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三十九章 演习 五

第三十九章 演习 五



    王明宇把孙大宝林文几人叫道身边道:“这次我们的任务,我已经和你们说了,你们接下来到下午五点之前,你们唯一的任务就是睡觉。”

    孙大宝几人惊叫道“什么?睡觉!”

    王明宇笑道:“有什么疑问吗?要知道我们的任务在晚上,如果我们现在一直亢奋,到了晚上没有精神的话,那注意力就会下降,到时候出了问题谁负责?你?你?还是你?”

    林文苦笑道:“我还没有感受到攻城个什么状况呢,哎!”

    王明宇厉声道:“好了,都去休息,以后有的是仗打,现在着急个什么劲,又不是真打!”

    几人拉耸着个脑袋,开始搭起帐篷准备睡觉了,看的旁边的几个连队都是诧异不已。

    “看看,人家预备役就是不一样,别人攻城,他们睡大觉!”

    “是啊是啊,早知道我也去他们连队好了,哈哈哈”

    “他们估计是被当做预备役,没有心情吧,再说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该他们出场了,人家这叫养精蓄锐懂不?”

    “兄台,高见,高见啊!”

    听着那些人的说话,这些特战队员倒是无所谓,王明宇曾经教他们,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不要把表情放到脸上,不能让敌人起疑心,任何的疑心,所以的事情都不要去想,心中只有目标!

    李世超和刘笑两个连队打的欢实,越打越开心,总结了不少的经验,没有重武器攻城,可以打消耗战嘛,既然两边都没有,那么没有必须拿下的命令之后,索性就开始打起了偷袭战。可是他们完全违背了当初制定的,全力强攻的初衷。

    在他们两个认为,战场上的形势是不断变化,他们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不过这里的情况,很快王明宇就知道了。王明宇快速的跑到了他们的阵地上。

    王明宇笑道:“两位好兴致啊,我看给两位在那个板凳,弄根烟唠唠嗑那就更好了。”一句话把李世超和刘笑二人说的很是尴尬。

    李世超有点不服气道:“我们开始的时候也冲锋了啊,可是他们的火力太猛,我们如果这样冲锋,不到一个小时,我们的部队就拼光了。”

    刘笑也道:“是啊,王连长,不是我们不想啊,你看看,他们的火力配置,就那四挺重机枪,我们就只能看看,根本冲不出到城门下,实施爆破啊!”

    王明宇道:“我们开始制定的计划是什么?第二第三连队强攻,强攻的意思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这虽然是演习,但是也要严格执行之前的计划,如果我们这样消极的打着,他们肯定会认为我们有什么计划,那他们的防范肯定更加的严密,到时候我们获胜的希望就更小了。”

    李世超赔笑着道:“行行行,王连长,我们错了,不过这样下去,我们根本坚持不到天黑,不会就这样冲上去,自杀式攻击之后就结束了吧?”

    王明宇道:“其实这个迷惑他们也是有技巧的,你们没有学会构筑攻城的工事吗?我们可以挖壕沟,不要挖个直线就算完事了,我们可以弯着走,慢慢的接近他们的城门,这样他们的重机枪根本打不到我们。而且挖工事的过程,也是一个消耗的过程,你们的找的神枪手这招很好,可以有效的防止他们骚扰你们,让你们更好的构筑工事,更好的迷惑敌人!”

    刘笑道:“王连长,你这个主意妙啊,敌人看我们一直在不停的构筑工事,肯定以为我们有什么让他们意想不到的进攻方法,但是他们的注意力肯定就集中在我们修筑的工事上面,那么有心算无心的话,他们其他地方的防御肯定不会提升级别了。”

    王明宇赞许的看了看刘笑道:“刘连长说的对,就是这个意思,我们的方式一定要让敌人猜不透,才能让他们不敢随意做出调整。好了,你们就修筑工事吧,记得每隔三个小时要冲锋一次,一定要让他们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这样才有利于我们晚上的行动!”

    李世超和刘笑点点头道:“放心吧,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挺阴险啊!”说完,几人都笑了起来。

    守城的指挥中央教导总队的一个少校营长,这次由于是选择他们的营为守城的主力营,他自然到第一线坐镇指挥。可是整个上午,蓝军只发动了一次进攻,击垮他们之后,他们就开始不停的放冷枪,已经报销了好几个重机枪手,当然是裁判认定被击毙出局的。

    这个营长也是参加过淞沪会战的,算的上是有见识的了,可是他现在也搞不明白,这些学生兵在干什么,说是挖工事吧,又和他们平时看到的不一样,就像个迷宫一样,可是子弹打不到里面,就算是炮火支援,估计命中率也是很低的,不由得对指挥这个攻城战的指挥有点佩服起来了。

    可是这个营长始终搞不懂他们要干些什么?于是叫道:“通讯兵,立刻发电指挥部,把这里的情况说明一下,记得下面说一下,据我部分析,蓝军很有可能,即将展开大规模的攻城战,目前已发现处在进攻区域的蓝军目标为两个连队,还有三个连队则在五里外,望指挥部明示下一步的行动!”

    红军总指挥部。

    通讯兵飞快的跑过来道:“报告,前方战报”

    桂永清等几人都眉头皱了起来,过了一会,桂永清道:“几位有什么看法?”

    旁边的上校参谋道:“这个情况没有遇到过,不过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蓝军不会放弃这次的攻城,他们修筑工事的目的,肯定是用于攻城,只是属下暂时无法洞悉蓝军之意图。”

    副总指挥道:“他们挖工事,不断的接近城门,肯定是想炸开城门,虽然这次演习他们没有炮火支援,可是一两个象征性的手榴弹,就可以当成炸药包,只要裁判组认定城门被炸,那么这个城门就必须打开。我们现在的任务,是要阻止他们炸毁城门。”

    桂永清道:“不错,他们这个战术确实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战术了,只要城门打开,我们就算输了一半了,通讯兵,发报,命令,守城之一营,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蓝军炸毁城门。”

    当守城少校接到命令时,顿时豁然开朗,既然是指挥部的命令,那以后就算出错了也怪不到自己的头上来。于是更加猛烈的火力开始不断的扫射着这些正在挖工事的学员们。

    李世超和刘笑对望了一下,都笑了笑,看来敌人已经开始揣摩他们的意图了,认定他们肯定有什么目的性,不然不可能这么大规模的火力覆盖的。

    就在这样的消耗战中,时间不知不觉都到了下午五点。这会,李世超和刘笑都知道,他们要发起一波总攻,就算全部拼光了,也算值得了,但是拼光也要拼的有目的性,这次他们的目的就是炸毁城门。

    不断的进攻,不断的有人退出战斗,终于在晚上七时左右,炸毁了城门(裁判认定),顿时城门打开,红军的指挥部更加确定了他们的作战意图,此时的红军指挥部里,一片的赞誉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