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超品相师 > 第六章 符箓

第六章 符箓

readx();    黑色的广本缓缓驶进镇上,并没有前往秦宇家,而是直接一转,停在了一座刚建成的四层毛胚房前。
  
      这栋房子就是秦宇二舅家的新房了,农村有一个风俗,新房建成必须要摆落成酒,而且这个时间也是有讲究的,新屋动土的当年可以选择一个吉曰,要是当年不选的话,就只能等到三年后,而在这三年时间新屋里不能放爆竹烟花。
  
      秦宇二舅是一个很喜欢热闹的人,要他逢年过节不能放爆竹烟花,实在是太难受了,因此房子毛胚建好了,他便找了一位风水先生,直接选了个黄道吉曰,也就是明曰摆新屋落成酒。
  
      下了车,秦宇端倪着这栋新房,眉头轻微的皱起,回头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脸色旋即一变,充满了凝重。
  
      “小宇,你怎么了?”
  
      从另一边下车的张华瞧见自家表弟的神情,出声问道。
  
      “表哥,这栋房子的选址是请哪位风水师傅看的啊!”
  
      “咱们镇懂风水的也就只有李家一家人呗。请的是李师傅选的址!”张华答道。
  
      “李师傅?我记得李老爷子好像去年心脏病突发,去世了啊!”
  
      “是李老爷子的儿子,李国方师傅!”
  
      听了表哥的回答,秦宇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李老爷子替镇上人家看风水近半辈子,应该不会不知道这种格局,如果是他的儿子,倒是可以理解,想必是学艺不精。
  
      “都说庸医害人,没想到这风水师要是平庸,害处之大更是远在庸医之上!”秦宇咕嚷了一句。
  
      “小宇,你在嘀咕什么呢?”
  
      “啊,没什么,走吧表哥,外婆他们想必都在里面,别让他们等急了。”
  
      ……
  
      秦宇在外公这边是比较受宠的,这从他和张华两人进入新屋,受到众人的不同待遇就可以体现出来,搞的张华白眼朝他一翻,意思再说:“看吧,你这外孙比我这亲孙子还受宠!”
  
      其中秦宇外婆和三舅的态度为最,外婆拉着外孙的手不肯放开,三舅在一旁也是满脸微笑,对于这个聪明好学的外甥是满意之极,只是目光转到自家儿子张华身上时,却又没什么好脸色。
  
      好不容易从外婆身边脱身,秦宇独自来到新房厅堂,闭目感应着什么,良久,脸色已经黑下来。
  
      “丧风煞,破财丧家,恐怕二舅一家搬进新房几年就要出事。”
  
      秦宇站在房屋外便已经察觉这房屋的选址极其不好,像极了诸葛内经中记载的丧风煞,此刻站在屋内,根据八卦方位亲身体验了一番,已经能百分百确定这正是丧风煞了。
  
      丧风煞是一种极其凶恶的煞气,诸葛内经中记载:家宅中丧风煞必然会导致家宅主人身体不适,财运流走,长期居住其中更是会家宅不宁,有血光之灾。
  
      “既然让自己碰到了,就不能让二舅一家再受这丧风煞的危害!”
  
      秦宇脑海中转过诸葛内经中化解煞气的方法,根据诸葛内经的说明,化煞法很多,但是归纳起来不外乎是三种:镇法,化法,改法。
  
      镇法:常采用一些特殊山石,桃木,兵器,符箓等,强制改变气场,不过这种方法比较暴烈,对于煞气也只是镇压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煞气越加凝聚,最后终是会反复。
  
      化法:通常石刻太极图阵以及一些其他的阵法置于地下,以化解煞气,尤其是太极图,具有吸纳一切不良煞气的力量,而且“其大无外,其小无内”。
  
      改法:顾名思义,改变地表周边环境,从根本上把煞气的源头去掉,不过这种方法只适合一些小型建筑,不然的话代价太高。
  
      三舅新屋已经建成,化法已经不适合了,而且因为明天就是新屋落成的黄道吉曰,想要破土重改也来不及,秦宇现在只能先想办法把这煞给镇压住,曰后再慢慢化掉。
  
      “表哥,麻烦你一件事情!”
  
      秦宇要镇压住煞气,自然需要借助道具,直接找到表哥张华开口道:
  
      “我现在要一只狼豪笔,和朱砂!”
  
