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的娇美秘书 > 第一卷_第2章 美丽的校花

第一卷_第2章 美丽的校花


  正说着,便看见酒店门口突然跑出一个女生,远远的对陆倩说:“菲菲,你快来,大家都等着你喝酒呢!可不许半途溜了。”
  这女人浓妆艳抹,脚下还蹬着高跟鞋,看起来也颇有几分姿色,正是李飞高中同学孙瑶。此刻孙瑶是奉了所有男生的命要把大校花拉回去呢!
  陆倩从前就是校花,如今出落得更是让男人心头狂跳,也不知多少男生梦里惦记着这位美人!而尤其让这帮男生兴奋的是,听说陆倩前不久才刚与前男友分手,现在正处于感情的空窗期,男生们自然是不会放过她。
  虽然脸上道貌岸然,但背地里,谁不想一亲芳泽呢?
  要是在参加同学婚礼的时候,顺带拐带个校花,简直是人间美事啊!
  陆倩架不住男同学使坏,也不好意思拒绝,不知不觉喝了许多酒,她担心喝酒误事,所以赶紧找个借口出来透口气,却没想到居然会遇见李飞?
  而此刻,孙瑶自然是被男同学推出来找陆倩的。这个婚宴要是没有陆倩的话,无疑是少了无数乐趣。
  看见李飞孙瑶也是惊讶难言,似乎没想到李飞会来参加张茹的婚礼。于是孙瑶结结巴巴的问:“李飞你……也是来参加婚礼的?”
  “对,孙姐你好,不过你长得越来越漂亮啊!”
  李飞点头,对别人的惊讶不奇怪,毕竟前男友参加婚礼还是不多见。
  “呸!一句孙姐把老娘叫老了,你得喊我孙妹子,我可永远都活在十八岁的天空。”
  孙瑶瞪了李飞一眼,又道:“那你怎么现在才来?十二点开席,现在都快一点了。”
  孙瑶心直嘴快,李飞便用惊异的目光看陆倩:“十二点开席?”
  陆倩脸一红,还是轻轻点头。
  李飞终于明白陆倩为什么劝自己不要参加婚礼了。
  当初张茹打电话给李飞请他参加婚礼的时候,李飞还再三确定婚礼举行时间,担心迟到。张茹都回答说是中午一点。
  但怎么变成十二点开席?也没人通知他。
  而陆倩冰雪聪明,只怕从这时间上已猜测到许多内容。李飞虽然不想认为这是张茹故意的,但改了时间没通知到他,显然十分不妥当。
  李飞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只见孙瑶伸手一拉,把李飞与陆倩都拉上,嘴里道:“哎呀既然来了,那就都进去喝酒吧!正好李飞也来了,陆倩你可得多喝几杯。”
  李飞身不由己被孙瑶拉着往里走。走进酒店,只见里面满满当当摆着酒席,怕不有三五十桌。
  孙瑶把二人拉到同学那桌,只见一张桌子上围了十几号人。都是从前李飞的高中同学,凭借不错的记忆李飞居然都能叫出名字。
  于是李飞就一一打招呼散烟。
  不过有几个自持身份挺牛逼、混得挺吊的人,只是傲慢的看了看李飞,烟也不接。
  李飞只是笑笑并不介意,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以为自己多赚了两个钱就自认为牛逼了。经历太多让李飞看尽人间沧桑,也不会把这种小人物放在心上。
  但大多数人与李飞的关系很不错,李飞与他们聊得很是开心。
  新郎新娘此刻在远处敬酒,也不知道李飞来了。孙瑶四处找凳子给李飞坐,但找了半天也没发现凳子。找来服务员问:“服务员,怎么没有凳子?”
  酒店服务员道:“对不起我们是按照人头来放凳子的,你们桌的人数刚好。”
  孙瑶皱眉道:“刚好?我这不还有个同学吗?”
  “可是来宾里没有他啊!”酒店服务员也是满脸无辜。今天结婚的人那么多,凳子不够用,叫她去哪拿?
  陆倩脸色一变,心道张茹叫人家李飞来,不但告诉错误的时间,而且还连凳子都没准备,这是要搞什么?瞧不起人也不用这样对不对?
