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三章 新娘逃跑了

第三章 新娘逃跑了


  
      三日后中午,王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上上下下许多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少东家要成亲了,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啊,里里外外人山人海,一下子就可以看出王远山在宁波的地位,来的很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宁波警备司令部司令王浩楠也亲自前来贺喜。王远山更是笑的合不拢嘴,自己的儿子大婚,自己这个做老爹的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在宁波当地,一般这样的富豪大绅,都是很讲究场面的,去迎新娘子的队伍也是排的老长老长,王明宇骑在马上,身披大红花,后面跟着吹吹打打的一票人,在后面是八抬大轿,是为了迎新娘子的,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往聂府出发了,一路上的人也是指指点点,那啥,咱王大官人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亮”了“这个王大少平时作恶多端,没想到还能娶到这么个漂亮媳妇!”
  
      “哎,人家家世摆在那呢”
  
      “我跟你们说,我听说这聂家小姐不但人长的漂亮,而且还是国都金陵女子学校的高材生呢”
  
      “真的吗?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算了,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就当看个热闹好了”
  
      “。。。。”
  
      人群中,七嘴八舌的在小声的议论着,王大官人可是一点都听不到,他其实也在惆怅,这婚结的,要不是那天正好在聂家看到这个聂家小姐,不然就是连面都没见就成亲了,那真是太搞笑了,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文化的现代人,这无论如何也是接受不了的。不过在过一个月自己就是中央军校报名去了,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了,如果以后两个人谈的来,那么再说,如果谈不来,自己也是不会碰她的,最多离婚嘛!哎,封建思想害死人啊!
  
      聂府之中,也是一片喜气洋洋,虽说这个姑爷名声不怎么好,可是人家家世好,王明宇也算一个钻石王老五,那些个下人就羡慕小姐,不但人长的漂亮,就连找个姑爷都这么有家世,跟着这样的姑爷一辈子都会享福的,至于感情啊什么的,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美其名曰: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才是王道!
  
      聂思思房内“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丫鬟小红看着小姐不但没有穿上凤冠霞帔,反而让自己拿了自己的一件衣服穿上,还拿了个包裹“小红,你小声点,我跟你说,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一会我爹来的时候,你就说我出去了,知道吗?”聂思思小声的对着小红说道“小姐,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啊,你还出去干什么啊?你要是缺什么,我给你去买好了!一会姑爷可是就来了”小红不明所以,就问道“我。。。算了,小红,我就跟你实说了吧,我不想嫁给那个混蛋,我决定逃婚!”聂思思索性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聂思思前两天跟自己的父亲说过了这事,可是自己的父亲确不把这事当回事,说成了亲王明宇的心就定下来了,以后肯定会幸福的,虽然做的事情有点过分,但是最后不还是没有做嘛,再说了聂父和王远山可是老友至交,他可放不下这个面子去悔婚,这和打人家的脸没有什么区别了。聂思思见说不过自己的父亲,也不想闹的父女关系不和,只有另想办法,逃婚就是她想到的唯一的办法,连路线都想好了,先逃出去,然后坐车去南京,继续把她的学业完成,然后找份工作自己就可以养活自己的。等父亲气消了之后,在回来和父亲认个错,那不就什么事都没有。
  
      “小姐,你不能这样,要是老爷知道了,小红就完了啊!”小红一听聂思思要逃婚,那还得了,赶忙说道“小红,我爹这人你还不知道,你到时候说,是我威胁你的,我在把你绑起来,那他肯定就不会怪你了,小红,你就当帮帮我好吗?我会一辈子记得你的好的!”聂思思苦苦哀求起来,说完还假装抹了一把泪!没办法,要是小红大声一叫,那自己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聂思思还是了解小红的,知道小红心软,才让小红伺候自己穿衣服,然后找机会准备溜走。
  
      果不其然,小红见小姐这么苦苦哀求自己,都快哭了,就知道小姐真心不想嫁给这个姑爷,虽然小红觉得这个姑爷就是稍微纨绔了一点,但是小姐是上过学见过大世面的人,小姐的想法和他们这些下人的想法,当然不会一样的了。
  