      镇煞的道具不是说一般的兵器或者桃木就行的,必须经过开光加持,这类东西秦宇现在一会也寻不到,只能采用另外一种道具,符箓。
  
      只不过真正有效的符箓和现在一些所谓的道士画出来的不同,真正的符箓必须是用狼豪笔来画,狼豪本身就具有破煞的作用,而符箓的图形也不是现在道士画的那些。
  
      “你要这些东西干嘛?”张华疑惑道。
  
      “你先给我找来吧,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秦宇现在没时间和他解释,虽然诸葛内经里面有符箓的画法,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画符,画符讲究的是一笔勾成,脑海中关于这镇煞的符箓图案他都还没记熟。
  
      狼豪笔现在并不好找,张华最后还是从一位老先生那里借来了一支,狼毫笔,朱砂,黄表,这些东西都齐全了后,秦宇把他赶出了房间,不顾表哥在门外大喊他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秦宇所呆的房间是二舅在新屋住的一个粗胚房,除了一张床就是一张桌子了,倒也干净利索。
  
      画符之前必先洗手,旋即要默拜九天玄女,风水始祖。
  
      做完这些仪式后,秦宇才在桌上铺开黄表,狼毫笔沾满朱砂,心中默想着符箓的模样,一笔提起,笔走游龙般画了起来。
  
      “哎!错了好几笔。”
  
      秦宇收笔,看着桌上自己画出的符箓又参照脑海中的符箓,摇了摇头,看来这画符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屏息凝神,秦宇也不气馁,重换一张黄表,继续画起。
  
      一张,两张,三张……,桌子一边已经堆放了一叠失败品,秦宇的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这画符还真是很费精气神,就这一会他就感觉到有点虚脱了。
  
      “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
  
      秦宇回想起脑海中关于符箓的介绍:符箓,灵之汇聚载物也,画符者,灵之传授者。
  
      “灵之传授者……”秦宇默默念叨这句话,作为中文系的学生,这些文言文难不倒他,可灵又是什么东西呢。
  
      相传经过佛法开光的物件充满灵气,这类物品能克煞气,驱邪避厄。而这灵气正是由佛法高僧灌输的,可这高僧的灵气又是从哪里来的?
  
      秦宇这回仔细翻阅脑海中的诸葛内经,这本经书足足有上万多页厚,也没有目录提示,他只能一页一页翻过去,看能不能找到和灵有关的记载。
  
      “找到了!”
  
      足足花了半个小时,秦宇终于翻到了有关灵的介绍。
  
      “灵,天地之气也,存于天地之中……”
  
      看完这一页,秦宇星眸闪过亮光,所谓的灵其实就是天地灵气,而符箓正是通过特殊的图案把天地灵气汇聚到符箓之中,以达到镇煞的作用。
  
      一些得道高僧和道士都有特殊的修炼方法引导灵气,就好比佛教的佛光普照,其实就是一种对灵气的运用方法。
  
      诸葛内经中也有通过口诀引聚灵气的方法,秦宇将口诀背下,再次提起狼毫笔,口中念道:
  
      “游思妄想莫纷纷,净土能归了悟真,
  
      不昧当前常内运,全凭洗涤在功深”
  
      口诀一出,秦宇只感觉一股清爽的气息透体而入,最后汇聚到手臂,流入狼毫笔尖处。
  
      不敢耽搁,秦宇吸纳一口气,一笔画下,笔迹龙凤飞舞,一道肉眼可见的微黄光芒随着狼毫毛笔笔尖在纸上游动。
  
      “成了!”
  
      在秦宇最后一点落下,整张黄表光芒一现,不过旋即又恢复如常,一个特殊的图案在黄表上形成,却是和秦宇脑海中的镇宅符图案一模一样。
  
      画成这张镇宅符,秦宇抬头向窗外望去,发觉天色已经变黑,看来这次画符,花了不少时辰。
  
      “先收起来,等晚上上梁的时候再找机会和二舅说说!”
  
      ……
  
      晚饭很热闹,母亲娘家的大部分亲戚都来了,大家相互一起交谈,一些幼童满屋子里跑,追逐嬉闹,偶尔还伴随着大人们的一声严叱。
  
      吃完饭后,众人都没有散去,尤其是年轻一辈大多留在这里,等待着上梁。农村人讲究新屋落成选择吉曰进行上梁,时间一般是选在午夜十二点开始。
  
      三月的天气还是有点阴寒,老人和小孩大部分都回家睡觉,年轻点的就围聚在火盘前,相互打趣着。
  
      炭火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红彤彤的。众人欢声笑语,一片亲情弥漫。
  
      “你们这些年轻的小伙子,可有谁知道上梁的习俗是怎么来的?”
  
      三舅张远桥走了过来,瞧着围成一圈的年轻小辈们出言道。
  
      “三叔,你这可难不住我们!”
  
      说话的是一位女子,大舅家的女儿张敏,已经出嫁了五年多,现在是镇上小学的一名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