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三十五章 演习 一

第三十五章 演习 一



    南京最高统帅部。

    最高领袖身着青色长衫,坐在正手的位置上,神色威严注视着左右两旁的一干将领。将军们都是坐如青松一般,等待最高当局的训示。

    蒋中正看了一眼坐在最末端的桂永清缓缓开口道:“率真啊,你们的那个军事演习准备的怎么样了啊?”

    桂永清立刻以标准的军姿站立道:“校长,一切已准备就绪!”

    蒋中正欣慰的看着桂永清,随即点了点头,嘴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笑容道:“恩,这个事情一定要重视起来,另外有时间,我去看一下,看看我这第九期的学生到底怎么样?是不是能够表现的比他们的前辈要好?现在国内形势日趋紧张,剿共作战虽然取得重大进展,但是剿而不灭,实在让人如坐针毡。日本方面的态度越来越强硬,我希望你们能够通过这次演习,为党国培养更多的人才。”

    桂永清肃然道:“绝不辜负校长期望!”,大家都知道蒋介石靠什么起家的,黄埔,中央军校可以说是天子门生,而且蒋介石最喜欢的就是别人喊他校长,因此,一般只要是黄埔的学生,都会喊校长,不管官职大小。

    这时候一旁的何应钦上将也拍马道:“委座,中央军校自开办以来,成绩斐然,已经为党国贡献了许许多多的优秀人才,这些都是委座的细心教导啊!”

    最高当局听到何应钦的话,心里乐开了花,但是只是表面笑了笑道:“敬之啊,你说的这个话也是有道理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为党国培养优秀的人才,不能让人才埋没了。好了,这个事情就说到这,率真啊,你去准备去吧,到时候要给我给我好好表现,千万不能给他们放水啊。”

    “是,学生一定尽全力,请校长放心。”桂永清说完,敬了个礼就走出了统帅部的会议室,此时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压力骤然变大。

    以前的军事演习都是走走过场,一方进攻,一方防守,基本都是攻方获胜,可是这次校长要亲临现场,那里面的意思就多了,如果弄虚作假,那一旦被看出来,他桂永清的政治生涯,估计也可以画上一个不圆满的句号了。

    但是桂永清现在还猜不透委座的真实意图,不知道是希望哪一方胜利,这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有理啊。委座最后一句千万不要放水特地说出来是什么意思呢?百思不得其解的桂永清现在也只得苦恼的摇摇头。

    中央军校训练场,十个方阵的学员,都笔直的站在下面,等候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将军的讲话。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一排汽车缓缓的驶进了训练场内。桂永清一行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向了看台。

    桂永清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大声的说道:“同学们,其他的废话我也不多讲了,今天我来就是告诉大家,几天后我部与你们将进行一场中等规模的攻防军事演练,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你们适应战争的需要,为了你们以后能够更好的指挥你们的部队。本来这场演练,是我方主攻,学员大队负责防守,但是现在我临时决定改变策略,由我部防守,你们进攻。你们十个方阵,编成五个连队,进攻方式任选,任何一个攻占敌方司令部的一方,就是取胜的一方,到时候有可能受到校长的亲自接见。希望大家能够好好把握这次机会,努力的表现自己,作为对手,我们也将不遗余力的给你们制造麻烦。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校长失望。”

    桂永清的话,一时间激起千层浪。校长接见,这么高的荣誉那不是谁都可以享受到的。

    其实桂永清也是没有办法,如果这次军事演习,由他们主攻的话,他就怕到时候把这帮还只会纸上谈兵的学生军打的鸡飞狗跳,然后校长看着生气,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现在嘛,自己一方是守,就是学生军攻不进来,但是自己可以偶尔丢一两个阵地,哄校长开开心,不伤大雅嘛。

    “另外,五个连队的连长都是由教官推荐,推荐完成之后,作为军人就应当服从命令,我在这里强调一句,表现的好,自然可以受到委座的接见,但是表现的不好,小心你们连毕业证都拿不到。”桂永清一个甜枣不忘还给一个大棒,就是为了防止几个连队,为了抢所谓的功劳,为了能够受到委座的接见而导致整个军演的失败,那他桂永清的可就大发了。

