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抗战之血色残阳 > 第五十章 立威 下

第五十章 立威 下


  
      几人过来之后,张德恩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和王明宇握了握说道:“王团长,恭喜你们,取得第一场的胜利。在下佩服啊,不过说句老实话,一开始我们以为我们赢定了。可是我刚和你们那个队员交手之后,我就发现我错了。这些话我们留着以后再说,现在呢我们觉得王团长有资格担任团长,不过接下来的比赛我们还是要比的。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咱们男人嘛,一口吐沫一个吭。不知道王团长怎么想?如果您现在就提议结束,我们也不反对,我们已经承认你是我们的团长。”
  
      王明宇暗自笑一声,这样的激将法实在有点拙劣,于是说道:“男人嘛,就如张团长所说一个唾沫一口钉!输了就按输的来,赢了我也不客气!何况王某还是领先的一方呢?呵呵”
  
      这个时候的王明宇焉能不知道张德恩的一点小心思,如果接下去的比赛要是输了的话,那么这几个人肯定还是不会让自己这个团长做安稳的,虽然刚才的比赛自己震慑住了他们,但是只要接下来的比赛自己赢不了,那么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威望就会顷刻间土崩瓦解。如果现在不比直接按他们说的做团长,这样虽然有一部分人服气自己,但是以后的麻烦事不断,所以无论怎么样,这个都要继续下去。
  
      当然王明宇也没打算不比,这是个立威收服他们的一个好机会,想让这些官兵死命的跟着你,那么你必须展示自己的实力。首先让他们惧怕你,然后在给个甜枣,让他们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这年头,谁对他们好,他们就跟着谁,当兵吃饷,只要谁给他们吃,他们就为谁卖命,对于腐败到骨子里的党国高层,基本上已经无药可救了,不过王明宇从进入部队的那一刻起,就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去打造部队,当然还有敌人的缴获,日本鬼子这个运输大队长咱们还是要让它继续发挥它的特长的嘛。
  
      张德恩见王明宇这么说也高兴的大笑道:“好,对脾气!就按王团长说的来,大伙没意见吧?”
  
      张德恩现在已经一口一个王团长了,其实张德恩知道,自己没有军事委员会的任命肯定名不正言不顺,几乎不可能当上这个团长的,但是他就是想不让这个新来的好过,谁愿意在一个没本事的人手下做副手呢?这年头,弃部队于不顾,而独自逃亡的人长官,已经屡见不鲜了,一旦部队失去了主心骨,那这个部队就完了。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谁也不希望看到这个结局。
  
      赵国瑞首先表态:“我没意见!”其他几人也纷纷摇头,领头的都没有意见了,他们跟着起什么哄啊?
  
      张德恩笑道:“那好,那我就再次厚颜,定个路线如何?”
  
      王明宇点点头,道:“好啊,我们对这里不熟!还是张团副来定的好!”
  
      张德恩指了指营地外的那个山头道:“从这里到那个山头,一共二十公里左右,我们就比这个如何?”
  
      王明宇道:“一切悉听尊便!”
  
      张德恩道:“那好,我们速战速决!这就开始吧。谁先到山顶,谁就是胜者,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等那个兵枪声一响,我们就出发。”
  
      “行,那我们准备一下。”王明宇说完,就带着几人到了出发地点,等待枪声。
  
      王明宇对着几人说道:“这次的山地越野,没有负重,很简单,不过我希望你们给他们留点面子,以后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兄弟。”
  
      几人笑道:“放心吧团长,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王明宇道:“你们跟着我就行了。”几人纷纷点点头“砰!”随着一声枪响,张德恩几人飞快的冲了出去,王明宇也带着孙大宝几人开始了二十公里越野。
  
      王明宇本来是想给几人增加负重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明显是说自己的人背着负重也可以战胜张德恩等人,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如果王明宇要是这么做的话,那么就等于和张德恩几人刚刚修补好的关系,重新又进入冰谷。
  
      张德恩他们几个觉得,这个二十公里山地越野,他们肯定没问题,因为他们多年参军经常急行军,所以他们很有自信。
  
      但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的是,他们碰到的是一群小变态,这些小变态可是练了将近两年的负重跑,而且还在山地中,连续不断的训练了两个月的,这样的训练和真正的行军打仗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有目的的系统训练和无目的的训练,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差距会越来越明显。
  
      一开始张德恩优哉游哉的他们领先着,罗佳鹏笑道:“这回他们可不行了,这可是需要长期锻炼的,他们这帮军校的小崽子们,怕都是绕着*场跑两圈的主。”
  
