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七章


    王明宇的坦克师从一定程度上说,也算是新兵蛋子,虽然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了,可是这种老兵说的是步兵,一旦让他们开着坦克和日本人对轰的话,那么显然无论从经验程度还是从其他的角度来看都是没有任何的把握说一定能够战胜日本人的。

    王明宇支援了二十辆坦克让孙立人逃跑,说好听点那就是叫撤退。不过王明宇也知道,接下来就是考验他们的时候。日军第五十五师团、第五十六师团想要攻占仰光,而王明宇的坦克部队已经开始往这边大军压境。

    原本以为是能够占据大量优势的竹内宽现在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一般,怎么敌人可能有这么多的坦克?这显然是不合乎情理的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些坦克仿佛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实际上这个都是王明宇用大量的美金和盘尼西林换回来的这么多的武器。只不过有些时候王明宇还不太习惯坦克战而已,。一旦王明宇习惯了坦克战的话,那么他们的压力就会大很多,甚至有很多时候他们都会面临崩溃的结局。

    日本人面对中国的优势在什么地方?还不就是飞机坦克啥的,现在满以为自己能够以压倒性的优势*着王明宇的部队慢慢的往国内撤退。可是现在看来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啊。人家的坦克比自己好不说,还比自己多。

    日军拿出了四百辆坦克的时候那是意气风发信心满满,他们想要和王明宇的部队一较高下。可是现在呢?腿有些发软了。他们实在很难面对那么多的德国坦克,这些德国人是不是家里的钢铁用不完了?居然造出这么厚的坦克,简直就是天杀的啊。

    松山佑三对着竹内宽道:“竹内君,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没有想到318集团军居然会有如此的实力,之前我们一直都是小看他们拉!”

    竹内宽无奈的摇摇头道:“帝国那边是要我们进攻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哪里是我们要进攻啊,分明是人家要进攻啊!这个真是无奈了啊,我原先以为帝国很大方的给我们这么多坦克是为了干啥呢,原来是为了让人家打的爽快一些啊!”

    松山佑三道:“这种坦克的性能我也不说了,你光看他们钢板的厚度就知道了,这些肯定是德国最好的坦克之一,这些钢板的厚度实在是太厚了!我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不过帝国军部已经给我们下达了死命令,如果我们拿不下仰光,那么我们自由剖腹了!”

    竹内宽那个郁闷啊,这叫什么事啊,这一帮只会用嘴的家伙,让你们来打试试?竹内宽知道,现在自己最大的优势坦克已经没有了。那么还怎么打?不过竹内宽还是有另一个的想法,那就是坦克手的训练课不是一天两天的,以前318军肯定是没有坦克的,那么他们这帮坦克手到底是从哪里过来的?不会是就地训练的吧?

    竹内宽道:“松山君,咱们坦克的性能肯定是不如德国的,但是我们还有另外一个优势,如果能够利用好的话……”

    松山佑三顿时来了精神道:“我们现在还有优势?到底是什么优势啊?请竹内君明示啊,如果当真是有优势的话,我们如果不加以利用的话实在是对不起我们自己啊,现在我们本身的优势就不是很明显!”

    竹内宽嘿嘿冷笑道:“咱们的优势就在于咱们的坦克手比较的经验丰富,你知道的,我们的坦克手出任务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他们可是经验非常的丰富啊,但是反观对面的那些坦克手,呵呵,虽然看上去很有章法,实际上你没有看出那些生涩的感觉嘛?我们的机会就在这里。你也知道的,一个水平高的坦克手和一个水平低的坦克手之间的区别那是非常的大的。”

    松山佑三自然知道这个其中的利害关系,显然竹内宽也说道了他的心坎里面去了。松山佑三道:“竹内君果然是观察的细致入微啊,如果不是竹内君你说的话,我还真是想不到居然有这样的一面。不过竹内君的确是坦克战的高手啊,这些我就没有看得出来,这个当真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啊,呵呵!”

