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二章 王远山

第二章 王远山



    “少爷,您玩的开心吧?嘿嘿”眼前这个叫王介的青年男子一脸坏笑的看着王明宇说道“玩你个头啊,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啊?以后别干这么缺德的事情!哼”王明宇一脸怒气的对着这个跟班,眼神好似要把王介吃了一样。

    王介心下慌了,以为少爷事情办砸了,没处发泄呢,要是得罪了少爷那以后可没有好日子过了,于是赶忙说道:“少爷少爷,是小的错了,下次小的再也不出这种主意了,嘿嘿嘿,少爷,那咱先回家?”

    “恩,回吧,你前面带路!”王明宇也不纠缠这事,反正他也知道以前这个王明宇是多么的混蛋了,这个王介也没少出馊主意,自己以后多一定要树立一个光辉的形象,也算对得起已经去了的王明宇。

    说着,王介就带着王明宇一路摇摇晃晃的回家了,一路上王介还不时的看了看自己的少爷,发现好像少爷和以前有点不同,至于什么地方不同,自己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为啥呢?不懂?这就是感觉!可惜路上的人看见王明宇过来都纷纷让路,好似王明宇得了瘟病一样,避之不及!王明宇只得无奈的摇摇头,谁叫以前的名声太臭呢?这一时半会肯定是没办法弥补了!

    宁波王家。

    王明宇的父亲王远山坐在大厅里用茶,西湖的雨前龙井,仿佛有着无穷的味道,让王远山沉醉其中,王远山表字:齐名。浙商的代表人物之一,宁波商会的副会长,由于江浙财阀是国民政府财政的根本之所在,所以王家在宁波的地位可谓如日中天,同时也造就了王明宇纨绔的性子。

    看着远处王明宇朝大厅走来,王远山不住的摇着头,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谁不想自己的儿子是个人才啊,想想自己百年之后,王家的基业没有人传承,王远山又摇了摇头,自己纵容他太过了啊!

    这时的王明宇也怀着一种莫名的感觉缓缓的走向王远山,上一世自己没有父母,是国家培养了自己,让自己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一名优秀的缉毒武警!再世为人,居然活生生的多了一个父亲,虽然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但是终究占着人家儿子的身体,换句话说,体内流着的就是王远山的血,这是改变不了的。

    “爹,我回来了!”王明宇站在大厅上向着王远山说道,不知道紧张还是什么原因,反正表情有点不自然,但就是这严肃的表情,让王远山心下大惊,王远山可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除非犯了大错,不然不可能对自己这样,还给自己打招呼,要在平时,那是不可能的!

    “汉宁,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了?”王远山表面淡定的说道,也难怪,王家势力在宁波可以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只要不是刺杀政府要员啥的,一般的就是失手打死个把人,也是可以摆平的!王远山心想自己的儿子也不可能做出那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王父惊的是这个儿子老是这样惹祸,一次比一次严重,没准有一天就能把天给捅破了。

    王明宇一听这话,就知道王远山误会了,赶忙道:“没有没有,爹,我怎么可能出事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那好,不要老跟着你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厮混,记得有空跟着我多学学生意,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要整天惹是生非,记得你是马上都要成家的人了,这个家将来还是要靠你撑着的!”王远山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知道儿子肯定会说不愿意做生意云云,但是每次问出来也还是怀着期待的深情,这就是一个父亲的期望吧。

    “是,爹,孩儿以后一定尽心尽力的学习!”王明宇对着王远山恭敬的说道,不为啥,就为这个老爹关心自己,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的人,突然享受到了,那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

    王远山下意识的“恩”了一下之后,又觉得不对,“汉宁,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爹,我说我以后一定撑起这个家,不让您老人家丢人!”王明宇目光坚定的说道“好,好,好!”王远山哈哈大笑,对着天上说道:“六娘,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我们的儿子终于长大了!”

    看着老泪纵横的王远山,王明宇心中难以平复,是啊,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这个老父亲满足,自己一定不能让这个老父亲失望,权当是替以前的王明宇敬一份孝心了!

    “汉宁啊,过几天你就要大婚了,准备的怎么样了啊?”王远山见自己失态,也赶忙换一个话题“爹,孩儿还不想成亲,你看能不能过两年再说?”王明宇虽然看着那个聂思思漂亮,但是作为一个现代人,这种包办婚姻还是很抵触的,再说人家姑娘也不愿意,何必自己找罪受呢?

    “混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订好的事情,你说反悔就反悔得了的?刚爹还夸你懂事了,这才多大会功夫,你怎么又犯浑呢?再说了,聂家小姐,乃是大家闺秀,门当户对!你以前还口口声声说非她不娶?现在怎么回事啊?你倒是给我说说”王远山气鼓鼓的说道,“感情这小子刚才那么乖是有目的的?难不成又看上哪家的闺女了?造孽啊!”

