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超品相师 > 第二十二章 迁坟 二

第二十二章 迁坟 二


  “秦先生,这墓地可有什么风水说法。”
  来到新墓地前,莫咏欣出声问道。其他的人也都望向秦宇,这选择墓地自然是有风水讲究的,众人都等待秦宇解释。
  “墓地风水讲究朝山美,与案有情。”
  秦宇手一指对面那座山峰,说道:“这墓地所对之山就叫做朝山,朝山高则穴高,朝山低则穴低,朝山高恐被凌压,穴宜上聚,朝山低,恐防气散,宜下砂寻穴,你们看对面这山,只堪与悟道尖山腰齐平,因此这墓地位置应取这半山腰位置。”
  众人顺着秦宇的手势看去,对面那山确实不高,秦宇又一指脚下,继续说道:
  “除了朝山,墓地风水更加讲究明堂聚气,看这一块地形,地势平稳,毫无山坡陡斜之感,两侧土坡斜高,刚好挡住了风,山地点穴讲究坐满朝空,这明堂敞亮,正是一块风水之地。”
  明堂容万马,水口不通舟。诸葛内经中详细的说明了明堂对于一块墓地的重要性,在郭璞的葬书中也曾提到:“气乘则风散,界水为止”,这界水之地就是明堂,肯定是风藏水聚。
  “不过,这块地方风水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水了。”
  秦宇话语一转,径直来到这溪泉处,此处石匠师傅按照秦宇的要求做了一条回廊水渠,不过还未把溪泉引流进去。
  “风水风水,如果没有水聚之处,就不能算是一块风水宝地,你们看这条溪泉,从峡谷山涧中流出,经过明堂,却形成一个漏斗状,在风水中水象征着财气,福气,这水成漏斗,却是大大的漏财之兆。”
  “既然这样,那为何秦大师你还要选择这块地方?”
  有人不解,疑惑出声问道。
  秦宇看了眼那人,笑了笑,解释道:“这世上纯自然风水宝地何其少,加上历朝历代的风水高人帮助别人寻这风水宝地,这纯自然形成的风水宝地已经是极其稀少了。”
  秦宇这倒不是虚言,这段时间他察看了不少风水大师们的巨著,也从中了解到一些信息,风水宝地谁都想要,这么多年下来,哪还有多少纯自然形成的风水宝地,后来的风水大师更多的是对墓地的风水进行改造,只要满足一两个宝地的特点便通过改造地势,增加建筑等方式去改变风水地势。
  这也是为什么从明代以后很多世家贵人的墓地外边多建筑,而古代人的墓地一般是墓地内多玄机的原因之一。
  “除了水形,这水口的位置也是不好,从罗盘上方位来看,这水从右倒左,向上丙位出去,兼亥位,这样的的格局在风水中叫做‘贼首定遭凶’,下葬后,初代子孙大富大贵,二代子孙不出人伦立嗣,三代子孙就多跛脚,疯子,此后单代相传。”
  “那这新建的水渠回廊莫非是用来改变水形和水口的?”
  在场都不是傻子,听到秦宇讲述这水的危害,却又仍然选择这块墓地,再看到这新修的水渠,众人都已经明白了。
  “不错,这水渠确实是用来改变这水形和水口来用的,右水左到,从丙位出,本是好水,只是犯了亥位而已,如果把它引导到子位去,就是一条好的水脉。”
  秦宇把这些给众人讲明,不过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坟墓已经挖开,秦宇在讲解的时候,已经有人摆好的案桌,上面重新摆满了祭品和一些道具。
  和破土挖坟的动作一样,秦宇照例拜祭了四方山神,又请老者将引魂翻插在正中央,寓意引祖先灵魂归来。
  点燃阴宅地契,表示此处墓地已经是有主之人,其他孤魂野鬼莫要靠近,又念了往生超度经,众郝家子弟虔诚叩拜一番,便开始下一步:下棺。
  下棺之前,秦宇拿起三张黄表点燃掷入穴内,这叫暖穴,暖穴完后,他又把红麻布袋装的血水土给洒下穴内,铺上五彩粮,做完这些后才朝其他人点了点头。
  八位抬棺的青年接到示意,一手绑上五彩绳,一手抬棺,四平八稳的把棺材放入穴中,秦宇站在穴内,拿出寻龙盘,时不时的挪动下棺材方位,这是在定向,位置容不得一丝偏差。
  所谓定向就是指棺材头的朝向,这是下棺最重要的步骤,棺材位一定要朝旺向,这天地方位共有三十六向,向位定错,对子孙后代的影响甚大。
  摆弄了十几分钟,秦宇终于确定棺材朝向旺位,从墓穴中出来,从怀中掏出两张符?,这两张符?是秦宇昨日画好的,来自于诸葛内经符?篇,名为安坟符。
  把双符扣在棺材一头一尾,秦宇双手合叩,口中开始吟唱,开始声如细蝇,逐渐变大,到最后声若钟鼓,山林回响。
  “天门正开,地户遇闭,金鸡正鸣,玉兔正咬,生魂散尽,死魂遂方,亡人已向西方,死魂还来入墓,东遇王公,西遇王母,安镇中央戊己土!”
