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四十一章 演习 七 求收藏

第四十一章 演习 七 求收藏


  
      军演郊外的某密林深处,依稀有几人低着头秘密的商量着什么,他们的肩膀上赫然是标志着蓝军的肩章。
  
      王明宇对着几人低声说道:“各位,此次奇袭作战计划关乎我中央学校的荣誉,这次校长也要亲自过来观摩,所以我们要尽全力,绝对不能因为某一个人的失误而葬送了由整个学院为我们创造的进攻机会。”
  
      几人纷纷点头,一脸期待的问道:“队长,你说该怎么办吧?我们就怎么办。”
  
      王明宇满意的看着几人的表情,缓缓说道:“大家听着,从我们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我们所有的行动都通过手语来传达,大家没有没有问题?”几人都摇摇头道没有问题。
  
      王明宇略带严肃的开始命令道:“孙大宝王明宇你们作为精准度相当高的射手,一定要时刻保持冷静。这次的行动,大家到了指定地点以后,要找个隐蔽的地方将自己隐藏起来。记住我以前说的,选择伏击地点至少不能少于三处,时刻防止突发状况,一定不能让红军确定你们的位置和人数。”
  
      两人上前立正道:“是!”
  
      王明宇又道:“林文,黄博雄,你们两个到达目标之后,干掉外边的哨兵,记住,别弄出人命,这可是演习,打晕就行了。就按我们以前训练的来来,力道的掌握也是对于你们的一次磨练。至于这沿途的哨卡,到时候我们随机应变!”
  
      两人领命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王明宇对着最后的吴培林和李贤宇说道:“你们这次一定要跟着我,防止突发状况的发生,记住,我们这次没有到达红军指挥部之前,一切行动都是无声的。这是对你们两个月阶段性训练的一个考核,希望大家都能够把这两个月的艰苦训练的成果拿出来。下面检查装备,绳索!准备出发。”
  
      “报告队长,全体人员准备完毕!”孙大宝立正道。
  
      “好,出发!”王明宇简单而有力的的做了一个出发的手势。
  
      几人组成的突击小队出发之后,朝着后山的那条小道挺进。
  
      与此同时,蓝军大规模的攻城战拉开了序幕,虽然没有冲锋,但是火力已经很猛,红军那边被裁判判定出局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过红军的防守还是稳若泰山,丝毫没有受到蓝军的影响,主要是因为蓝军没有火炮的支援,让本来就不平衡的演习,变得更加的不平衡了。
  
      红军指挥部收到战报以后,也吃惊于蓝军这种不要命的打法。
  
      红军指挥部迅速的调整了策略,守城官兵得到桂永清总指挥暗示适当放水的情况下,红军有节奏的放弃了前面几个地堡工事。
  
      但是最后的一刀防线蓝军始终没有突破的办法。但令人奇怪的是,蓝军只是火力掩护,并没有大规模的冲锋,虽然摆出一副要攻城的样子,但是就是没有发动总攻。
  
      蓝军的怪异举动令红军指挥部里的一行人十分的诧异,纷纷猜测蓝军的作战意图,也不乏有一些很有眼光的人,大胆的设想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在里面?但是红军那么多的侦察兵既然报告,基本确定了所有的人员都在攻城,那么纵然蓝军有什么花样,在没有火炮的支援下,在红军的绝对火力面前,一切都无从谈起。实力上的差距,是红军自信的最大依仗。
  
      在红军指挥部,蒋校长一行人看到貌似蓝军有发动总攻的可能,就来了兴趣,但是看到只围而不攻,心里就开始嘀咕起来,这演习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们这样围而不攻难道是想坐等演习结束?
  
      想到这蒋校长随即眉头微皱,不过这个最高统帅还是保持住了自己的应有的镇定,静静的等待时间的流逝。其他几位高级将领也是低声的交谈着什么,大概的意思都不太看好这次的演习,不过委座没有说走,谁也不敢先走。
  
      其实也难怪,这次不知道是谁规定的,不带炮火掩护,这样对于原本就是攻城方的蓝军更加的不利,几乎可以说,看不到任何希望,真刀真枪的干,那就是全军覆没的情况,在座的几位认真分析了,即便他们处在中央军校的指挥官位置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赢得这一场攻坚战的胜利。
  
      然而这个时候压力最大的还是要属桂永清。现在的他是左右为难,赢了折了委座的面子,输了那就是折了自己的面子,怎么做都是丢面子。而且还有可能引起委座的情绪波动,影响到自己的前途。现在索性他也不管了,左右都不对,那样不如就顺其自然的发展吧,最后是啥样就是啥样,不然刻意为之,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找谁哭去?找委座?一脚把自己揣到黄浦江还差不多。
  
      “报告!”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
  
      “进来!”
  
