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的娇美秘书 > 第一卷_第4章 胡大庆挨打

第一卷_第4章 胡大庆挨打


  见李飞并没有回复,张茹那边居然一发不可收拾,又发了条信息道:“李飞你知道吗?其实……有时候我总会想起我们的从前,做梦都想。”
  “你说,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李飞看见这几条信息,心中微微激动一把,他绝不算好人,甚至是十恶不赦之魔。看见张茹这条信息时他的思想邪恶起来,难道这个女人还想复合?
  才刚结婚就想着出轨?
  李飞想这女人嫁给强波,自己给强波带无数绿油油的帽子那是什么味道?
  而当强波知道张茹背地里勾搭自己,又会怎么想?李飞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但很快另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张茹今晚就要嫁做他人妇,即便两人有意那也绝无可能。
  李飞不再回复,把手机放进兜里,信步来到停车的地方把车子取了,往回公司的路上赶去。
  路上依旧很堵,李飞驾车缓慢行驶着。不过很多车子都离李飞的奔驰远远的,李飞的奔驰看起来非凡帅气,要是擦碰一下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
  车子来到一个弯道突然看见前方开来一辆逆行的奥迪,对着一个步行的老人狂按喇叭,老人似乎耳朵不好使,居然没听见一直往前走,奥迪竟也不减速,一下子与老人撞在一块了。
  老人应声倒地,奥迪也终于停下来,一个胖子跑出来对着老人大声辱骂,随即拳打脚踢。
  李飞居然认识这胖子,正是刚才在婚礼上极为嚣张的胡大庆。
  李飞眉头紧锁,感觉胡大庆这混蛋真他妈没人性,明显是他撞的老人居然还对其拳打脚踢?于是赶紧把车子开到边上,下车跑过去沉声怒喝:“住手!”
  胡大庆一愣,顿时大骂起来:“好你个李飞,我艹你MB的你想干什么?”
  李飞不理这废渣,蹲下来看老人伤势怎么样。
  “我艹,把老子的话当放屁你是怎么做到的?”
  胡大庆还想破口大骂,突然冲来一群年轻人,最前方一个五大三粗小伙子,对着胡大庆就狠狠一巴掌,大怒道:“撞了老人还耍横?找死!”
  身后几个年轻人也对着胡大庆一顿拳打脚踢。胡大庆很牛逼的怒吼:“你们敢……敢打老子勇气是……是哪来的?知道老子……老子是谁吗?老子是老城区庆哥——哎哟妈呀别打了!”
  不说还好,一说几个年轻人更火了:“庆你老母!”
  大巴掌狠狠扇下去,大脚丫子踹过去,拽着胡大庆的光脑袋往墙上撞,可怜胡大庆彪肥体胖,没一会便被打成人头猪脑,躺在地上大声叫爷爷别打了孙子我错了……
  这会儿奥迪内车子又打开,只见新郎强波和新娘张茹走下来。强波怒吼:“给老子住手。”说完就想去推小伙子。
  小伙子一招手,后面几个年轻人又开始包围强波,也一并给打了。不一会强波也像胡大庆一样被打得嗷嗷叫,脸上被打肿,身上的新郎装也被撕成条条,整个人被按进污垢里喝地沟水。
  张茹吓得尖叫,她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李飞,只见李飞正帮老人按摩,终于老人缓过气来,于是李飞站起来道:“潘子,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打了!”
  “你是谁?一伙的欠揍是吧?”
  小伙子正打得爽歪歪,起身就骂道。但回头一看见是李飞,脸上那种凶狠的表情不见了,转而变得极为惊喜:“咦!原来是李哥,难道这几个人是你的朋友?”
  李飞看了看胡大庆和强波,冷冷道:“不是,路人而已。”
  一听说不是朋友,小伙子的脸色立马变了,又是一脚狠狠踹在胡大庆脑袋上,胡大庆哎哟一声栽进水沟里,另几个小伙子抓住胡大庆的脑袋使劲往阴沟里按,胡大庆呛了污水,中午吃的菜饭都吐了出来。
  干得爽了的潘子终于住手,沉声道:“今天看在李哥的面子上老子不打死你,不过以后你给我小心点,再碰上小心老子弄不死你!”
  胡大庆被打哭了,想抛狠话,但看见潘子凶狠的眼神还是住嘴了。
  “李哥,有空我们喝杯酒吧?小弟仰慕你很久了。”潘子掏出支大中华烟递过去,李飞接过,潘子又从口袋里掏出火机给李飞点上,极尽恭维。
  张茹惊讶的看着此刻的李飞,只见李飞面对小伙子的恭维坦然自若。张茹第一次感觉这个曾经因为穷而分手的初恋,居然也在散发光芒。
  潘子是西昌市顿河区一带的流氓,有名的混子,与李飞的认识也纯属偶然。当初他与另一个黑道大哥火拼,结果没打赢差点被另一个大哥砍死,是刚回国的李飞及时出现,以一人之力干翻对方十几个小弟救了他。
  那次后潘子就把李飞当成神一样的人,试问一个打十个还不带踹气的那不是战神?潘子想认李飞做大哥,好多次想报答李飞的救命之恩,结果都被李飞婉言谢绝。
  这会儿老人也站起来,李飞先问了声老人有没有事?老人摇摇头:“没事。”
  看起来老人家身子骨还挺硬朗,要是换做普通的老人被胡大庆来几拳,铁定要躺地上。
  李飞问潘子:“老人家是你亲人?”
  “不是不是,他妈的见这混蛋打老人,我不爽。”没想到这潘子居然很有正义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时老人说话了:“小伙子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我这老胳膊老腿就给这畜生打断了。”
  本还想抓住胡大庆不放,但见胡大庆和强波都被打得浑身是血,气也消了,沉声道:“要不是这个小兄弟叫我放过你们,现在我就打电话叫人把你们抓起来。哼!”
  说完目光转向李飞和潘子,连声道:“年轻人真多谢你们,要不是你们,今天我这老骨头就被这混蛋打断了。”
  潘子嘴一撇:“老爷子别客气,我最看不惯的就这种人渣,再有这种人你通知我,保证把他的屎都打出来。”
  老爷子哈哈大笑,又把目光投向李飞,道:“小伙子,你刚才揉的那两下很讲究啊?!不但被打的地方不疼了,连我多年的腰椎酸痛都舒服好多,小伙子你是不是医生啊?”
  李飞谦虚道:“不是,只是略懂一些推拿活血。”
  “别谦虚,你这几手实在厉害。我年轻时参军落下了顽疾,以前就有人说我的老毛病一定得有功力深厚的老中医推拿不可,小伙子,你能帮我推拿推拿吗?或者说教教我也行,老头子我必有重谢。”
  李飞点点头说当然可以,但看了看手表却发现离上班时间快到了。老头子倒也十分精明,知道年轻人可能要上班,于是道:“那你先上班,你把名字和电话号码给我可以吗?”
  老人充满期待,李飞便把自己号码给了老人,老人仔仔细细的存好,又说要感谢潘子和李飞,潘子拒绝了。
  再聊了会,老人与潘子一行人走后,胡大庆终于从泥地里爬起来,吐着口水道:“幸亏你们溜得快,不然等老子起来打断你们的腿。”
  强波也从泥里爬出来,配合着蛤蟆脸极为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