  秦宇的声音响彻山林,招魂幡无风自动,案桌上的一米八高香烟气缭绕,尽往坟墓飘去,众人只见烟气把整个墓穴笼罩,树林中的飞鸟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全部展翅飞走,此刻除了秦宇的吟唱声,一片寂静。
  “赫赫扬扬,日出东方,吾今受郝氏子孙之托,前来安坟,金蛇归洞,玉鼠归仓,妖邪鬼魅,你等还不退去,让主人归位。”
  秦宇怒目一睁,凝视着西角树林深处,他的话语刚落,西角树木作响,悲风哀鸣,一阵呜呜之声,充满幽怨。
  “此坟乃郝氏族人之墓,你等本就是孤魂邪魅,又怎能受的了香火,安得了这吉宅!”
  呜呜~呜呜呜~
  秦宇话语一落,西角树林的悲风更甚,似乎在回应着秦宇。
  “这难道真是鬼魂?”
  莫咏星的脸色变得苍白,不止是他,在场的众人都寒毛竖起,这场景太诡异了,加上秦宇话中的意思,这一刻众人望向西角树林,感觉那里仿佛隐藏着一些可怕的东西,在暗中盯着这坟墓。
  哀鸣的西风持续了一会,最后终于消散,仿佛有什么东西离开了一般,众人齐松了一口气,刚那场景真是吓死他们了。
  秦宇内心中也是长吁一下,他的后背已经湿透,这诸葛内经中记载,山地安坟最容易引起一些东西惦记,尤其是越好的风水之地,就越容易引来这些东西,没想到果然灵验了,还好自己准备好了安坟符,不然被这些东西鸠占鹊巢,他做的一切就白费了。
  想到这,他还有一丝庆幸,这块墓地的水形和水口他还没有动手改造,不算一个好的风水宝地,不然只怕会招来一些更加强大的东西,他也不一定能压的下去。
  接下来就是封土掩埋了,这些事情有郝家的人去做,秦宇来到了莫家姐弟面前,发现莫咏星看自己的眼神很怪,有点忌惮和害怕。
  “秦宇,刚刚那西边真有鬼魂,你在和他们对话?”
  “鬼魂?其实是什么东西我也说不清,我更愿意把他们说成一种和人类气场不同的气。”
  “气?”莫咏星不解。
  “用我们风水师的话来讲,世界万物莫不是由气生成,不同的物种之间的气场不同,相同物种之间的气场也是有所差异,就拿我们人类来说,从根本上来讲我们的气场都是一样的,只是到个人的时候又有所不同,用辩证法的角度来说就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
  “所谓鬼魂,其实在我眼中,是一种经过特殊的形式形成的气,人的气场死后不一定会消散,因为某些原因产生变异,形成了一种新的气场,而我们对于这种气场又不了解,因此就把他称为鬼魂。”
  “既然是气场,那为什么没迹可循?”一旁的莫咏欣若有所思,继续问道。
  “其实也不是没迹可寻,不管是现代还是以前,都有很多鬼魂的传说,甚至在农村还有一种说法,刚出生的婴儿能看见鬼魂,这就说明鬼魂的气场其实和出生婴儿的气场相近,甚至再某些方面上鬼魂比婴儿还要脆弱。”
  秦宇凯凯而谈,这些并不是诸葛内经里面的内容,而是他自己的理解,获得诸葛内经后他便曾经研究过鬼魂一说,也在网上查过很多资料,最后才得出一个这样的结论。
  “既然鬼魂是一种特殊的气场,那刚秦先生是怎么和他们沟通的呢?”莫咏欣眼瞳明亮,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我们知道气场其实都是因为相同的频率的气形成的,就好像我们的电波一样,不同的电波之间的频率不一样,但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我们可以短暂的把电波的频率调到相同,或者调到能与对方进行沟通的频率就可以了。”
  “气场频率也能改变?”莫咏星惊讶,嘴巴微张,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秦宇瞥了眼他,笑了笑,说:“当然能改变,风水师给人看风水,其实就是改变气场,形成一种有益于活人或者死人的气场,这种气场可以传递给死者后代,就是我们说的祖宗保佑。”
  “那岂不是说,人也可以变成鬼魂?”
  “理论上来讲这是可以的,不过这条件太苛刻了,据闻古代一些高人异士倒是可以灵魂出窍犹如鬼魂夜游,只是现在却是再也没有听说过了。”
  诸葛内经里就记载,诸葛亮曾经子夜灵魂出窍去打探敌军动静,不过要想灵魂出窍,进入夜游的状态太难了,除了自身要有高深的修为,更是要借助一些特殊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到现在已经差不多绝迹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