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五章 落魄的美国商人

第五章 落魄的美国商人


  
      “Helpme,Helpme!”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被两个混混*在墙角里打着,那外国男子不住的求饶,嘴里本能的喊着救命,当然那时候听懂的人还真不多,不过王明宇同志虽然英语也是个三把刀,但是这些简单的词还是能听得懂。
  
      王明宇看着被打的外国人,也是在想着要不要救他,毕竟不是自己的国人,而且他对外国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啥?虽然日本是最让他痛恨的,但是八国联军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哎,算了,这好歹也是一个改变自己纨绔形象的机会不是?”
  
      那两个混混,也是完全没有注意有人走过来,还在那踢打那个外国人,冷不防王明宇从他们后面大喊一声:“住手!”
  
      那两个混混其中一个险些没吓坐地上,随即回头骂道:“谁啊?他娘的,活腻歪了啊?找死是不?”,另一个人看到王明宇先是一愣,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换了衣服谄媚的笑容说道:“哎呀呀,王大少,您老人家怎么有空到这边来了啊?来了也不说一声,好叫兄弟们出来迎接啊!”
  
      王明宇也是一愣,“还认识自己?记忆里好像没有这号人物啊?莫不是什么黑帮在此行事?”,于是说道:“恩,我认识这位外国朋友,两个朋友能不能看我的面子,放他一马?”
  
      “既然是王大少的朋友,那我们当然给王大少这个面子,呵呵,王大少有空去我们那做做,这个外国人就交给王大少好了”混混拱手抱拳行了个礼就走了。
  
      其实王明宇不知道,他以前的恶名,在宁波可是响当当的,得罪他的那些人,还没听说过有什么好下场,谁叫人家有个牛*的老子呢。导致现在道上基本就没有不认识王明宇的,就怕哪天自己不认识这个煞星,得罪了之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就叫恶人还需恶人磨啊。
  
      那个外国人一看有人救他,就*着生硬的中文说道:“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上帝保佑你”说完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不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以后到中国来安分点,不然还有你苦头吃的”王明宇以为这个外国人犯事了“我只是太饿了,就是对面那个酒楼吃了一顿,最后差了他们点钱!”那个外国人无奈的耸耸肩王明宇听完,哈哈大笑道:“没钱还学别人出国?你叫什么啊?哪国的啊?我自我介绍下,我叫王明宇,本地人!”
  
      “我叫卡尔-杰弗森,来自美国,你就叫我杰弗森就好了,我是一名军火代理商!”杰弗森说道“军火代理商?那会没钱吃饭?”王明宇诧异的问道,在他想来军火商那可不是富得流油啊“现在正值我们美国经济大萧条之时,我花了我全部的钱,购置了一批军火,听我美国的朋友说,在中国,那里在打仗,遍地是黄金,军火贩子的乐园,听说好多同胞都在这发了财。于是我就来了,可是来了半年了,什么都没有卖出去,现在已经没钱回去了!军火卖不出去,还不如一块废铁值钱!噢,上帝!”杰弗森说说就开始倒起苦水来了,看样子表情充满了苦涩的味道“是啊,你来宁波卖军火,怎么能卖得出去?这里暂时还没有仗打的,不过现在国民政府应当非常推崇德国货,美国货在这里的销路不是很好,没有什么订单的!”王明宇稍微想了一下说道,他知道历史,在这个时期,国民政府和德国的合作还是蜜月期,远不像以后德意日法西斯同盟时期。
  
      “王先生,你说的太对了,这正是我想说的,我去找当地的驻军,他们都问我有没有德国货,真是倒霉,我们美国货的性能一点都不比德国货差,为什么他们不要我们的货?”杰弗森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
  
      “呵呵,在我们中国,国民政府才是最大的订购商,如果国民政府都购买德国货,那么要是补给的话,也只补给德国货。所以呢,即使现在购买你们的美国枪械,到时候后勤补给跟不上,那枪没子弹还不是跟烧火棍子差不多?”王明宇笑着说道杰弗森一听是这样,想了想到:“我也可以提供子弹的啊?”
  
      “你是可以提供子弹不错,但是真正要打仗的时候,出现弹药不够等情况,国民政府怎么调度?没有子弹,难道还得连枪一起补给给你不成?国民政府没有那么大方,也没有那么多的财力!”王明宇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有了自己的一点想法,虽然还不是很成熟!
  
