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三十三章 地下党钱立业

第三十三章 地下党钱立业



    王明宇几人把枪交还给了郑荣所部,然后下山去了南京闹市区,几人的狼狈像,差点没让警察给抓起来,好在后来掏出了学生证才得以脱身,弄的几人好不尴尬。

    所以,王明宇决定去带几个兄弟好好洗一把澡,美美的享受一番,训练刻苦是必须的,但是该弄点甜头就弄点甜头。说干就干,王明宇带着几人就去南京的大澡堂子里,等洗完澡的时候都已经过了中午了。

    王明宇让跑堂的去买了几身衣服,里里外外都买了身新的,因为他们的衣服实在没办法,洗完澡之后,几人都换上了中山装,活脱脱就是一学生样子。

    王明宇让他们把东西带回学校去,他想等等在回去,让他们帮教官说一下。

    他想去看看孙雪,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了,上回虽然提到要去训练,但是走的时候忘了跟她说一声。再说了,上回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也没好意思说,两个月不见,王明宇觉得他自己非常想见雪儿,感觉孤独的时候想着一个人还是挺幸福的。

    南京的闹市区依旧热闹非凡,走在金陵女子学校的外边小道,王明宇又回想起了当初第一次遇到雪儿时的情形,想起了雪儿当时无助而又绝望的眼神,一切的一切竟然好似就在昨天一样。

    去家里找了一下,雪儿的妈妈说雪儿在学校里,要到晚上才能回来,这王明宇哪里等得了,和雪儿的妈妈寒暄客气了几句之后,王明宇就直奔金陵女子中学而去。

    金陵女子中学门口。

    “大妈,你就让我进去吧,那啥,我是来看我女朋友的!”王明宇表情怪异哀求道“这里是女子学校,你出示一下你的证件,才后登记才能进去的。”那大妈倒是很讲道理,可是王明宇的学生证,让大宝他们给回去了,身上就带了点钱,谁会寻思要带学生证啊?

    “大妈,我是中央军校的学生,真的,我的学生证今天没带!”王明宇用手指了指自己,想极力证明自己的身份“你说你是军校的学生,军服呢?证件呢?再说了,现在的年轻人啊,谈什么自由恋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不放在眼里了,要是我儿子这样的话”大妈说着说着来了感觉,就开始滔滔不绝道“大妈,您看,您老在这也挺辛苦的,这点钱你拿去买点吃的!”说着,王明宇拿出一个大洋,就给了大妈此人一看大洋,立刻伸手拿起来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其实吧,我一看你就是学生,你进去吧,记得早点出来啊,晚上五点之前必须出来!”

    “嗳,谢谢大妈了!”王明宇说完,噌的一下消失在了大门口。

    金陵女子中学某教室。

    “同学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我们的国家很多的学生都已经投笔从戎,报效国家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说明我们的国家还有救,我们的民族还有救。但是现在国家高层腐败,很多人都是面和心不合?这样的领导人能够给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带去希望吗?”一个带着眼镜的男老师在讲台上慷慨激昂道“不能!”清一色的娘子军,不过听起来还是蛮有气势的。

    “我们必须要坚定起来,我们要主张联合抗日,不能搞内战,东北已经沦陷,我们的大好河山被日寇所占,他们还有心思搞内战,夺政权,这不是真正的抗日,不是真正的为国家为民族。”男子说道激动处,怕起了桌子站在外面的王明宇都吓了一跳,头一下撞到了玻璃上。

    “谁?”男老师仿佛有点紧张道“王大哥?”雪儿一看是王明宇迅速的跑了出来,不管别人的眼光,一下子就扑到了王明宇的怀中,这女人要是大胆起来,男人还真是有点发憷,这个时候的王明宇就有点尴尬,不过他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搁在二十一世纪,那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王大哥,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雪儿哗啦哗啦的眼泪就往下掉,说着说着还抽抽了起来这一幕,不但让男老师有点尴尬,让那些个女生更是兴奋不已啊,她们天身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没有办法。

    王明宇推开雪儿道:“好了,好了,雪儿,以后我再也不会不告而别了,咱们被他们当成国宝一样的看着,对你多不好啊?”

    “呀,我忘了!”雪儿面色潮红道王明宇微笑不语,缓缓走进教室,到了众人面前敬了个礼道:“国民革命军中央军校第九期,王明宇,雪儿是我女朋友,呵呵,大家以后多多照顾!”,场下响起了一片掌声,还有欢呼声。更有甚者嚷嚷着诸如请客事宜等等。

    “你好你好,我是他们的老师,我叫钱立业!”钱立业大方的过去和王明宇握了一下手“你好你好,王明宇”王明宇道,随后小声在钱立业耳边:“先生刚才一番话,说的振聋发聩,在下感悟颇多,不过这里可不适合讲这些,你不担心被抓起来?”

    “我担心!”钱立业道“担心你还这样?你跟我出来!”王明宇不由分说拉着钱立业道,直把雪儿和她的同学看的一愣一愣的。

    “雪儿,你等我一下,一会我带你出去!”说完,王明宇带着钱立业走向了*场那边在雪儿的教室里,大家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问,问的好不热闹,雪儿没办法,只好从头讲了起来,当然自然把王明宇讲成是天上有地上无,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的人。女孩子嘛,天身有英雄救美的情节,听到都羡慕的看着雪儿,很多女孩都想,为什么那人不是我呢?

    其实也不怪女孩子多想,王明宇经过一年多的训练,已经很健康有活力了,在加上不失帅气的脸庞,和军人气质,都是秒杀这些女孩子的致命武器。

    学校*场。

    “钱老师,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没有听见,我知道主张联合抗日是正确的,但是要注意方式方法,目前来看,我想不过一两年,日军就会加剧他们侵华力量,很有可能爆发全面抗战,我作为一名军人可以向你保证,除非日寇消灭的一天,否者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力量保卫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王明宇开门见山道“王同学,我知道你们年轻的军人,有理想,有抱负,可是高层不抵抗的政策,也不是你们能够左右的了的,我们要发动我们的一切力量,让枪口一致对外!”钱立业无奈道“正如先生所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是国民政府的军人,但是首先我们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保家卫国,责无旁贷!先生是那边的人吧?”王明宇看着钱立业道“哪里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中国人,不是吗?”钱立业没有正面的回答道“先生请放心,别人我不敢保证,有生之年,我绝对不会朝贵军开一枪,放一个炮弹!如违此誓,天诛地灭!”王明宇手掌向前道,其实王明宇从钱立业的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就知道,钱立业肯定是地下党,只有他们才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冒着生命危险宣传自己的理想,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这些人说起来都是王明宇的老前辈,敬佩之心,溢于言表,才有刚才的誓言。

    王明宇其实现在是有意的表明自己的立场,好为后来做点准备,不像那边开一枪,也是王明宇的底线,这个没得说的。

    “既然,王同学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我们就不好隐瞒什么了,无论我党还是贵党,都应该一致对外,共同抗敌!我相信日寇一定不敢进犯我国之领土。也谢谢王同学的好意,不过我有一事相求,还望王同学答应!”钱立业期待的看着王明宇道“说”

    “我只是希望我的身份能够保密,今天我是说了有点激动,呵呵!”钱立业自嘲的笑了笑“这个你放心,我就当不曾见过你!”王明宇说完,和钱立业相视而笑。

    两人就这样,缓缓的离开了*场。

    于此同时的金陵女子学校,却是风传着王明宇的事情。这些天身的八卦主义者,传播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很多人都是一笑了之,但是却有人对此紧张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