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神天道 > 第六十一章 这便是下场

第六十一章 这便是下场


  “你为何玄灵之力,会如此磅礴?”
  身处爆炸中心的林庭,此刻身上早无一处完好的衣物蔽体,如今的他,倒更像是一个乞丐。惊叹林玄的玄灵之力无穷无尽的同时,更是大口的喘着粗气,光着肌肉结实的臂膀,以及裸!!露的大腿。
  “为何?你还不配知道!”
  同种境况下,林玄的浑身上下,除了重要部位,被破碎的衣物遮蔽以外,其他的地方,也皆是裸!!露在空气之中。
  只是这狼狈,也只是衣服上而已。至少他比起早已气喘吁吁的林庭来说,依旧体力充沛。至少可以这么说,此刻的林庭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一旦玄灵之力损耗殆尽之际,那便无异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话毕,林玄的一招斩天击再次出手,生生的打在林庭的身上。而斩天击的撕裂效果,直接在林庭的身上,撕开一道十余厘米的狰狞伤口。
  “啊……”
  林庭一阵吃痛,咬紧牙关,双拳紧握,怒目直视林玄:“今日比试,就此作罢如何?”
  显然在见识到如今的林玄实力后,他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畏惧。
  “给我跪下道歉,我倒是可以考虑手下留情!”林玄不屑的看向林庭道,如今林庭之所以这般退让,不过是畏惧了自己的实力而已。
  当日胯下之辱,骨裂之痛,以及林月伤心的眼泪,和为自己担忧的模样,一幕幕如同画面一般,在林玄的脑海中不断的重播。
  得出的结果,只有一个:此仇必报,林庭之罪,不可饶恕!
  “你莫要欺人太甚!”
  听得林玄的条件,林庭瞬间暴跳如雷。男儿膝下有黄金,可跪父母长辈,岂能下跪于其他人?
  但是当日他种下的因,今日林玄便来还他的果,这也可谓是冥冥之中理所应当的。
  “我就是要欺你,又如何?”
  说话之间,林玄已出数十拳,招招到肉,更是拳拳见血。
  无可抵挡下的林庭,竟突然整个人暴走起来,双目赤红,浑然不顾满身的血液,旋即发出大笑:“哈哈……”
  “既然如此,那便同归于尽吧!”
  话毕,林庭眼中,先是一丝怨恨,再然后便是一丝决然。下一刻,林庭周身的玄灵之力,较之先前更盛一分。整个身体开始膨胀起来,直到足足增大了原先两个左右的大小时,才停止下来。
  “想自爆?”
  “我若不同意,那便是痴心妄想!”
  林玄看出他的念头后,突然间释放丹田内寒水珠的渗人寒意,瞬间便将林庭冻结成冰。
  自爆,那是修玄者,疯狂吸纳玄灵之力入体,使其身体膨胀,直到再也无法吸收之时,那么此刻便只需要,用身体爆炸之法,将饱和的玄灵之力快速释放而出,造成威力巨大的爆炸,以求能够与敌方同归于尽。
  就拿引玄境三重的林庭来说,他的自爆,便能相当于引玄境六重修玄者的最强一击。
  但是自爆威力虽然巨大,但却会将三魂七魄尽皆毁灭,使得自爆者,永远失去进入六道轮回,而投胎转世重修的机会。所以基本上很少有修者,会使用这等方法。
  将林庭冰冻之后,林玄心中松了口气,他并未想到这林庭会如此刚烈。这一点,的确是让林玄有些佩服。
  但是佩服归佩服,报仇归报仇,这一点林玄分的很是清楚。
  而林庭因为身体被冰冻的原因,说不得话,只能看着林玄一步步的走来。
  “你我同为林家人,希望今日之后,你我能够一笔勾销所有恩怨。”行至林庭面前之时,林玄又道:“但是今日,你欠我的必须还我!”
  林玄挥手之间,冰块变成碎渣,落在地上,嚓嚓作响。林庭带着不甘的神情,只能干瞪眼,却毫无它法,因为他的全身上下,冰冻虽已解除,但却也早已被麻痹的动荡不得。
  “啪……”
  林玄抬起一脚,便将林庭踹出擂台之下,当然这一脚,他并未动用全力。但纵使这般,也足够林庭难受的了!
  “噗通!”
  林庭跌落地面之际,空气爆炸停止之时,林玄宛若一尊杀神,负手而立于擂台之上,威风八面,一脸傲气扫视全场,对着众多林家小辈警告道:“以后谁再敢动林月一下,这便是下场!”
  静!
  安静!
  全场出其的安静!
  此事因林月被林磊欺负而起,林玄自是害怕林月以后再被欺负,毕竟他不能时时刻刻的守护在林月身旁。索性直接在擂台之上,宣布了此事。
  其实即使他不说出口,今日之后,这林家小辈,也必然无人再敢动林月半根汗毛,毕竟林玄与林月的关系,其实大家都知道。然而就算抛开林玄不说,她还有个哥哥叫林非!
  “林玄哥哥!”
  林月站在台下,激动不已,之前她还担心林玄变强之后,会让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但是此刻却无需再有这般担忧了。
  当林墨岩宣布完最终结果后,一干看戏之人,也尽皆散去。不过走之前,大都用敬畏的眼神,看向林玄。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此刻的林玄就是无人可比的天之骄子,当之无愧的本届族比第一人。
  他用一月时间,连续突破五重修为,踏入引玄境!
  一个超越肉身力量极限的天才,用事实行动告诉他们,玄灵之力并非是力量不能战胜的!
  成为流云宗弟子的林庭,也并非不可战胜,只是他们太弱了而已!
  最关键的是,林玄还能跨越两阶战胜对手!
  ……
  当然这些只是他们所看到的,若是他们再知晓,同为小辈,林玄却以个人胆识,同时得罪了两大英雄团,会怎么想?
  若再知晓林玄还是一名尊贵的阵灵师时,他们又会如何崇拜?
  然后再得知林玄的兽灵,还是兽域四大神族之一,青龙一族的公主之时,他们又会如何惊讶?
  当然,这些他们都会知道,只不过不是现在。而当他们知道后,林玄必然已是他们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
  散去的众人,自是不知道,林玄已被林墨岩喊到屋内。
  这会客厅,林玄随林战骁来过。不过这次,林战骁却不在。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居于主位的是林墨岩,以及林家如今唯一的破玄境强者林然。居于次席的乃是林家的一众主管人,这其中林默山、林墨水自然也皆在其中。
  不过如今的他们,虽然依旧怨恨林玄,但却也不敢太明目张胆。毕竟林玄所展现的天赋在那,势必会受到林然的特殊照顾,最重要的是,林玄以后的成就,也必然会是他们所仰望的。
  “不知林叔叔,将林玄带到此处,所为何事?”
  林玄神情恭敬,毕竟以林墨岩对他的照顾,也确实值得他那么尊重。毕竟当初,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将他当做废物对待之时,也只有林墨岩对他依旧如初。
  当然还有这个林然,虽然表面上苛刻,但却也并没有为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