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四十七章 王团长

第四十七章 王团长


  
      第六十七师第110旅318团团部,位于浙江省宁波市西郊的一个山地之上。
  
      110旅旅长蔡炳炎带着新任团长王明宇一行人到了这里。看着这个地方,王明宇努力的寻找脑海中的记忆,但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肯定没有来过。虽然是在宁波,但是以前的王大少出门大多的目标是风花雪月的场所,对于这些穷乡僻壤还真是没有什么爱好,不过王明宇已经知道自己到了宁波,也就是自己的家乡了。
  
      团副张德恩一听通讯兵报告110旅旅座蔡炳炎来了,立刻让通讯兵召集所有连级以上的干部到会议室,然后张德恩决定亲自去迎接自己的旅座,就算在不给王明宇等人的面子,这个旅座的面子那是必须要给的,蔡炳炎可是他们的老上级了,而且为人正直,不迂腐,很得下级的爱戴,在军中的威望很高,许许多多的官兵都受过旅座的恩惠,因此,在110旅,没有谁能够大的过蔡炳炎,何况他本身就是旅长呢?
  
      “旅座,您怎么亲自来了呢?”张德恩略带献媚的笑道,让人觉得颇有点张飞绣花的感觉。
  
      蔡炳炎看到他这样,也是微微一笑,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张德恩一眼道:“我要不来,这里不就轮到你做主了吗?”
  
      张德恩被蔡旅长这么一说,有点尴尬的说道:“哪能啊?旅座,里边请,里边请!”
  
      蔡炳炎等人来到了会议室,会议室立刻全体起立,蔡炳炎旅长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王明宇等人则站在他的身后,蔡炳炎拿着任命书对着众人道:“任命!”,随即啪的一声所有在场军官都集体立正,然后蔡炳炎才道:“中央军校第九期学员王明宇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七师第一一零旅三一八团团长,军衔中校,随行人员由其自行安排,军衔一律为上尉。国民革命军最高军事委员会蒋中正。”
  
      “好了,各位都坐下吧,这位就是你们新任团长,王明宇,大家欢迎!”蔡炳炎说完过了一阵,才听到一阵稀稀拉拉的鼓掌声,蔡炳炎无奈的看了看这些人道:“好了,我今天来的目的也达到了,不过我要提醒各位一句,身为军人应当已党国的利益为重,不要因为自己的一点小心思就置军法于不顾,到时候军法无情!希望下回看到你们,是一个崭新的面貌!”
  
      说完,也不等众人说话,自行离开了,王明宇赶忙出去送蔡炳炎,这可是他的真正的上级,伺候好了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今天人家是来给自己打气的。
  
      等蔡炳炎走后,王明宇做到了团长的主位上,对着众人说道:“各位兄弟,这次我被任命为318团的团长,也是诚惶诚恐,倍感责任重大,希望各位兄弟以后能够互相扶持,共同把我们318团带出来。不过我先说明一点,现在有什么疑问可以向我提,但是一旦真正的开始训练等等,我希望各位都能够听从调遣,否则军法无情!”说完,王明宇的眼睛像利剑一样对着众人。
  
      张德恩看着王明宇的眼神,微微一愣,感觉到了一丝杀气,但是他想一个刚刚毕业的娃娃兵怎么可能有杀气呢?这杀气是需要长期的锻炼,不断的杀人才能形成的,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想到这,张德恩顿时有点不屑道:“团长,你打过仗吗?打仗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王明宇干脆的说道:“没有!”
  
      张德恩也惊讶于王明宇这般光棍,于是问道:“那你凭什么带我们?如果因为你的瞎指挥,让我们兄弟们白白牺牲了,你说怎么办?我们必须要对我们自己的兄弟负责!”
  
      王明宇还没说话,后面的孙大宝已经气不过道:“没有打过仗就不能带兵了?谁天身就打过仗?”
  
      张德恩盯着孙大宝怒道:“小兔崽子,你算哪个葱?老子参军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
  
      孙大宝刚准备驳斥他,王明宇挥手示意孙大宝停下,随后对着张德恩问道:“请问你是?”
  
      张德恩道:“318团中校副团长兼参谋长张德恩。”
  
      王明宇一听原来是他啊,笑道:“张团长,我知道,我王某人的到来让你的团长没有当成,你心里有气,换成是谁都不好受。其实我的本意是去上海,首先我想告诉大家,这个任命不是我王某人争取的,是蒋委员长和几个将军共同商议确定的。我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他们照顾到我还年轻,想把我放在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地方,不瞒各位,我的家乡就是这里,宁波!”
  
      这些话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说出来,还是让张德恩老脸一红,说了那么多深明大义的话,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不就是因为这个人把他团长的位置给抢走了吗?
  
