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超品相师 > 第十二章 铜钹山

第十二章 铜钹山


  
      次日上午,一辆越野车停在了秦宇家门口,秦宇提着一个麻袋钻进车内,越野车发动,快速消失在镇上。
  
      “秦大师,这次真要麻烦你了。”
  
      车上郝建国坐在后面,大舅开车,王秘书坐在前面,秦宇自然是和郝建国一起坐在后面。
  
      “替人看阴阳风水,本就是我们份内的事情。”
  
      这段时间,秦宇也看过其他的一些风水书籍,在融合诸葛内经也算是对风水师这个行业有所了解,风水师其实分阴阳两种,正如风水中分阴宅和阳宅,一个是为死人服务,一个是为活人服务,两者间的的差距其实还是蛮大的。
  
      现在社会的一些所谓的风水师不但给人看阳宅还给人看阴宅,其实压根就没有真正的了解风水,风水中对死人和活人居住的风水有着严格的要求,在古代,风水师们的分工都是很明确的,有的专攻阳宅,有的专攻阴宅,只有那些真正的大师才能做到阴阳兼顾。
  
      不过这些对秦宇来说都没有太大的问题,诸葛内经本就容括了阴阳风水学说,集诸葛亮的一生技艺传承,既可以看阳宅又可以给人看阴宅。
  
      越野车很快就驶出了县城,朝着山边呼啸而去,这一路倒出乎秦宇的意料,车子开的很平稳,水泥路一直蜿蜒着盘到上顶,犹如一条银蛇绕山。
  
      可能是瞧见秦宇的疑惑,郝建国出声解释道:
  
      “秦大师应该是很久没有来过铜钹山了,前几年这里被国家立项搞了个旅游开发区,这山路也经过了改造,倒是方便了游客上山游玩。”
  
      “是啊,我记得我当初来铜钹山的时候还是小时候,那时候都是石头路,车开着颠簸不停,一边又是悬崖峭壁,看着就让人心惊胆颤的。”
  
      不过虽然现在水泥路打好了,上山的路上,越野车还是放慢了车速,毕竟现在这里是旅游开发区,来往的车辆不少,加上山路盘旋,一边又是悬崖,秦宇的大舅也不敢开快。
  
      车子蜿蜒着在山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前方才隐约可见人家,和秦宇以前见到的土胚房不同,这些房屋都是平顶砖房,有的房屋外头还挂着空调机子,三三两两的人们坐在门外晒着太阳。
  
      车子没有在这里停下,而是径直朝里行去,来到一栋竹园前停下,秦宇眼尖看到竹园门口的几个大字:来客居。
  
      来客居的门口一位大肚腹腹的男子正昂首翘立,瞧见越野车停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快步走上来。
  
      王秘书从车上第一个下来,郝建国第二个下车,男子瞧见郝建国下车,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犹如一个弥勒佛一般,老远就伸出双手,准备握住郝建国的手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郝建国下车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和他握手,而是让开车门的位置,礼貌的让车内的其他人出来。
  
      “难道这车内除了县长还有其他大人物?”
  
      刘安山昨晚接到县长的电话说要来铜钹山一趟,又吩咐是因为私事,就不要打扰当地政府人员的正常工作,只允许他一个人来迎接。
  
      刘安山的脑海闪过这个念头,脸上的笑容更甚,这回却没有再伸出双手,与县长握手这是上下级关系很正常,但是要是其他的大人物,人家不一定会给自己这个脸,官场上讲究不能逾矩,不是谁的手都能随便握的。
  
      秦宇本想从另一侧车门下车,不过瞧着郝建国特意给他礼让位置,也就跟着从这边下来,这一下车,溪水潺潺流动的叮咚声,鸟鸣清啼声便传入耳中,不禁让他心神一震,这因为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而产生的疲劳一下烟消云散。
  
      “这莫不是市里哪位领导的公子来这游玩,不过能让县长亲自作陪,这起码得是市里前三把手家的公子。”
  
      刘安山瞧见下车的秦宇,内心猜测,这么一位年轻人论职位肯定不高,那么能让县长这么礼待的只能是因为家世了。
  
      一伙人都下车后,郝建国仿佛这才看到站立在一旁的刘安山,伸出手和对方轻轻的点了下就收回,说道:
  
      “刘主任,这次我来铜钹山是因为一点私事,你没有通知管理会的同志吧。”
  
      “县长放心,您今天来这里的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不过管理会的同志都很希望县长能给我们指导指导工作,让大家工作更有动力。”
  
      “哈哈,你们的工作做的很好嘛,等下次我有空再来参观下同志们的工作成果。”
  
      “哎呦,县长您可要说话算话啊,大家可都盼着县长您能来给大家指导下,这消息要是让大家知道铁定要兴奋死。”
  
      刘安山仿佛捡到什么宝贝的表情,一脸的激动,一旁瞧着的秦宇看着有趣,这刘主任也是一个妙人,一般的机关员工对于县长恐怕也就停留在电视上的印象,又哪会因为县长到来而兴奋,不过从这刘主任的口中说出来,好像县长就是大家的指明灯,主心骨。
  
      “王秘,张镇,你们也是稀客啊,这位是?”
  