    竹内宽笑着道:“怎么样?既然如此的话,我看我们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竹内宽的意思也是,几百辆搞在一起肯定是不可能打得起来的,到时候只能是前面的和前面的死磕,后面的恐怕就是想打,有可能也是打的自家的坦克。

    所以说坦克战,看上去几百辆能够混在,但是在实际的*作过程中这个也仅仅存在于理论之中,实际上根本是不可能的。王明宇自然知道这一点,只不过他把这些坦克一字排开的目的是什么?自然就是为了让这帮人知道知道,他们也是有这么多坦克的。以后别没事拿个坦克出去得瑟,这也是为了能够让其他的部队能够顺利的多逃出去一部分。

    竹内宽致电对面的王明宇,其目的很简单,他们要和王明宇的军队来一场坦克之间的较量。三轮两胜制度!人员随便你们更换不更换,但是坦克每次就出十辆,最先将十辆坦克消灭掉,谁就是胜利者。

    他们的赌注就是仰光。这个赌注说起来有些不公平,因为战争中反悔的时候很多,所以王明宇也不太相信日本人说的话,不过王明宇虽然不相信日本人说话,但是在他的印象中日本人好像就不曾说话算话过。

    “总座,这帮小鬼子说话就没有个准,咱们还能信他们?反正我是不信的。”吴培林站在王明宇的旁边有些郁闷的说道。

    “信和不信有什么区别嘛?仰光已经成为了兵家的必争之地,不管日本人给不给我们都是要保护好的。而这一次的主动权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你怕什么?”王明宇没好气的说道。

    “咱们这样白白的损失我们的坦克啊,要不行咱们来硬的,看看到最后谁弄得过谁?现在这个算是怎么一回事啊?还和他比赛?这帮人当真是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呢?”吴培林道。

    王明宇道:“这比赛参加参加也无所谓,说起来我们这边没有什么经验,日本人欺负的是我们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他们又提出了一个让我们不断的磨合和练习的机会,你觉得还有这么好的事情等着你么?”

    王明宇继续道:“和日本人说话,你觉得需要守信用么?既然咱们也不守信用,他们也不守信用,你觉得这个赌约有什么意思?最主要的就是两军暂时不爆发大规模的冲突而已。而且我们的坦克手虽然经验年轻了一些,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的坦克可是比他们日本人那种薄皮的要好很多了,这个就是咱们最大的优势,呵呵!”

    吴培林道:“总座,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们要和小日本来三场比赛?哎,这他娘的小日本还真是有胆!”

    王明宇道:“不要小看这些日本的战车,虽然他们是薄皮,但是薄皮有薄皮的好处,那就是开的快,便于躲闪。所以我们也是要把握好节奏,不过他们的那些炮弹落在我们手上也就是垃圾货色,所以我们也不需要担心我们的损失有多大。让他们看看真正的德国坦克的威力也好,省的这帮小日本一直都是井底之蛙。”

    王明宇说的这些是说了玩的,实际上日本人早就看清楚了自己和德国人之间在坦克上的差距,只不过他们也是没有办法。而且当时咱们中国没有任何的坦克制造业什么的,所以他们可以在没有坦克的地方嚣张嚣张,毕竟坦克不是人力能够破坏得了的。

    当然坦克最不结实的地方就是链条,这些链条你就是再强的坦克也没有办法克服。这不是固定的,而是移动的,必须要有滑轮之类的东西支撑着。所以很容易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对于日军提出的要求,王明宇也不知道是否要答应他们,但是从现在的态势来看,答应他们和不答应他们也是没有任何的区别的。

    坦克本身就是混战的高手,他们是点对点冲击的陆战之王。王明宇的眼神中充满了笑容,这个笑容显得颇为的诡异。

    王明宇道:“给这伙小日本回电,既然他们要玩我们就奉陪到底,也不要说什么赌注是仰光的这种笑话了。仰光现在在我们手上,他们的赌注是我们的东西,你觉得有意思嘛?除非他们拿出相应的赌注出来,否则赌注的事情就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