      “报告委座,总指挥,蓝军刚才发动了一次冲锋,已被我部消灭近一个连队的兵力。”通讯兵说完,敬了个礼就走了。
  
      蒋校长在也遏制不住自己的心中的怒火,腾的站起来说道道:“娘希匹,攻城一点章法没有,一点战术没有,他们这几年的学白上了吗?他们还有一点我黄埔先烈的风范吗?简直是胡闹,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
  
      何部长看到委座这么气愤,眼睛一转,然后顷刻就怒容满面道:“委座说的太对了,要是换了地方,那就是真正的战场,我们怎么靠这些人带兵打仗?他们是在用士兵的生命开玩笑,是对党国事业的一种极度的不负责任,我建议要好好的处罚,不合格的,一律不发毕业证书。”
  
      随后,几位将领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过显然都是随着蒋委员长的话,顺着往下说。
  
      时间回到半小时之前。
  
      王明宇的突击小队,在这一路上已经抹掉了几个躲不过去的巡逻士兵。
  
      王明宇低声说道:“快,估计一会敌人发现他们之后,我们的作战意图很可能暴露,我们现在要争取的就是时间。加快速度。”
  
      几人一路急行军,很快就来到了那条指定的小路,抬头还可以看见红军的军旗高高的挂在那。
  
      几人对望了一眼,神情中带着兴奋,这可是他们的一次大手笔啊。
  
      王明宇迅速开始布置任务,为了保险起见,王明宇决定这第一次还是他亲自压阵,不过王明宇现在最高兴的莫过于发现这头顶上的那颗大树,这颗大树距离上面的悬崖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真的是恰到好处,对于这次的行动,王明宇又增添了几分信心。
  
      在几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王明宇一下把带有钩子的绳索,紧紧的甩扣在了距离上面不足一米的一个大树上。然后开始迅速的攀岩起来,不一会就到达了大树之上,熟练程度,让几人叹为观止,同时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的训练,争取早日达到王明宇这样的水准。
  
      到了大树上的王明宇,开始慢慢的猫起了身子,露出一点点观察起红军指挥部的地形来,由于这边是悬崖,所有这边并没有安排警戒哨,这一切都在王明宇的意料之中。
  
      王明宇很快的就打了个手势,让几人迅速到达红军指挥部的后方。
  
      几人到达之后,王明宇就开始用手势指挥队友,警戒哨就门口的两个,不过指挥部前面有两个机枪掩体工事,王明宇的命令是由林文和黄博雄先摸掉两个指挥部门前的哨兵,然后,李贤宇和吴培林迅速占领其位置,在让林文和黄博雄弄掉两个机枪掩体,然后两人占领这两个位置。而孙大宝和王明川二人隐藏好自己的身形,万一行动失败,他们必要的时候狙杀红军指挥官,到时候也算一种成功。
  
      随着王明宇的行动手势,林文和黄博雄两人悄悄的来到哨兵后面,同时捂着哨兵的嘴,然后打昏哨兵。吴培林和李贤宇迅速的占领位置。两个机枪手压根就不会想到后面有人偷袭,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因为密集的攻城正在前沿展开,炮火声不断,后面的一点小声音,实在无法令他们注意到。
  
      当林文和黄博雄刚处理完两个机枪手时候,突然帐篷里面出来了一个上厕所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陪同蒋委员长来前线观摩的小诸葛白崇禧将军。
  
      白崇禧刚一出来,吴培林和李贤宇两人啪啪敬了个礼,喊道:“长官好!”,这喊声主要是喊给前面的两个机枪手林文和黄博雄听的。两人一听,头也没回。白崇禧也没有在意,如果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两人肩膀之上,是蓝色的标记。
  
      白崇禧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两个神枪手瞄上了,另一侧的王明宇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长官就是刚刚被国民政府授予陆军二级上将的桂系代表人物之一白崇禧将军,还以为是桂永清手下的某上校,或者中校。
  
      于是,王明宇便趁机摸到白上将的身后,白崇禧走到边上准备小解,嘴里还不时的哼上两句,白崇禧高兴的是蒋委员长这次丢了面子,他自然心情很不错。也因为这是演习,王明宇肯定不会那么不人道,必须让人解完手,然后在开始行动,否则给人家吓出个什么毛病来,那可就自己遭殃了。
  
      白崇禧上完茅房(其实就是找个相对僻静的地方随便撒泡尿而已),整理了一下着装,刚一转身,发现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白崇禧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刺杀,他知道这个时候随便一叫自己就有可能玩完。
  
      作为陆军上将的他,自然有其过人的本事,什么场面都做到的心如止水一般的平静,所以他仔细冷静的一观察,便发现那个人手上带有蓝军的肩章,顿时心里一松,笑道:“我知道,按照演习规则,我已经阵亡了。”
  
      王明宇也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委屈一下长官,事后我在向您赔罪!”
  
      白崇禧望着王明宇离去的背影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他突然之间又想起刚才那两个外面放哨的哨兵似乎也是蓝色的肩章。白崇禧是个善于思考的人,很快就判断出他们是从后面的山崖上来的,不然凭借这几个人肯定上不来防守这么严密的地方,这个小小的自以为是的漏洞,却能左右整个战场的格局,白崇禧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不过最让他好笑的是由于出来的时候穿了个外套,挡住了他那三颗闪闪发亮的星星,不然这些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知道了委座在里面,就没有那个胆了。
  
      看着他们不经意之间已经把这个指挥部控制了起来,白崇禧笑了笑,他感觉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些人一旦失败,没有后手。只不过他不知道,在那个石头那边有两支步枪正瞄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