      刘安山和王秘书还有秦宇大舅都互相认识,毕竟县城就这么大,这几位都算是县长的心腹,之间肯定有所了解和交流,只是在来到秦宇跟前时却不知道该怎么招呼。
  
      “刘主任你好,我叫秦宇。”秦宇主动伸出了手出声道。
  
      “秦公子,欢迎来铜钹山游玩。”
  
      刘安山脸上笑容不变,双手握住秦宇的手摇晃了几下才放开,脑海中却是回想市里姓秦的领导干部,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有哪个领导是姓秦的。
  
      “县长,今天中午咱们就在这来客居解决吧,这家店的食材不错,都是山上的东西,卫生什么的也搞得干净。”
  
      和众人都打过招呼后,刘安山又再次回到郝建国身边建议道。
  
      “秦大师你看呢?”
  
      郝建国的称呼让刘安山疑惑不解,这么一位年轻人怎么被县长称为大师呢?其实郝建国也是没有打算瞒着他,都是自己的心腹,叫让他来这等候他们,也就打算把事情告诉他了。
  
      这一点秦宇也能猜到,也就不藏藏掩掩,直接问道:
  
      “这里离县长家的祖父的坟墓还有多久的路?”
  
      “我祖父葬在石峰岩那边,开车过了九仙湖也就徒步半个小时就差不多能到了。”
  
      现在是十点多了,到了那里恐怕也就中午了,秦宇估摸着时间最后点了点头,道:
  
      “那咱们就吃了饭下午过去吧。”
  
      刘安山瞧见秦宇说完后,县长也没反对,就开始把众人请进了一间竹房,别看这竹房从外面看不起眼,一进入房间,秦宇才发现竟然是别有洞天。
  
      整个地上铺着厚厚的红绒毛毯,一张圆形桌子摆在中间,两侧挂着一副仿郑板桥的桃竹画,一个角落处还点着沉香,起着驱虫的功效。
  
      众人落座,郝建国本想叫秦宇做主位,不过被他推迟了,刘安山出去安排菜肴,王秘书笑呵呵的说去上个厕所也跟了出去。
  
      对于王秘书出去的目的,在座的都心知肚明,显然是去解那刘主任心中的迷惑,顺便也交待一些事情。
  
      “县长,秦大师咱们中午整一盅?”
  
      刘安山安排好了菜肴就进来了,出声询问道。
  
      “你们整吧,我不怎么喝酒,下午还有正事要干,就不喝酒了。”
  
      秦宇摇摇头拒绝了,郝建国也同样拒绝了,自家的祖坟事情还没有解决,他同样没有心情喝酒。这两人不喝酒,其他人也更不好开口了,众人坐着由刘安山讲着山里的一些趣事来活跃气氛。
  
      “滴滴吧吧!”
  
      一道汽车的喇叭声从门外响起,想来是因为大舅的越野车停在了门口挡住了其他车辆进来,秦宇大舅闻声与县长打了个招呼出去看看,刘安山野跟了出去,毕竟到了这里他是地主。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两人都没有很快就回来,秦宇反而听到了一些争论声,其中夹着一些普通话,好像是外地人和刘安山在争论。
  
      “我出去看看吧。”
  
      秦宇起身走出门外,只见三辆悍马停在了大院中,院中站着十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位女子带着一副墨镜,一身黑色披风,长发飘舞,一双长筒黑靴衬托出一份野性美。
  
      “这县城真是小啊。”
  
      秦宇认出了这女子,正是在风水街想买他罗盘的那位,而与刘安山正在争辩的是一位青年男子,秦宇也听清楚了他们争辩的原因。
  
      原来这来客居最出名的一道菜就是:腊肉炖食冷。食冷是本地话的叫法,学名叫做田鸡,又有人称为癞蛤蟆。
  
      客来局的食冷都是从乡野山林的泉涧中抓到的,这种食冷色泽深黄,肉质细嫩,香味浓郁,口味甚醇,配上自家制作的腊肉,再用柴火去炖,味道令人食之入髓。
  
      不过铜钹山经过这几年的旅游开发,食冷的数量逐渐减少,而且食冷又是一些蛇类口中的美味,尤其是铜钹山出名的五步蛇,山里人都有一种说法:食冷所在之处,必有五步蛇匍伏。
  
      尤此可见要抓捕野生食冷的困难,来客居每个月从农户手上收到的食冷也不超过五十只,这价格也是昂贵。
  
      刘安山为了招待好县长,昨天特意和来客居的老板打好招呼,预留了十只食冷,而来客居总共就剩下十二只食冷,这伙人也是冲着食冷来的,本来听老板说只剩两只了,也是无奈,可刚看到厨房的厨师从大缸中捞出十只食冷,这下不干了,尤其是听到对方也就五个人而已,哪里吃的下这么多食冷。那青年男子便找老板讨论愿意出双倍的价钱从对方手里买五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