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九十八章 十八杀

第九十八章 十八杀

而此时,作为这首军歌的词创作者,新欧洲大诗人叶茨站起来,脱帽子向观众致意,接受全体观众的狂热掌声。
  这种待遇已经完全压倒了,原本时空里那种逢大会,就让国家领导人单独讲话的规格,能单独接受如此高的荣誉与全体观众的掌声,难怪令所有文艺工作者,都为之神往。
  老矮看着痴痴愣愣道:“如果有一天,我也能享受这样的待遇,真是死而无憾了……”
  小张,小王也是默默点头,不由自主地望向陈扬那边。
  虽然他们座位比陈扬好,但是等下铃木介也会接受这全场观众的膜拜掌声,这陈扬能跟着他这日本老师身边进入大镜头,直播给全世界的观众,这可是绝大部分才子,一辈子都享受不的荣誉啊……心里不由也是羡慕万分。
  苏怀感到这个时空对文艺工作者的尊重,真是已经到了崇高的境界,难怪这么多人都投身到文化领域来,各个艺术类别都争斗不休。
  唉,这种为名为利的生活,还真是累人啊……
  又过了非洲,澳洲,印度的几国军队,轮到日本陆军上来了,随着日本士兵雄壮的低吟声,著名的军歌《君之代》响起:
  “吾皇盛世兮,千秋万代,砂砾成岩兮,遍生青苔,长治久安兮,国富民泰~”
  比起之前其他几个国家的军歌,日本这首《君之代》意境与辞藻都远胜对方,当其貌不扬的铃木介站起来时,全场响起了最热烈的掌声。
  这是他的成名之作,凭这一首军歌,就足以令他万古流芳了,在文坛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笔。
  镜头里的铃木介身边,果然出现了陈扬的脸,11台的工作人员们,不知道为什么都有种莫名的自豪感,真是没想到啊,我们同事里竟然有这样的能人啊!能跟他一起工作,真是可以吹一辈子啊。
  而华夏文联方面的众人,也是看着心里很不舒服,陈大奇刚刚虽然口头上占了铃木介的便宜,但是此刻也只能干瞪眼,看这铃木介出风头。
  而此时,坐在苏怀边的贾委员不由努努嘴骂道:“格老子的,什么烂歌,唱的像是死人一样,一点气势都没有,看文联的那些瘪三一个个灰头土脸的样子,我就来气。”
  这举止粗鄙的贾委员这句画,倒是令苏怀觉得感同身受,虽然这个时空世界不同,但他很难接受唱日本军歌时,华夏观众也一脸羡慕的表情,令他觉得很诧异。
  毕竟在这个时空两国之间也发生过卫国战争,起惨烈程度,是毫不亚于八年抗战,怎么文化上变为附庸,就会产生这种现象呢……也是点头同意道:
  “贾委员说的有道理,您觉得什么样的军歌好?”
  贾委员看了看他,骂道:“跟你说你也不懂,你们这些文化人啊,虽然文化水平不低,但是心气不行,一个个受的教育就是人家日朝欧的,哪儿像我们这些当兵的,跟这些外国鬼子真刀真枪的干过,跟这帮日朝欧鬼子硬刚起来也不怵。”
  贾委员挺起胸膛,大声骂道:“我要是唱,不管什么狗屁音啊词的,只要是有心气,就能压倒这些小鬼子。”
  说着贾委员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直接站起来,突然像是从丹田爆炸了一根雷管,吼出:“杀~!!!”
  周围的人全部都被他震得耳膜一震,苏怀猝不及防,直接感觉到耳朵里“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而贾委员并没有停下来,连着暴吼道:“杀~!!”“杀~~!!!”“杀~!!!”“杀~!!!!”……连着十八声杀,毫无音调可言,但是气势与音量却是极为惊人,令周遭人都听之色变,无不被贾委员十八声“杀!”,喊得心胆俱裂。
  苏怀捂着耳朵,依然感觉到耳膜疼得受不了,心里暗道,这贾委员真是奇人,要是真找几千个人像是他这样的横人,只怕单单只唱这“十八杀”就能把其他国家军人都给喊颓了……
  可贾委员这“十八杀”虽然气势惊人,但毕竟只是一人势单力孤,除了他们这一片观众席之外,其他人都还是沉浸在《君之代》雄壮悠扬的歌声中。
  贾委员喊完“十八杀”也终于力竭,气喘吁吁地骂道:‘格老子,老子要是在年轻二十岁,一个人就能把他们这些窝囊废都盖下克!”
  邱姝贞揉着耳朵,刚才差点被这贾委员吼聋了,也忍不住劝道:“贾委员……不过就是首军歌,犯不着要跟他们置气吧。”
  贾委员却是牛眼一瞪,用嗡隆隆的嗓音骂道:“小姑娘,你懂个锤子,这不是单单是歌的问题,是心态的问题,你们这些搞文艺的不争气,以后我们打仗都打不赢别个了。”
  “有那么严重吗?”邱姝贞心中只对苏怀一人奉若天神,对这贾委员倒是不怎么畏惧,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
  “么样?你还不服气?”一般人哪敢这么跟贾委员说话,只不过贾委员见邱姝贞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不好太过摆架子,只是教训她道:
  “你不看看现在的小娃娃,翻开书读的日本诗,学围棋看的是朝鲜教材,看电影电视都是外国人的生活,明明是华夏人,心里却向往别个国家,明明晓得外国人在各个产业上垄断欺负你,这些小娃娃还是内心深处顺从这些霸权,还发自内心去维护他们,就像老外是他亲爹一样,这样的小娃娃,一点骨气都没有,怎么与别个竞争?”
  贾委员是腥风血雨中过来的人,心里也很是瞧不起苏怀这些搞文化的人,他们在战场拼光热血建立的国家,却在文化上一败涂地,人心向外,都是这些文人骨头与笔杆太软,一点都不争气。
  邱姝贞听不明白贾委员说的这些大道理,只是哼道:“现在都加入联合国了,哪里还用打打杀杀的。”
  贾委员摇摇头,也觉得自己跟这小姑娘说不通,这时就见华夏士兵方阵出场了。
  猛然间!只听他们整齐开口第一句:“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吼出,整个会场上空,日本士兵《君之代》悠扬氛围,就被一阵磅礴的悲壮气息瞬间淹没殆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