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四十二章 第一次面见校长

第四十二章 第一次面见校长


  
      红军指挥部内,最高当局阴郁的脸色,随行的几人也停止了交谈,他们觉得,这次的演习无疑是失败的,这个桂率真也不知道搞什么玩意,居然让最高当局最看重的学生丢这么大个人,这样下去,全歼蓝军几乎已成定局。
  
      何上将看气氛有点沉闷,随即转移话题道:“这个健生啊,出去方便一下,居然也要这么久。会不会一个人躲到哪里欣赏风景去了?呵呵”
  
      桂永清一听便明白何应钦的意思,立刻接茬道:“白将军可能是茶水多了,要不要我去看一下?”
  
      最高当局现在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不等别人说话,阴沉着脸道:“不等了,出去叫上健生,我们现在就走,这场演习,我很失望!”,最高当局当即给这次的演习定了性,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冲了进来,举起枪对着众人大声吼道道:“不许动!不许动!”
  
      桂永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立刻挡在最高当局身前吼道道:“保护校长!”,委座的侍卫纷纷也挡在了蒋委员长的身前,他们想不到在这里竟然也能遇到刺客。
  
      最高当局倒是冷静,抬起头看了看几人肩膀上的袖章,微微笑道:“率真不必惊慌!”
  
      桂永清哪里敢怠慢,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王明宇刚才一听桂永清说保护校长,就抬起头看了看,一看吓一跳,他们可不是那些军校的学生,很多不知道校长的样子,那个后世的历史书上这位的照片也是很多滴,再说了,后世的那些个电视剧,演这丫的人也很多,而且相当形象啊。
  
      王明宇立刻做出动作,示意几人把枪放下。
  
      然后王明宇立刻走上前立正敬礼道:“报告校长,中央军校第九期步兵科第一大队成学员王明宇,率蓝军突击队向您报到!”
  
      听到王明宇是蓝军那个什么突击队,桂永清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这他姥姥的丢人丢大发了,这老窝要人家蓝军给端了,自己那还是捷报频传呢,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估计校长能不失望了。可是他不对那帮娃娃兵失望,就要对我失望了。哎,怎么就摊上这个事了呢?两头不是人啊。”桂永清愤愤的想到。
  
      这时候白崇禧将军进来了,笑道:“委座,你这帮学生真是了不得啊,我刚才被他们俘虏了,呵呵!”
  
      蒋校长的脸色如同翻书一般的阴转晴了,哈哈一笑道:“健生啊,你也有今天啊,说说看怎么回事?”
  
      白崇禧不以为意,也是一乐道:“事情是这样子的委座您现在不也跟我差不多嘛,哈哈,今天我要真心实意的夸张他们一句,委座的这帮学生好,好,好!”白崇禧这次是发自内心的说出了三个好字。
  
      蒋校长焉能看不出白崇禧的肺腑之言,平日里,白崇禧对自己都是阳奉阴违的,现在也大大的增了一回光,对着王明宇也是和蔼可亲道:“你叫王明宇?”
  
      王明宇神情也很激动,这蒋校长在现在可是最高领袖啊,虽然自己不可能一直跟着他混,但是毕竟也是一代枭雄,饶是王明宇这定力,声音还是略带颤抖的说道:“报告校长,学生正是王明宇!”
  
      蒋校长摆摆手道:“王明宇,恩,不要紧张嘛。你们今天的表现很好,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记住你了,也记住你们几个了,能跟我们解释一下怎么回事了吧?刚才白崇禧将军说的,虽然能知道一个大概的意思,但是我还是想听你们说说。”
  
      王明宇这才娓娓道来,讲了从前期的准备,攻城诱敌等等,听的桂永清羞愧不已,桂永清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轻敌。
  
      王明宇道:“校长基本情况就是这样子的,您也知道,这次的攻城演习,没有炮火的支援,我们正面攻城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我部张治中将军,才通过了这个办法。”
  
      蒋校长听到这脸上喜滋滋,道:“好好,你们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困难的情况下,反败为胜,不愧是我黄埔好男儿,有革命先烈的一股子气。咦,听你口音好像是宁波人嘛!”
  