      “噢,上帝,那我该怎么办?这该死的人,说什么中国是天堂,为什么中国对于我来说就是地狱呢?”听到王明宇的话,杰弗森两手抓着自己的金发,慢慢的蹲在了地下,近乎愤怒的说道“这样,杰弗森先生,你先跟我回家,我把你安顿好,然后看看能不能帮你?你看怎么样?”
  
      “王先生,我没有听错吧?你真的能帮我?”一个落水的人,哪怕抓住一根稻草,他也认为能救命,杰弗森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何况他现在也算是走投无路,身无分文,估计在过十来天的话,他的那些武器都没有地方放了,因为他连付给仓库的租金都没有了。
  
      就这样,杰弗森同王明宇回到了王家,这个落魄的美国商人同时也将开始了属于他的一段传奇。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当你穷困潦倒的时候,无意间的邂逅,能够使得你的命运从此改变。当几十年后的美国金融寡头卡尔杰弗森接受专访时,就目光遥望东方,说道:“在古老的中国,我遇到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将军”
  
      宁波王家府上,杰弗森和王明宇坐在大厅两侧,王远山坐在正中。
  
      “汉宁啊,你也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王远山好奇的打量着杰弗森说道“爹,这是孩儿今天刚刚认识的一个美国朋友,叫杰弗森。杰弗森,这是我的父亲,王远山!”王明宇给双方介绍道“噢,你就是王远山先生?你的大名我来宁波的第一天就知道了!”说完,杰弗森站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同时也感觉王明宇说帮他的话不是空话,因为王远山的大名他可真是如雷贯耳,自己曾经也想通过点关系和王远山搭上线,好看看哪里有生意好做的。
  
      “客气了,杰弗森先生,都是大家给老朽薄面。”王远山笑着摆摆手“爹,杰弗森先生可是一位美国的军火代理商!”王明宇不失时机的说道“喔?久仰久仰!汉宁啊,你把杰弗森先生叫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王远山有点疑惑的看着王明宇说道,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好好的将一个军火商带过来干什么?
  
      “爹,现在正值全国抗战之际,我想,要是我们做点军火生意,那么我们还是有利可图的。”王明宇说道“喔?可是淞沪抗战刚刚结束,国民政府与日本已经达成《淞沪停战协定》,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发生大的战事的吧?”王远山问道“呵呵,爹,日本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今年三月日军进犯热河,又与国民政府签订《塘沽协定》,我想不出五年,中日必然有一大战,而且很有可能是全面的战争!”王明宇肯定的说道,他可是熟知历史的,当然事情没有发生,其他人都觉得肯定是猜想。
  
      “汉宁啊,你就这么肯定中日必然会有一战?”王远山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儿子了,就是那天出去回来之后,自己的儿子仿佛受了刺激一般,突然开了窍,如果不是儿子身上的印记还在,他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了?本来嘛,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现在对国内形势了如指掌,还要去参军,这本来就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不过现在他儿子上进总归是一件好事。
  
      “爹,东北已经沦陷,日军尝到了甜头,但是日本那么一个岛国,如何能支撑这么庞大的军队系统呢?只有靠侵略,不断的掠夺被侵略国的资源,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而且日军一旦准备妥当,很可能短期内发动第二次淞沪战事,日军的兵力不足,导致不能全线拉开,持久战斗。所以我想,南京作为国府的象征,上海作为国府经济命脉之所在,肯定是日本首选的目标之一!”
  
      听到王明宇这番话,王远山震惊了,“如果是国府里的一个参谋说出这样的话,那他觉得此人大才,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成天就是以此为生的,但是这话出自自己儿子的口中,那就不一样了。自己的儿子以前是个什么德性,自己还不知道?可是现在居然能够说出这番有见地的话来,姑且不论事情是否真的发生,就凭儿子的这番话,他王远山也能够相信,自己的儿子是真的变了,可能以前自己还不够了解自己的儿子,现在的儿子才是自己真正的儿子。”王远山如是想杰弗森倒是很光棍,他反正不懂这些,一听王明宇说有仗要打,很是兴奋,如果王明宇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一脚把他踹回美国去。谁愿意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受到侵略呢?
  
      不过王明宇显然也没有注意到杰弗森面露的兴奋之色,将自己的计划与杰弗森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