      王明宇继续说道:“我呢也是没有想到,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能够担此大任,但是既然上面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就会好好的把握它,没有理由去浪费它,人生充满了挑战,我们必须去克服每一个困难,才能取得胜利。这样吧,张团副,我知道这部队抱团扎堆的现象很多,我可以算一个外来户,不受大家待见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换成是我,也可能有这个心思,人之常情,无法避免!”说完,几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笑,已经没有刚才剑拔弩张的样子了。
  
      王明宇又继续道:“我认为实力是要到战场上去证明的,我们虽然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但是我们也愿意与你们比试一番。如果你们赢了,我自己申请降职使用,在张团副的手下干一个营长,连长随便你。但是如果我们侥幸获胜,还请诸位以后能够配合我,不然军法如山,休要怪我无情!”
  
      既然王明宇打开天窗说亮话,张德恩几人焉有不从之道理,军人骨子里还是崇拜强者的,何况目前解决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个。
  
      张德恩和罗佳鹏赵国瑞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道:“行,既然王团长也是个爽快人,那我老张也不做那蹩脚的货,这怎么比你说。”
  
      王明宇笑道:“既然是你们不服我们,那你们说怎么比就怎么比!”
  
      一旁的罗佳鹏冷眼旁边,赵国瑞听到王明宇如此嚣张的话气急道:“癞蛤蟆打哈气口气不小!”
  
      张德恩也被王明宇这厮的态度给激怒了,吼道:“我也不叫外人了,你们那边七个人,我们这边也出七个人,比三样,你们能赢两样,我们就算输了,咋样?”
  
      王明宇始终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笑道:“行!”
  
      张德恩心里盘算了一下开始道:“咱们都是军人,当然不能比舞文弄墨的东西,军人就应当比实力,这三项我们就比耐力,格斗刺杀,和枪法咋样?”
  
      王明宇只是点点头,其他几人都笑着道:“你们还不如认输来的痛快点!”
  
      张德恩几人气愤道:“狗眼看人低!”,其实张德恩几人都是老兵了,这几项都是他们多年在战斗中培养出来的,比一般的士兵要强上不少,张德恩的枪法很准,几乎是弹无虚发,徒步行军的能力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在战斗的过程中,经常有的事情,刺杀那是和敌人硬碰硬的真本事,张德恩他们觉得,这些没有上过战场的娃娃兵不可能有他们这么丰富的经验的。
  
      不过看到这几个人有恃无恐的样子,张德恩心里也觉得有点怀疑?这些小毛头孩子真就有这么多本事?像自己算是个练家子,而且训练了这么多年,才有今天的成就,难不成这些人当真都是啥都会?说什么张德恩也不相信,照张德恩看来,应该是自己看不起这些新来的,居然被翻过来嘲笑了一番,实在是忍无可忍啊。
  
      其实按说一般的军校学生,这方面都还行,但是跟他们这些老兵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尤其是徒步行军和刺杀,不过可惜他们遇到了王明宇这些异类,注定他们的结局是悲惨的,同样他们跟着王明宇也是幸运的,这些他们以后体会的很深很深。
  
      张德恩几人道:“这样,今天也晚了,你们好好休息一下,别说我们欺负你们!明天早上,我当着全团的面宣布这件事情,有没有问题?”
  
      王明宇道:“没有,不过这事,不用你宣布,我自己来宣布,如果是你们宣布,如果输了,你们以后还怎么继续带部队啊?”
  
      这话王明宇说的一点没错,如果说他们主动挑战,输了之后,大家的心里就会更倾向王明宇这边,以后部队就不好带了,其实当兵打仗,很多人都不是为了保家卫国,都是为了当兵吃响来的。
  
      张德恩几人一听王明宇这话,心里也是微微一愣,看来这小子还不是等闲之辈,很懂得做人啊。不过也就一瞬间的想法,现在他们就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怎么能说送人就送人呢?
  
      王明宇几人还真是累了,一路的汽车颠簸,几人在散会完以后就准备去睡觉了。
  
      孙大宝上前道:“团长,明天赢了那几个混蛋,让他们滚蛋好了,看着我就不爽!”
  
      王明宇拍了拍孙大宝的肩膀道:“大宝,有些事情,要放在心里,如果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我也不会容他们,如果这次以后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他还是我手下的兵,以后也是我们的兄弟!”
  
      李贤宇随即笑道:“他们居然跟我们比这些,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啊?”其他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王明宇有点恼怒的说道:“你们这种心态要不得,不管任何人,都有他的长处,我们要正视每一个对手,往往不经意的一个失误,就能改变另一个人的命运,甚至改变一场战役的局势!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精心准备明天的比试,这是我们第一次亮相,当然表现越好,立足越快!他们都是老兵了,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你们如果不小心应对,上去肯定吃亏。”
  
      几人纷纷点了点头,“知道了,团长,放心吧,我们不会给你丢人的,我们去休息了!”
  
      王明宇点点头,几人说着就拿着行李,离开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