚信西方盟国向本国宣战的可能性不大,并认为他们也在想办法摆脱先前对波兰的领土保证,希特勒认为英法两国将在德国征服波兰后,愿意重新进行谈判,最终将达成有利于德国的结果。

    因此他要继续尝试分化西方盟国与波兰。在这期间由于时间逐渐接近可以保护波兰的秋雨季节,不能继续延迟下去,且希特勒了解一旦再改变入侵时间,行动就要再晚好几个月。

    1939年8月31日的格莱维茨电台,现在则是欧洲最高的木造建筑物。

    在英国的催促下,8月29日时,外交部发布了最后一次的外交声明,同时,《白色方案》的时程表必须重新修正。

    当晚政府就作出回应,除了要保护波兰的德国少数民族外,德国还要收复但泽以及波兰走廊(先前元首仅要求于走廊建立高速公路,现要取得走廊全境),元首现已要一场真的战争,因此他打算避免掉先前捷克斯洛伐克时西方国家介入的问题,并欲分化波兰和西方国家的关系。

    因此提出了有一个附带条件:前来的波兰全权代表必须在一天的时间内抵达柏林来签署一项协议。英国的张伯伦内阁仍为可以继续进行谈判而感到高兴,但若考虑到德国规定波兰全权代表要在限时一天的时间里抵达,这个难以达成的限时行动也意味着此为德国的最后通牒。

    8月30日至31日间的凌晨,里宾特洛甫向英国大使宣读了德国的十六项要求,而当英国大使内维尔·汉德逊要求将该文件副本转交给波兰政府时,遭里宾特洛甫拒绝,理由是“波兰代表未能在午夜前抵达。”

    当波兰大使约瑟夫·利普斯基于当日中午抵达柏林、求见里宾特洛甫时表示,波兰现在愿意考虑与我国进行谈判,但他也承认自己没有全权能签署任何协议,里宾特洛甫便将他赶走。不久,德国的广播宣布波兰否决了我国的提议,因此谈判终止。下午四点,希特勒决定将攻击行动于隔天早上4时45分展开。

    在我国大军正式入侵前,我国与波兰就已开始进行个别的行动。8月29日,我国潜入敌人后方进行破坏的单位于塔尔瑙火车站放置了炸弹,炸死了21名乘客、另有35人受伤。

    8月30日,雷兹宣布波兰进行动员、令军队人数增长至700,000人,但全面动员又因为英法两国施加的压力而取消,法国仍期望能透过外交还解决这次的纷争,但后者未注意到德国军队已集中于德波边境。

    8月31日晚,纳粹亲卫队执行了引发边境冲突的“希姆莱行动”,其中最出名的是“格莱维茨事件”,数名亲卫队成员穿上波兰的军服、拿着假国旗攻击我国边境的格利维采的一座无线电电台,并将几位集中营的囚犯处死,装作是受波兰军攻击的我国电台人员尸体,供记者拍摄。

    1939年9月1日,我国正式发动对波兰的攻击,而波兰由于先前法国的阻挠,只完成了部份的动员,仍有许多单位处于编组中的状态,或正前往指定的前线阵地路上。

    我就是其中前往波兰的人之一,所以我可以确信,我们去是要进攻波兰,而不是去旅游的。就在我们前往波兰的途中,我们接到了命令,那就是彻底的摧毁波兰所有的防御建筑,我们坦克营成为了先锋,被勒令加快速度。

    1939年9月1日清晨4点40分,我国空军开始出动轰炸波兰城镇维隆,造成该市70%的建筑物被毁、约1,200人死亡(大部分为是平民)。同时,我国以“官式访问”停留于但泽港内的旧式战斗舰“什利兹威格-荷尔斯泰因号”开始对西盘半岛上的波军据点开火射击,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一发炮火。

    4点45分,德国陆军自北、南、西三方向入侵波兰。

    在入侵的第一阶段行动中,德军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将波军分割为数个小集团,并以远较波军预想还要快的速度挺进著。

    然而,我军仍有一些军纪不良的事件发生,例如古德里安在开战伊始严令第3炮兵团禁止开炮,但后者还是如是作,并差点击中古德里安的座车。

    另外,有一些我军士兵过于紧张,将我国空军侦察机视为敌机而射击之,令乘坐于其中、奉命为陆军支援的空军将领陷入危险。

    波军的状况则不是陷入被包围的险境,就是正在往维斯瓦河撤退中,但在路上常受到难民的阻挠、我国空军的炸射等状况,且因为德国空军摧毁了波兰的通讯站,后者部队行动难以协同。

    我们的第一战就是坦克集群站,我们所攻击的目标是波兰境内的一个小镇,那里有波兰的一个营,还有不少的堡垒。

    我指挥的坦克营,成V型排列,在我的指挥之下,一路势如破竹一般的挺近。但是敌人太过疯狂了,他们不断的拿着手雷朝着我们坦克疯狂的冲击,试图阻止我们前进。

    但是是那么好阻止的吗?我们的坦克营仅仅只有坦克嘛?绝对不是,我们还有很多的东西,例如步兵、例如炮兵。这些波兰的士兵在我的眼中就像是一个麦子一般,被收割着。我现在已经无法判断我到底是一个侩子手还是什么。

    但是血液里始终却流淌着一丝兴奋,我知道我热爱这种感觉,我渴望在这种感觉中证明自己。我希望能够帮助德国胜利,这一切都是我现在的想法,看着疯狂扑上来的士兵们,我们反而是这些人中间最为冷静的一个。

    我不断的指挥着我的士兵们,不断的指挥着他们保护这些坦克。只要我们的坦克在,那么波兰就没有任何的希望。

    在我们坦克营强大的火力之下,几个小时就解决了这些人,我第一次真正的在战场上感受到了坦克的威力是多么的巨大,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是如此的不近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