  目光不由担忧的看向李飞,却见李飞居然不怒不急,笑道:“没事,我站会。”
  但孙瑶却摇摇头:“这哪能行?我去和张茹说一下。”
  孙瑶还真去了,一个叫方庆的瘦子赶紧说:“李飞,先坐我这。”
  李飞走过去和瘦子挤一挤,一个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听说在附近拉土方包工程的胖子就自顾自的掏出一支中华烟,然后用露屁股打火机潇洒的点上,皮笑肉不笑的问:“李飞,这些年混哪呢?”
  “在国外。”
  李飞记得胖子叫胡大庆,中学时代就一脸的江湖气,高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在江湖上瞎混,现在自认为也算是有了江湖地位。
  李飞刚才敬他烟,他看都没看,嫌档次低。
  “国外?”胡大庆夸张的说:“那还挺洋气啊?!是在赞比亚还是刚果金啊?或者索马里?津巴布韦?我们这帮国内农民还真比不上。”
  四周传来隐隐嘲讽的笑声,陆倩皱皱眉,觉得胡大庆表情有些过分。
  却见李飞笑笑道:“确实在索马里呆了一段日子,后来混迹中东,比如叙利亚,还有阿富汗也混过。”
  胡大庆顿时一愣,本以为李飞会急眼然后说老子在美国或者法国或者英国这种发达国家。而胡大庆之所以捡这些穷国家说,是背地里嘲笑李飞居多,却没想到李飞还真的在这些穷国?
  胡大庆大笑起来:“我艹,你他~妈还真在这种卵dan大国家?挖煤呢?多少钱一个月?有没有一万?我手底下拉土方的老子都开上万的工资。”
  李飞摇摇头:“这要看情况,不是很稳定。”
  胡大庆鄙夷的说:“妈~的,就这还保密啊?以为出趟国就JB牛逼了?估计还是穷吊一个。”
  陆倩觉得胡大庆这话说得难听,轻声道:“大庆,都是同学,人家李飞也就说不是很稳定而已。”
  陆倩猜测李飞估计在外面混得不如意,所以不好意思说收入吧?毕竟在座的男生只要稍微有点成绩哪个不是牛皮吹上天希望引起女生的注意呢?但她相信李飞的才华,事实上在高中时代陆倩就约莫有些崇拜李飞的,那时候李飞成绩好,后来更是以省状元的身份考取了全国前五的西昌大学,是不折不扣的才子。哪怕李飞现在不如意,以后也有成功的机会。
  所以当看见胡大庆埋汰李飞时,陆倩忍不住帮李飞说话。
  谁知陆倩不说还好,一说胡大庆更来劲了。当初读书的时候胡大庆就JB不爽李飞,以为会读书就特么牛逼?傻蛋,他胡大庆叫两个混子就能把这吊打瘸咯!
  尤其胡大庆早就垂涎陆倩这等绝顶美色了,中学还写过情书呢,不过被陆倩丢进垃圾桶了。
  如今自己包了拉土方的生意,手底下十几台泥头车,小弟也有好几十口,自认为有资格追求陆倩,心头还盘算着把陆倩灌醉,然后打一炮呢!没想到陆倩居然给李飞说话?
  胡大庆气得鼻子当场就歪了,沉声道:“什么叫不稳定?有钱就有钱,没钱就没钱,装毛?!妈的,我最他妈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穷逼一个还死喜欢装,艹!”
  李飞再好的涵养此刻也恼了,更何况面对胡大庆这种人他的涵养一向不好,于是李飞抽口烟笑眯眯的说:“我不稀罕装,不过胡大庆,有两个臭钱就瞧不起人了,其实你就是个渣,自己是狗屎,看别人也像狗屎。”
  “你说什么?”
  胡大庆“嗖”的站起来,满脸愤怒:“有种再说一遍,信不信老子叫人打断你狗腿?陪你一万了事。”
  李飞眼睛如神:“有种你试试。”
  “艹,老子现在就试。”
  胡大庆想冲过去对付李飞,但被一帮同学拉住了,陆倩说:“大庆这是茹茹的婚礼,你干什么呢?”
  “好!今天我给陆倩面子不干你,但你走路给老子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