    “那个爹,是这样的,今年我去聂家看了聂思思,她不是很情愿啊,你看这样勉强来的,是不会幸福的,你也不想儿子成婚以后不幸福,是吧?”王明宇无奈之下,只好把聂思思给拉下水,其实也不能算拉下水,聂思思是求之不得的!

    “她说不想就不想?把我们长辈的话当耳旁风?我告诉你们,这婚是我和聂老板早就定下来的,三天后你必须把人家姑娘娶回来!哼”王远山把茶杯“砰”的一声,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扭头就去自己的书房去了“爹,爹。。。。”王明宇还带追上去在解释解释,后面王介一把拉住他说道:“少爷,别去了,老爷生气了,再说了,这么好的媳妇咋能不要呢?”

    “你懂什么?啊,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得得得,我这是说的啥啊,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就是不想成这个亲!”王明宇也是气鼓鼓的说道主仆二人一个劝,一个急,两个人索性一人倒了一杯茶在客厅里做下来吵了,两个时代的人,沟通起来可是很麻烦的。王介为什么想王明宇娶聂思思呢?第一嘛,王明宇娶了老婆之后,以后自己也不用跟着少爷出去鬼混了,说实在的王介其实是一个挺正义的人,就是跟着王明宇之后,慢慢的变的邪恶起来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这第二嘛,王介寻思以后少爷出了什么事,自然有人管的住他,那被老爷惩罚的机会就小了!王介是被王明宇的老爹所救,原来是个江洋大盗,后来山东混不下去了,留下几个弟兄就来南方闯荡了(以后就知道了,呵呵)。

    晚上,王家客厅饭桌上。

    “爹,您是不是在考虑一下我的建议?”王明宇仍然不死心的问道“不用考虑了,三天后大婚!”王远山可不这么想,要是贸然悔婚面子上过不去,没法和自己的老友交代,而且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以后上哪里在去找这么好的媳妇啊“那好,爹,这个婚,我同意结,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王明宇表情严肃的说道“什么要求,你说,只要爹做得到的,爹就能满足你!”王远山满不在乎的说道“爹,孩儿想去报考中央军校!”王明宇一句话,让王远山呆立当场,过了许久,王远山才回过神来,望着自己的儿子,默不作声。

    “爹,你倒是说句话啊?”王明宇急了,同不同意不也得说句话嘛,这不说话是啥意思,谁能知道“我儿有意参军,为父倍感欣慰”这两句说的王明宇直接就高兴坏了,以为老爹肯定同意了,那成婚的事情马上就可以找借口拖延了,谁知王远山话锋一转:“但打仗不是儿戏,更不是做买卖,不是这个东西不喜欢可以退货,就算生意失败了你还可以从来,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现在正值多事之秋,汉宁啊,你何苦要是参军呢?你就舍得丢下为父一人?”

    “这。。。。爹,孩儿是想,家国天下,没有国哪里还有家?以前我不学好,让你*碎了心,但是我现在想明白了,男儿身逢乱世,当为国家,为民族建功立业,孩儿不能在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了!”王明宇半真半假的说道,为了配合,还特地给老爷子下了跪。

    “我儿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王远山一看王明宇跪下来了,赶忙说道“爹不答应孩儿,孩儿愿长跪不起!”王明宇继续说道“汉宁,你真的决定了?”

    “爹,孩儿决定了!”

    “不后悔?”

    “不后悔!”

    “好,好,好,汉宁,不愧是我王家的子孙,乱世之中,男儿理当驰骋沙场,建功立业!为父为你这个决定感到骄傲,感到自豪!我儿能有此想法,不枉身为男儿,不枉身在乱世,不愧是我王家的好男儿!爹答应你就是了!”王远山说这话的时候,看上去有点激动,老脸涨红,心中却是想到:“如果让汉宁一直这么浑浑噩噩的活下去,还不如去军中锻炼他几年,回来的性子也好改改,要是在军校表现的好,我也可以找人帮衬帮衬,给他谋个文职!”

    “谢谢爹,谢谢爹!”王明宇可不知道王远山的想法,望着王远山慷慨激昂的话,王明宇心中,王远山的形象立刻高大了起来,一个爱国的实业家,一个爱国的父亲,这也是以后王父多次被自己儿子“勒索”的重要原因了,要是王父知道今天这番话造成,估计死也不会说的。

    和父亲商量好了参军之事之后,王明宇整个人就轻松了下来,因为他做了决定了,虽然有点逃婚的意思,但是也是决定了,王明宇觉得自己天身就是个军人,无论是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自己心中一直向往的就是军人这个职业,现在当然也不例外!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天之后,王明宇也迎来了自己的大婚之日,却不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