      张德恩忍不住提醒道:“你们别小看他们,刚才比刺杀的时候不也是小看人家,结果还不是被人家赢了?大家少说话保存体力才是最重要的,这回赢了,一会还得打靶去。越野跑之后打靶,那可是高难度啊。”罗佳鹏立刻闭上了嘴巴,开始保存体力了。
  
      王明宇他们一路上始终默不作声,这是王明宇定下的规矩,在急行军的过程中,为了防止暴露目标的可能性,行动一律用手语。而这次的跑步自然速度是由王明宇自己定,反正大伙都是跟着他,他快其他人变快,他慢其他人变慢,也不需要说话。
  
      张德恩几人看着一直紧紧跟在身后的王明宇几人,心下也是有点奇怪,按说山路不比*场,山路难走一不小心就会崴脚,他们这些人能跟上他们,张德恩已经觉得很不错了,不过张德恩他们也无暇顾及这些了,因为这种长距离越野,开始容易,越到后面越难,古人有云,行百里者半九十,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你走一百里路,走到九十里,才算走到一半,剩下的十里路的难度,比前面的九十里路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张德恩和王明宇两队十公里的山路都已经跑完了,张德恩几人已经开始有点跑不动了,这种项目如果不天天坚持的话,很容易就支持不住,原先张德恩想远远的甩开他们一段距离之后,在放慢脚步,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很幼稚,他们跑的快,后面跟的快,他们跑的慢吧,后面好像也没有力气一般,放慢了脚步,张德恩越来越感觉他们是故意的,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
  
      罗佳鹏气喘吁吁的忍不住道:“老张,你看这咋回事?”
  
      张德恩无奈道:“我也没搞明白,我原先想甩开他们,然后我们休息会,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咬的很紧啊。”其实张德恩也看出来了,但是现在可不能说,他们现在跑的完全是靠意志力,一旦出现一个让他们崩溃的念头,那么就真的输了,现在张德恩看来,他们还有希望的,毕竟自己领先。
  
      赵国瑞头上汗淋淋,随即苦笑道:“这山路他们应该第一次跑啊?怎么可能跑的这么轻松?都十多公里了。我都快跑不动了。”
  
      罗佳鹏脸色一变,突然说道:“那我们也不能再输给他们,大家努把力!”
  
      就在这时候,王明宇突然加速,开始不断的接近张德恩,张德恩心里一紧张,就开始加速,这一加速不要紧,后面的几人一看张德恩加速,也加速了,如果按照他们刚才那速度跑的话,跑到终点没有问题,但是问题就是他们一下冲刺之后,几乎耗光了体力。
  
      果然王明宇不出所料,在跑到十六公里的时候,张德恩那边一个队员躺在了地上,脸色有点发白。不过张德恩狠狠道:“你在这边先休息一下,等我们到了终点在下来接你。”
  
      那人缓缓点了点头,然后目送了张德恩几人的离开。
  
      王明宇跑到这人的身旁,然后对着林文说:“背着他,跟上。”
  
      那人直摇摇头道:“背着我你们怎么跑?要是输了怎么办?你们跑吧,别管我了。”
  
      林文不说话,就背着这个人,默默的开始跑了起来,林文的身体素质本来就很好,在加上不断的耐力锻炼,虽然现在背着一个人,但是也能将将跟上。
  
      这个时候的王明宇才开始加速,渐渐的接近了张德恩几人,距离不足三十米,而且还是在距离终点还有一公里的地方。
  
      张德恩几人现在是凭借着超人的意志在坚持,长期的担任军官的他们忘了,他们急行军一般他们都是做马的。不过既然都坚持到最后了,为什么不能在坚持一会呢?战场上厮杀的狠劲这一刻也完全体现在了张德恩等人的身上。
  
      在距离终点还有五百米的时候,王明宇几人已经超过了他们,这不是最让他们诧异的,最让他们诧异的是,那天和张德恩交手的那小子,居然在最后还背着那个刚才他们丢在半路的同伴超过了他们。
  
      王明宇的这次超越,不单单是击败了他们的身体,同时也击溃了他们的意志。望着林文背上的那个连长,张德恩突然不跑了,然后似哭似笑的对着几人说道:“众位,王团长这个团长,我认定了!!”
  
      几人也颇有感慨的点了点头,望着王明宇几人挺拔的站在山岗之上,团部的那些人都充满了不可思议,不过他们也知道,接下的时间里,那个小年轻团长就是他们的长官了。
  
      张德恩几人满脸惭愧的走到了王明宇等人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