    桂永清对于这次的演习自然是相当重视,关系到他未来的前途问题,所以他匆匆讲完之后,就开始回去安排由自己的精兵强将组成两个营进行对抗演习。

    中央军两个营大约八百人左右,这次由于是蒋校长亲自前来观看,意义自然不同寻常,所以桂永清决定亲自带队,负责这次的攻坚演习。桂永清这边的部队全部为称之为红军,胳膊上都挂有红色标志,学员大队这边则是蓝军。

    军演的双方的胜负则是由裁判来决定的,裁判组是由双方各抽调二十人担任,一般每一个排都有一个监督员,是为了防止空子弹打到你之后,你还不“死亡”,还在继续战斗,那就怎么打也打不完了,一旦发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严肃处理的。所以这次的战斗过程所以保证的合理公正。

    红军在桂永清回去后不久就建立了红军指挥部,由于这次的军事演习场地是放在郊外的一个军事演习区,所以对于临时搭建的红军指挥部,桂永清还是比较满意的。他们的目的不是坐镇指挥,而是为了方便蒋校长亲临督战做准备的。不过他们这里的防守体系还是比较好的,有专门的壕沟,有守城的城墙,甚至桂永清为了以防万一还从自己的教导总队搬来了一个直属炮兵营的一部分,以备不时之需。不过红军有炮火掩护,想公正也公正不起来,但是炮火覆盖一般情况下只有攻城才用,所以作为守城的桂永清,不到万不得已肯定不会拿炮火出来丢人现眼的。

    整个军演的地形不算太复杂,所谓的城,就是临时弄起来的一些高地,火力配置也十分的合理,重机枪加轻机枪加步枪,装备都是清一色的德械装备,当然学员大队也差不多,双方的武器配备都是一样的,除了没有炮火支援以外,基本还是公平,但是这所谓的公平,只是相对的,如果没有炮火的支援,其实已经让本来就没有战斗经验的学生军,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当然,这些都是桂永清特地安排的,如果学生军得到炮火的支援攻城,由于这个城只是模拟城,很不坚固,到时候一顿火炮,直接完蛋了,那还打个什么劲啊?

    这次攻城复杂就复杂在夺取高地之后,还得摧毁红军的指挥部,红军的指挥部周围可是戒备森严,而且相对比较隐蔽,红军为了能够更好的配合这次军演,特地把指挥部放在了能够观察到整个军演过程当中的一个制高点上,学员大队自然没有飞机啊什么的,所以这个制高点,在加上火力配置的完善,近乎于无懈可击。桂永清是想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就算攻下城又如何,指挥部没有被摧毁,他就没有输。

    其实现在的桂永清倒是希望这些娃娃兵把城破了,这样他们既能取得成绩,自己也立于不败之地,何乐而不为呢?

    中央教导总队这次可是抽调了两个营的老兵,老兵虽然没有学员方阵那么有文化,没有他们那么有指挥才能,但是他们是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就是真正经历了血与火的杀气。

    这样的老兵实战经验极为丰富,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不是学员大队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和理论训练,这些老兵一个打他们几个一点问题都没有,或许以后这些娃娃兵可以成长为很好的指挥官,将领。但是现在,他们作为一名普通的士兵,远远没有达到老兵的水准。

    以前的军事演习,基本都是中央教导总队获胜,这次桂永清不知道蒋校长的真实想法,桂永清决定来一次真正的军事演习,而不准备在走走过场,到时候无论怎么样,也算是一种交代,其实他早就想看看中央军校训练出来的一帮人到底能不能胜任未来战场的需要。

    中央军这边一直都没有停止对工事的加固,在桂永清看来,这次虽然动用了两个营的兵力,但是有一个连队是炮兵连队,基本上就是摆设,只能吓唬吓唬这帮学员,第二,红军的指挥部,是肯定不能丢失的,所以在指挥部周围用动用了两个连队的兵力。

    真正的“城”,其实只有一个营大约四百人左右的兵力,虽然桂永清也知道兵力过于分散乃是兵家之大忌,但是他始终认为,这些娃娃兵的战斗力,肯定是不怎么样的,每年都是如此,偶尔出现几个比较好一点的人才早就被抢光光了,但是一两个人有点才能的,也不可能改变整个战争的形势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桂永清准备给这些学员们好好上一课,让他们能在以后的战斗中积累更多的经验。其实他这套防守体系也是在黄埔学的,只是他觉得他已经出师了而已。偶尔有一点小变动那也是换汤不换药的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