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的娇美秘书 > 第一卷_第5章 俏丽房客

第一卷_第5章 俏丽房客


  胡大庆又把矛头指向李飞,脸色不善的道:“艹你~妹~的李飞,你和他们是不是一伙的?”
  张茹瞪了胡大庆一眼,沉声道:“胡大庆你说什么呢?要不是李飞我估计你现在被人打进医院了。”
  又把目光投向李飞道:“李飞,谢谢你,要是没有你,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说完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徐子光,然后那里面,却又悄悄的蕴含着许多莫名的情愫。
  在明确告诉李飞她感激他的同时,与他情未了。
  胡大庆却道:“呸!我看他和那老东西就一伙的。李飞要不是张茹给你说情,今天老子非弄你。妈个巴子,瞧你那穷酸样,还他妈李哥?!”
  李飞笑起来,是邪恶的笑。他抽着潘子给自己点的烟吹一口然后潇洒的说:“你的嘴怎么这么臭?吃屎没刷牙吗?不过你刚吃了那么多污水嘴臭也可以理解?”
  “你说什么?”胡大庆怒了,抬起拳头就往李飞的脸上招呼过去,张茹吓得脸一白:“李飞小心。”
  李飞嘿嘿一笑,中午在酒席上的火没处发现在正好有机会。拽住胡大庆的衣领噼里啪啦一阵巴掌,然后再抬脚往胡大庆肚子上一踹,那力气奇大,胡大庆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强波见李飞居然敢动手,也捏起拳头就往李飞狠狠砸去,可惜他错判了形势。李飞抬腿横踹,强波脸上中招,直接掉进旁边一个刚翻开的井盖里,待爬起来时浑身都是污垢更散发着恶臭。
  李飞走到胡大庆面前,胡大庆吓得脖子一缩怪叫一声:“哥哥饶命。”
  李飞还想打,张茹已经站在胡大庆前方并哀求道:“李飞你别打了,再打你赔不起的。”
  张茹惊讶于李飞为何之间这么能打的同时,却又为他着急,强波和胡大庆在西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无权无势的李飞怎么和他们斗?
  张茹求情李飞终于住手。并不是李飞害怕,而是给张茹最后一点面子。他把地上的胡大庆一脚踢开,然后走到路边那辆最炫酷拉风的奔驰边,潇洒的打开车门启动,缓缓驶离现场。
  张茹顿时一愣,呆呆的看着李飞远去的背影,竟是五味交杂,不知是什么味道。
  其实她一早就看见不远处那辆奔驰了,毕竟那辆奔驰炫酷奢华的外表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它。虽然张茹并不知道这辆车具体型号,但价格至少在百万以上吧?所以当李飞潇洒的掏出车钥匙开门然后上车离去时,才让张茹心中充满震撼:
  这车竟是属于李飞的?这个曾经因为没有学费而差点弃学的前男友?
  她终于发现李飞变了!
  虽然还是她熟悉的味道,阳光高大帅气,眼神如星光那么迷人。但性格比从前沉稳,必要时却是锋芒毕露。尤其配合上此刻在阳光下照耀生辉的奔驰车身,变得熟悉又陌生。
  毫无疑问此刻的李飞更加迷人了,充满惊人的魅力。至少让身为少妇的张茹更加的砰然心动。
  李飞,这些年你究竟经历了什么?
  直到李飞开着奔驰车远去,撞死的胡大庆才爬起来:“呸!要不是你跑得快,老子打不死你。”
  但说这话时胡大庆的语气也有些底气不足。他不是傻子,他比张茹更能看出这车的价值。没想到这个号称在索马里伊拉克的家伙居然开这么奢华的轿车?想起自己之前在酒席上还大骂李飞穷逼,连胡大庆自己都觉得颇有些丢脸。
  不过转念一想李飞这车子肯定是借的,不然以李飞这穷鬼的身份怎么可能买得起进口奔驰?!
  这么一想胡大庆的心就又平衡了许多。
  ……
  下午上班李飞一直没有状态,脑袋里也一直回旋着张茹的影子,有时候愤怒这个女人的虚荣,有时却又理解张茹当初所做的选择,毕竟当年的自己不能给以她未来。虽然她嫁给了强波,然而张茹眼中散发出的、对自己浓浓的关心与喜欢,与从前也毫无区别。
  尤其是她悄悄向自己发的那些信息,足以让李飞冰冷的心温暖。
  想着想着,心里久久的不能平静。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李飞从思海回过神来,道一声:“进来。”
  一个人事部的工作人员拿着一份资料过来,说:“李总,这是今天面试员工的资料,您看看?”
  李飞点点头,轻轻笑道:“放这吧!”
  工作人员放下资料离开。李飞拿起资料一看,愣住了。
  这张简历干练整洁,上面洋洋洒洒写着诸如毕业于某名牌大学比如得到过多少奖项等,这简历堪称优秀!
