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我的娇美秘书 > 第二卷_第568章 退缩

第二卷_第568章 退缩

李飞轻“咦”一声,迅转过头来,只见后面的看台此刻竟有些混乱,萧筱满脸的惊恐,正使劲往雷凡的后面缩去,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正伸出一只咸猪手,显然是想占萧筱的便宜。看见萧筱往后躲,立刻脸色一变,沉声骂道:“你妈的,躲毛啊?!”
  
  这情形在拳场内司空见惯,没人会出来多管闲事。大多数人都会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这一切。萧筱满脸惊慌,显然是之前汉子的动作吓到她了。
  
  她毕竟是个喜欢小资,有些虚荣心的小女生。她没有任何经验应付眼前的一切。萧筱的雷凡显然也有些懵。他是男人,来这种地方只要小心翼翼,没人会主动找他麻烦。运气背的话顶多挨顿打完事。但萧筱不同,萧筱还是个姑娘家家,又长得这么漂亮,他很早就预料到这娘们到这来,肯定会遭遇到无数男人的垂涎。
  
  雷凡以为自己小心些,能把萧筱安然无恙的带离此地。
  
  但他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他错误的低估了女人来到这里所造成的杀伤力。所以萧筱被盯上了,不是一个人,是一群雄性饿狼。
  
  看见一群满脸横肉的汉子步步紧逼,雷凡只得把萧筱挡在身后,硬着头皮道:“熊哥,别这样好不好?这……这是我朋友!”任是傻子,都能瞧出这个小雷凡的战战兢兢。
  
  没救了!
  
  看见小雷凡的孬样,所有人都给萧筱下了定论。这里或许你强硬血性点别人还把你当人物,但懦弱的话只能招来更无情的践踏。
  
  “草!”
  
  意料之中的,熊哥海碗大的巴掌飞到了雷凡脸上,雷凡只觉得眼睛里多出一坨星星,人就飞了出去,倒地昏迷的时候甚至哼都不敢哼一下。熊哥是谁?在香山澳这条道上,虽然不及谢阳梁坤这些一等一的大佬,但也是叱咤风云的角色,雷凡的家世虽然也挺牛逼,但在熊哥这种滚刀肉眼里就像是放屁。
  
  雷凡对熊哥放屁,所以熊哥给了他一耳光。
  
  而且这一耳光够狠,直接把雷凡打晕过去了。
  
  只剩下萧筱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一群强壮的男人,如一只小羊羔。
  
  萧筱哭了,很无助。她的眼眶里聚满了泪水,就像面临十二级暴风雨的一叶孤舟,越发楚楚可怜。有人忍不住想救她,但看见熊哥一帮人凶神恶煞,比了下拳头大小,最终还是放弃。
  
  熊哥大笑着走近萧筱,笑得如同一条看见兔子的饿狼。萧筱无疑是他今晚一道美味的甜点。萧筱几乎绝望,她的眼睛不自觉四处搜索,最终落到了前面的李飞身上,在这里她只认识李飞,虽然她很不待见这个男人,虽然她并不认为李飞能救得了自己。但无疑,李飞是她现在唯一一根能指望的稻草。
  
  面对萧筱乞求的目光,李飞承认自己心软了。他知道萧筱还是个小姑娘,一个美丽的小姑娘被一个畜生侮辱了,显然并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李飞也不例外。所以李飞站起来。
  
  李飞看着不可一世的熊哥,轻描淡写的道:“离开她。”
  
  “你是谁?”熊哥见李飞竟挡在萧筱身前,顿时脸色一凝,满脸怒火。他现在很烦有人敢挡自己享受甜点的道路。
  
  敢挡者,死!
  
  “滚!”
  
  李飞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眼里闪烁着凌厉的光芒,满脸傲气。
  
  黑虎来到李飞身旁,是一种隐晦而刁钻的守护姿势。
  
  面对熊哥,仿佛面对一条死狗。李飞的脸上充满藐视与嚣张。一股狂傲之气隐然透出,像狂风巨浪向熊哥一帮人狂涌而去。黑虎紧紧护卫着李飞,保护教父的安全是他的职责,任何人想要伤害教父,必须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熊哥被李飞的眼神盯着,突然感觉自己像被人剥光了的野猪,丢人现眼。他心有种无以伦比的羞辱感,他的鼻孔内喘着粗气,阴测测的看着李飞,暴吼道:“要滚的应该是你。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子现在就活劈了你!”
  
  似乎为了响应大哥的话,熊哥身后的小兄弟掏出了尖锐的武器。
  
  “是吗?!”
  
  李飞笑了,笑得很灿烂,笑得童叟无欺。然而看在熊哥眼里,突然觉得有些发毛,李飞让他感觉自己在面对一头恶魔。
  
  李飞用一种无比狂妄且充满戏弄的眼神看熊哥:“有种你试试。我保证,你下一秒钟就只剩下尸体。”
  
  “草!你既然想死,老子今天就成全你!”熊哥怒了,他在香山澳纵横许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年轻后生。于是他怒极反笑,他要命令手下的人把李飞干掉,然后当着李飞的面对付萧筱,他要让这个无知的傻小子临死前都要接受他的羞辱。
  
  然而熊哥最终也没机会把计划付诸行动,因为他的手下告诉熊哥:“熊哥,他……他刚才坐在谢阳的手边,你最好还是……还是忍一忍。”
  
  一句话,生生把熊哥的杀心给止住。也把熊哥从未知的死亡线上拉回来。谢阳是谁?那是香山澳最强大的道上霸主!即便是此刻处于下风,那也终究是谢阳,黑手党大哥,敢与天公试比高的男人。无论如何,也不是熊哥能惹得起的。
  
  熊哥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像是要把人给生生吞噬掉。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不甘,狂野,暴躁……像是一头将要发狂的野兽。然而李飞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像是看一条死狗。躲在他身后的萧筱完全惊呆了,又是恐慌又是奇怪,她完全不明白这个落魄的家伙有什么样的底气,居然敢正视这个强大的熊哥?!
  
  也许,正因为他的无知,所以才敢这么嚣张吧?!
  
  最终,熊哥还是沉声道:“妈的,走着瞧!”然后才悻悻然坐到位置上去。
  
  天知道熊哥说这句话的时候,忍受了多大的愤怒。但他这个决定无疑救了自己一条命。因为黑虎早已经捏紧双手,随时把他的狗头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