      “那好吧,小姐,既然小姐这么不愿意嫁给王少爷,那小红就帮你这一次!”小红也是豁出去了,当下人的都是把主子的想法当成是对的“谢谢你小红,真是谢谢你!”聂思思一看小红答应了,激动万分,连忙感谢于是,小红就被绑了放在了聂思思的床上,躺在聂思思的被窝里,帐帘被拉下来,看上去就好似聂思思躺在里面一般。而聂思思这呆着一些金银细软,和几件衣服,装成小红的样子,低着头,匆匆的走了出去,再说今天是小姐大婚,一路上大家都在忙活自己的事情,谁也没注意一个下人的行动,聂思思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出了聂府,出了门,喊了个车就向车站方向走了,这事情宜早不宜迟啊,等人发现了来追,那可就是追悔莫及了。
  
      再说到,王明宇一行人一路吹吹打打,说着就到了聂府,此时的聂思思早已经不见踪影,而聂父看到王大少的迎亲队伍近了,就匆匆跑到了,聂思思的房间催促自己的女儿,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不想嫁给王明宇,所以得自己亲自去催啊,到了聂思思的房间,聂父在门口喊了几声,却是没有人应答,聂父以为自己的女儿还在和自己赌气,在门口又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大堆,见女儿还是没有反应,心下着急就推门而入,看见自己的女儿还躺在床上,就又开始边讲道理,边去催促女儿,待聂父新开帐帘的时候发现丫鬟小红,被绑着,嘴里还被塞了块布,就赶忙把小红嘴里的布弄掉,就想问明原因,刚开始小红支支吾吾,但是小红虽然帮助小姐逃婚,但是老爷发怒,最后只有唯唯诺诺的讲实情讲了出来。
  
      聂父这下气的不轻,这人可丢大发了,不但自己丢人,可连带王远山一起丢人,那就不对了。自己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个老友啊,说着安排自己贴心的人去车站去寻找聂思思,务必要聂思思带回来,一边到前面招呼王明宇去了,这不得解释解释啊,不然人家热热闹闹的来迎娶新娘子,自己的女儿却逃了,聂父觉得王明宇一定气疯了。
  
      聂府大厅,王明宇坐在客厅奉茶,聂父匆匆赶来。
  
      “贤婿,你且稍等片刻,我女儿正在梳妆打扮,一会就好,一会就好”聂父睁着眼睛说瞎话,王明宇哪里知道聂思思已经跑了“岳父大人,不碍事不碍事!我慢慢等就可以,还劳烦您老亲自跑来说一声,真是对不住啊!”王明宇谦虚的说道两人就在那东扯一句西扯一句,过了约莫办个时辰,一个下人急匆匆的赶来,在聂父耳边嘀咕了几句,聂父闻言拍案而起道:“什么?没找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啊?饭桶,下去!”,说完,下人赶紧退了下去“岳父大人,何事如此大发雷霆啊?”王明宇问道“贤婿,哎。。。。”聂父叹了口气,不说话了,就等着王明宇接茬呢“何事?岳父大人请放心,在宁波这地面上,还能有什么事能难倒岳父大人不成?”王明宇心下也觉得奇怪,聂父在宁波的影响力虽然不及自己的父亲,但是现在两家联姻,谁敢在这个时候找晦气?
  
      “贤婿,真是对不住啊,我。。。。我家思思顽皮成性,居然,居然。。。。。跑了!”聂父鼓足勇气将话说完,说完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什么?跑了?”王明宇一愣“贤婿莫要生气,莫要生气,待我将思思找回来,最多七天,最多七天!”聂父一看王明宇脸色不对,赶紧说道这个时候的王明宇表面很震惊的样子,心里可是也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原本打算等完婚之后,自己就去参军,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假夫妻,没想到这聂思思更绝,直接就来个逃婚,也省的自己好多事了。
  
      于是,王明宇说道:“岳父大人,小婿也有话说,既然思思不愿意现在嫁入我王家,那我就在等等,这样吧,三年之后,如果思思愿意嫁入王家,那我们到时候在成婚,如果思思不愿意嫁入王家那此事作罢如何?”
  
      “贤婿,这怎么可以?这样太委屈你了,你这样为思思着想,思思却那样待你,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感到脸上无光啊!”聂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王明宇大发雷霆,却是遇到王明宇以礼相待,本来聂父已经做好了王明宇发火,然后闹的不欢而散的情况了,女儿都跑了,他认为也只能这样了,要是以前的王明宇,还是真是有可能,现在的王明宇正头疼这事呢,结果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当真求之不得啊!还能做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啊?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成亲,最后已新娘子的消失而宣告终结,至于什么三年后成婚这样的鬼话,任谁也是不会信的,只不过王远山气的不轻,还是聂父登门赔罪这事才告一段落,但是那是后来的事了,我们的王明宇同志那时候已经踏上了南京的征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