  但最吸引李飞注意的是,是简历上那张照片。虽然只是证件照,也能看出这是一个绝美的女子,一双眼睛如有灵性,一股若有若无的空灵之气自证件照中散发而出。
  上面的名字是陆倩。
  看见这个名字李飞整个人都悄然震动一下——
  居然是陆倩来应聘?
  李飞脑子里不由浮现出今天中午遇见陆倩时的情景,美丽的身影,温柔的性格,一切都像中学时代那样完美。
  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丝笑容。
  李飞把资料放进档案袋,然后开始办公。
  飞虎集团业务很多,旗下拥有两家分公司,最近主攻互联网领域,旗下猛虎公司研发的系统如今全面内侧并已经开始上市,同时在天虎公司医药研发等高科技领域飞虎集团也在发力。
  今年是飞虎集团的爆发年,飞虎集团整体上下拥有宏伟目标。
  看了些文件,填了些资料,一下午的班很快就上完了。
  李飞收拾东西开车回家。
  李飞的家住在西昌老城区,这还是老爷子当年为他留下的房子,老爷子云游之后,这里就留给李飞了。
  李飞没有父母,或者说有父母但他不想认。并不是他的父母有多糟糕,相反李飞父母地位极为显赫。但十几年前一场灾难父母丢下李飞独自离去,是李飞心中永远的痛。
  老城区四周许多都还是上世纪那种筒子楼,街头巷尾邻里和睦,李飞喜欢这的环境,因为这样不会孤单,所以回国后就在这创业了。
  走进巷子,一个老大爷正给一个女孩修自行车,李飞每次路过这里都要掏出一支烟递过去:“黄大爷,修车呢?”
  黄大爷这回摆摆手说:“抽我的。”说完掏出一支烟递给李飞,又道:“丫头的自行车坏了,我帮她重新上链条!”
  修车女孩叫陈楚楚,长得很是漂亮。看见李飞脸红红的喊一声:“李飞哥哥好。”说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黄大爷和陈楚楚都是苦命的人。黄大爷听说早年是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军人,终生未娶,只有一只通灵性的大黄狗和他作伴,在老城区生活五十多年了,替居民们修着自行车,风雨无阻。
  陈楚楚的母亲很早前就随野汉子跑了,父亲陈老大当爹当妈把她拉扯大。好在陈楚楚很听话,现在在西昌大学读大二,年年读书都是第一,是老城区孩子们的榜样。
  事实上老城区留下的都是苦命的人,有能力的早买房搬出去了。
  老爷子留给李飞的房子很大,所以李飞把房子另外的部分都租出去了,这样才会使这栋房子不会显得冷清。
  “李飞,这个月的房租我先欠着好吗?”
  正当李飞要上楼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李飞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美丽的少妇正俏生生立在楼梯口,如水的柔眸中带着些惶恐,带着些期待。
  “没问题,刘姐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李飞关心的问,一边问还一边打量刘姐。
  这一看差点把李飞给看得心中一震,眼珠子都快掉进刘姐身上了。
  刘姐叫刘梅,二十六七三十不到,正是水*一样的年纪。面容姣好,一米七上下的身高,听说早年是做模特的,还做过美容,那身材,胸围广大,丰ru肥tun,更为关键的是刘姐此刻似乎是刚洗完了澡,头发湿漉漉的,还散发着诱人的香水味。
  把个少妇的风韵展现得淋漓尽致。
  很显然刘姐是听见李飞的脚步声,所以赶紧跑出来的。因为走得急连形象也没怎么注意,此刻身上还穿着薄薄的纱衣呢!
  而纱衣本来就薄,更何况刘姐那前凸后翘的、这些衣服根本就不能包住刘姐的娇躯,只见刘姐粉嫩的娇躯在里面若隐若现,尤其是那饱满的xiong部,更是因为低胸而露出一条沟沟来,那是极致的诱huo。
  刘姐被李飞看得有些心慌。其实她是有些讨厌男人这么看自己的,然而李飞的眼神却似带着一种莫名的味道,她竟不是很讨厌?
  “我……没有,只是暂时钱有些周转不过来。”
  刘姐有些窘迫的说。李飞便道:“没问题,等你有钱的时候再交也不迟。对了刘姐,你要遇到什么难处告诉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刘姐顿时满脸感激的说:“唔。”听见李飞后面一句话,刘姐的心暖暖的,觉得李飞这个房东真的很好。
  眼见着刘姐离开,李飞轻轻的叹口气,也为刘姐可怜。
  刘姐长得不但漂亮而且性感,她本应该是享受生活的年纪。但她才刚结婚没多久丈夫就出车祸走了,公公婆婆认为是刘姐克夫,所以把当时怀有身孕的她赶出家门。
  如今刘姐开了个淘宝店艰难度日,宝宝也到了上幼稚园的年龄。不但可爱而且听话,让刘姐欣慰不少。
  更让刘姐欣慰的是,遇到李飞这种通情达理的房东。万一生意不好时,李飞也会答应她的房租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