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十章 军校复试 下

第十章 军校复试 下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中央军校的教育长,兼第五军军长张治中将军。他受到了好友王远山的来信,大概意思和王明宇怀中的书信一样,而张治中将军受到信的那一天,正是王明宇刚来不南京不久,王远山在王明宇走的同时就将信邮寄给远在南京的张治中将军,也就是中央军校初试时,主考官口中的大人物,在中央军校,除了最高当局和何部长,估计就要属这位张将军了。
  
      本来张治中什么厌恶这种事情。他觉得,如果没有本事,那么即使去参军也只能误国,白白牺牲手下人的性命,张治中是个带兵的人,非常痛恨那些昏庸的军官,为了保命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临阵脱逃,屡见不鲜!
  
      王远山在信中提到,自己的儿子身上也有一封自己的书信,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是自己让他找张治中将军的,希望到时候张将军能给几分薄面,信中提到,王明宇已经去了南京,就在今日参加中央军校的考试,王明宇没有学过什么军事知识(王远山自己认为的),希望张将军能看在故交好友的份上帮衬帮衬。
  
      张治中昨天就已经调阅了王明宇的试卷,他的分数是排在那么考生中前三位的,这样的成绩只能用优秀来形容,而且有的观点还颇具价值,当时自己就怀着好奇的心情,来观察观察,甚至准备自己亲自面试,看看到底王明宇是真有才,还是昨天有舞弊行为。如果实在没有什么水平的话,就让他在军校学习一下啊,然后自己给他找个文职空缺,不疼不痒,也对得起自己的好友了。
  
      “下一个,王明宇!”一个站在门口的士兵大声喊道。
  
      “到!”王明宇习惯性的喊了一声,然后走进了面试的房间。
  
      房间很大,前面是一张长的桌子,方面放着许多的文档。三个考官坐在那,后面一块黑板,别的地方空荡荡的。
  
      “王明宇前来面试!”王明宇立正的同时说道“王明宇,男,二十一周岁,浙江宁波人,父亲王远山,浙江商会副会长,呵呵来头不小嘛”其中一个考官说道“是啊,据说王远山可是和我们那位教育长大人相交莫逆啊!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嘛!”另一个主考官说道“谁给你们出难题啊?”这个时候张治中从楼上走下来三个主考官,立刻站起来,敬礼,喊了声:“教育长好!”
  
      王明宇一看来人是位中将,而且还是别人口中的教育长,立刻想到此人便是著名的爱国名将张治中将军,随即也立正,敬礼,大声道:“张将军好!”
  
      张治中眉头一挑,“哦?你认识我?”
  
      王明宇道:“报告张将军,张将军是中国人都认识!我也不例外,刚才他们喊张将军喊教育长,我就知道是张将军,我们中央军校只有一个教育长!”
  
      “反应倒是很快嘛,呵呵”张治中笑道,“你可能也知道我和你父亲关系匪浅,不过今天为了证明你考入中央军校是凭自己的真本事,你的面试由我来出题,你们三个人负责打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张治中这话是实话实说,但是下面人就不这么理解了,虽然说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他是教育长,而且都知道你是王远山的朋友,就算他答非所问,他们也得给个面子,给王明宇个及格线。所以三个考官一致交流了一下眼神之后,就爽快的说道:“教育长放心,卑职一定公平公正!”
  
      “恩,这样就行!”张治中摆摆手让三人坐下,然后对着王明宇开始说道:“我就问你两个问题,我先问第一个!”
  
      “请张将军出题!”王明宇面色严肃的说道,他知道了原来自己的父亲所说的熟人竟然是张将军,怪不得父亲一直不担心自己考不上,可是在他印象中,张治中将军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如果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估计是不会帮忙的,而且即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也最多给人谋个差事,断然不会在包庇纵容!所以王明宇知道,他只有表现的让张将军和三位主考满意了,才能摆脱他爹留下阴影。
  
      “第一题:如何看待现在的国内形势?”张治中随口说道,其实张治中是这样想的,如果这个回答不上来,或者回到不好也会有回转的余地,毕竟这样的问题就连国民政府的参谋也回答的不是很系统,这东西完全靠的是眼光。
  
      “我认为现在中日的停战,只是短暂的,日本正在养精蓄锐,意图发动更大规模的战争,虽然《淞沪停战协定》和《塘沽协定》已经签署,但是日本人的野心也远远不满足一个东三省,他们想要的是整个中国,所以我认为现在的国内形势虽然看上去比较平静,但是平静的背后是更大的暴风雨。”王明宇回到道“哦?那么你认为中日之间的战争大约会在什么时间爆发呢?”
  
      “五年之内!”王明宇肯定的说道,其实他想说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现在就连日本人都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行动。
  
      “这么肯定?你有何依据?”张治中来了兴趣,问道“日本是一个岛国,其资源主要依赖于进口,而战争打的就是资源和后勤,日本要发动这么大规模的战争,国内有没有那么多的补给,怎么办?只有侵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日本每年的军费不断的增大,他们如果不短时间内发动战争,那么不用等我们打他们,他们自己就会先崩溃了。而且我敢断定,中日的战争,日军肯定会集中优势兵力,以最短的时间攻陷南京,然后迫使国民政府谈判,取得利益!”王明宇说道“什么?攻打南京?哈哈”一个主考官听到王明宇说的话,仿佛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的确在当时,南京被认为是中国防御最强的城市。
  
      “我们有永固的国防工事,有数百万的军队,还有长江天险可守,南京是那么容易攻破的吗?”张治中也眉头一皱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且不论我军的战斗力如何,就是日军的装备和海军空军的协同作战,就不是我们能够比拟的!”王明宇说道,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而且日军机械化部队,也不是现在我军所以抵挡的,一般情况下,一个师和日本一个联队打,我们都不会占优势!上海南京一带虽然有长江天险可守,但是日军非得从背面过来吗?别忘了,淞沪战场已经发生过一次大战了,我相信不久之后的淞沪战场会再次弥漫战火。日军下一次的首个大规模攻击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上海,然后由上海登陆,直*南京,兵临城下!”
  
      “上海可是有很多公共租界,难道日本人就不怕西方列强的干预吗?上一次攻打上海,英美等国就开始出面调停了!”张治中疑问的说道“英美出面调停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淞沪停战协定》,日本再次进攻上海的时候,他们只要不在租界活动,英美等国在没有利益的驱使下,他们还来当这个和事老?得罪现在来说的军事强国日本?他们是政治家,不是见义勇为的青年!”
  
      “好,王明宇!我今天正式通知你成为我中央军校第十期学员。其他的事情题目我也不出了,就凭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我个人认为你是有能力的!这些国际形势和国内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我考考你,是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块料,不然可是对齐名老哥不负责任啊,哈哈!齐名老哥养了好儿子啊,我们国民政府那么多人还迷信于英美调停的时候,我们这个还没进军校的小家伙,已经看透了列强的本质了,呵呵,我相信一句话‘靠人不如靠自己’,你们三位没有意见吧?这个小家伙我要了!”张治中难道一笑说道“谢谢张将军,我一定努力学习各种军事技术,为国战斗,不丢黄埔、校长和张将军的脸!”王明宇说完敬了个礼,然后出去了。
  
      至此,国民政府南京中央军校第十期的考生都已经全部招收完毕,一共一百二十人,名单于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公示在南京中央军校的大门口。
  
      王明宇他们几个看完名单之后,就去德丰楼去了,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唯一的遗憾就是少了赵国栋赵大哥,不过,赵大哥遇到了王明宇,也算没有遗憾了,他们现在都有了各自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