      王明宇一听最高当局提起这个,就想起老蒋也是宁波奉化人,于是赶忙道:“学生宁波人!”王明宇知道,最高当局知道自己是宁波人之后,肯定会重用的,毕竟自己是黄埔嫡系出生。
  
      最高当局这次真的笑了,笑的很开心,为什么呢?最高当局这人对故乡情结很严重,如果王明宇在是奉化人的话,那就更完美了,可惜差点点,不过是宁波人已经很不错了,最高当局一直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出几个人才,可惜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闪光的人物出现。
  
      最高当局现在很开心,不遗余力的说道:“这次你们能够取得辉煌的战果,这很好,说明你们平时很用心,也说明了你们头脑很灵活。原本我很失望来到这里,现在我感到很庆幸。我能见到你们这帮优秀的学生。”
  
      何上将赶忙道:“委座,此人可堪大用,这批学员马上就毕业了,我看可以适当的给此人加加担子嘛,不能埋没了人才!”,白崇禧也是微微颔首。
  
      最高当局微笑不语,看了看桂永清道:“率真,我的学生怎么样?”
  
      桂永清就是有再大的怒火也得陪着笑脸:“校长,学生已经服气了,黄埔有这样的男儿,党国有这样的人才,何愁大业不成?”
  
      最高当局摆摆手说道:“好了,率真,你也不必介怀,只是一场演习而已,以后没准他还是手下的兵呢!我看此人到也有大将之才。”其实这最后一句话就是说给在座的各位听的,意思就是这个人我看上了,马上毕业了,要安排的好一点,破格提拔也不是不可以的,何应钦等人都是人精,焉能听不出最高当局的意思?心中立刻就有了打算。
  
      桂永清在一旁连连点头,称不敢不敢。
  
      最高当局又道:“好了,这次的演习就到这里,明天我去抽空一趟中央军校,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说吧。”说完,在一行人的护送下,最高当局离开了这里。
  
      当最高当局离开这里之后,王明宇还没松一口气,一个通讯兵进来道:“报告总指挥,蓝军大部已被我军歼灭,预计今晚可以结束战斗!我部胜利指日可待。”
  
      桂永清看了看传令兵,又看了看王明宇一直不说话,那个传令兵也看了看袖章上是蓝军模样的几人,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想着,这个蓝军的人是咋回事?被俘虏回来的?
  
      过了好一会,桂永清有点失落的摆摆手道:“通知各部,演习结束,发红色信号弹,同时宣布红军失败!”
  
      传令兵一阵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道:“总指挥”
  
      桂永清双眼一瞪道:“我的话没有听到吗?还是我说的不够清楚?”
  
      “是!”那传令兵一溜烟的跑了。
  
      桂永清带着复杂的心情看了看王明宇道:“王明宇,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这个偷袭的方法是谁想出来的?是不是张将军?”
  
      王明宇知道这事撒谎也没用,一问就可以问出来了,于是坦然道:“报告桂将军,是卑职想出来的,因为我部与贵部的实力差距明显,所以唯有出其不意才能有一线生机。”
  
      桂永清一愣,王明宇这个马屁拍到他心里去了,桂永清就是认为自己的部队比这帮娃娃兵强,而且不止强一点点的问题。现在王明宇公开承认,他的脸上也好受多了,虽然输了,至少最高当局的心情好了,这也算一种补偿吧。
  
      桂永清拍了拍王明宇的肩膀说道:“你们这次很好,这次的演习,也给了我启发,希望以后你能来我的部队!”这句话,是桂永清发自内心的,因为他从王明宇身上看到了一种特有的军人气质,仿佛此人就是为军人而身一样,一般人遇到他都是战战兢兢的,即使面对最高当局,此人虽然有点点的紧张,或者说是兴奋,但是依然能够侃侃而谈,就凭这份气魄,也真是有大将之风。
  
      王明宇几人赶忙立正敬礼道:“谢桂将军!”
  
      说完王明宇又道:“卑职也愿意追随将军!”当然,这是客套话,谁都会说。
  
      这次的演习在这样的闹剧中,匆匆的收场,最后判定蓝军获胜的时候,不但红军,而且蓝军也有很多人都诧异不已。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次的行动都是在暗中进行,因为稍微一泄漏的话,那蓝军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这次整个的行动很快就会传到众人的耳中,所以现在他们的疑惑很快就会解开。
  
      到时候王明宇等人一下就会变成名人,俘虏白崇禧将军,包围最高当局的壮举很快就要得以传播出去了。不过这样也为接下来王明宇的前途,扫清了很多障碍,名人嘛,得到领袖的嘉奖,一切皆有可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