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零一章 京都日报的捧杀

第一百零一章 京都日报的捧杀

晚上吃完宵夜,苏怀回到办公室拿东西,却发现团支部的灯还亮着,只听到里面传来动听的声音,原来是张敏正在练声,原本想进去,想想不愿打断她,在门口待了一下,却才姗姗离开…
  回去的路上却撞到,令人意外的身影,一个美艳的长发女子正好与他撞见,竟然是秦莲……苏怀一眼就看到了她脖子上的淤青,心里微微惊讶道,这早上还没看到的……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情,只是低头当作没看见的。
  “这伤是铃木那个变态打的,今天你让他心情很糟糕。”秦莲的声音幽幽从后面传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怨恨:
  “你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高兴?”
  苏怀意外地转过头来,望着美艳动人的苗族女子,问道:“那封信真是我写的?”
  “你自己写的都不记得了?”秦莲幽幽地叹了口气:“看来我在你心目中,还是那般微不足道啊。”
  苏怀心里暗想,听口气那信真是自己写的,只是不是现在的“自己”……
  看来自己与这秦莲的关系,恐怕还有内情,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过去的事情了,也不多问,头也不回的离开。
  早上,苏怀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一到台里,就按照惯例去了热线大厅,准备检查一下中华扇的销量,一进门,胖姐就迎上来了,笑眯眯道:
  “小苏啊,你昨天可是真正露了一把脸啊~今天台里的热线都是说你的。”
  苏怀看着工作人员递过来几十卷录影带,也是有些惊讶,这么多是关于他的电话录音,看来上全国直播还真是影响力不小嘛。
  之前水墨画还是小众的艺术,这军歌确是人人都听得懂的,反应稍微热烈一些倒也不令人意外,把热线录音放在收录机里播出,几乎都是夸奖他的。
  “那《义勇军进行曲》真是雄壮威武!听着我都要找枪起来找外国鬼子干了。”
  “没想到苏才子不光是诗曲对联有功底,就连歌都写得这么好啊?”
  “厉害厉害~我觉得比日本的《君之代》好听多了。”
  “这歌是谁写的啊,怎么没听过名字,华夏又有新的乙级才子了?”
  “怎么沈教授的哪个帅学生还会写歌啊~真是了不得啊~”
  “快快出才子卡吧,我要收集啊~~还是我华夏才子形象好啊,那铃木介真是看得吓死人。”
  如果说水墨画,大部分观众只是觉得很高级,并看不懂水墨画真正的价值,这次的《义勇军进行曲》却是实实在在打动了不少观众的心,可以说是一片好评,很少有人说不少的,特别是那些看开幕式直播收听这歌的人,都能感知那种震撼的情绪。
  甚至华青团内部几乎在第一时间,就邀请了中央文工团著名的红歌歌手许庆,演唱这首歌的独唱版本,在今天早上,最新的华夏流行歌曲排行榜上,《义勇军进行曲》都空降到了第9位的位置,这可是史无前例的。
  接到了团委的指示,金陵交通台,应天人民广播,江北音乐台等广播电台,都开始在各个广播节目中播放这首《义勇军进行曲》。
  这歌曲火了,货真价实的火了……不过苏怀都能感觉到,这歌虽然非常振奋人心,但是如果一般人只听录制版,就与现场听多人合唱的效果差得很远的,远远没有那时效果震撼,毕竟国歌不是听的,要唱才有感觉。
  在《京都日报》的捧杀下,团委这么宣传这首军歌,实在是捧得有些用力过猛了,会导致那些没有听现场版本的人,一旦听到录音机里的独唱版本,就会有巨大的心领落差,反而会照成反面效果。
  果然在第二天的热线录音里,也有很多人提到:“这歌一般般嘛?很平庸啊~”“我觉得很普通啊,没有广播里宣传的那么好听啊。”
  正在苏怀听录音时,就被人打断了,原来是音协的阮明与王磊两大音乐人来了,今天是约定好他们来帮忙的日子,本该很高兴,可两人面色沉重,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阮顾问,怎么了?”苏怀问阮明道。
  “《京都日报》又发文表扬我们了……”阮明苦笑着,说着把一本刊物递给了苏怀。
  京都日报?鬼子的报纸?苏怀接过一看,这份日本销量最高的报刊上,封面与副刊都是大篇幅报导了昨天军事竞赛的开幕式,其中在谈到陆军新军歌义勇军进行曲时,给予了高度赞扬:
  “在现场,当《义勇军进行曲》响起时,全场的华夏观众都一片沸腾,这首军歌以势不可挡的气势与悲壮雄浑的韵味,彻底征服了所有观众,而这首歌的词曲作者苏怀,也获得比日本号称‘词曲天皇’的铃木介更热烈的掌声,这也代表华夏文艺人才的崛起,甚至超越了日本的目前的水平……文化业已经率先做了表率。
  作为华青团里的优秀文化人才,年轻的艺术家苏怀与金陵市音乐协会,值得所有日本与华夏的年轻艺术家们学习,他无疑代表了华夏音乐人的最高水平。”
  苏怀一看到这个文章吹捧风格,就猛然想起昨天贾委员问他怕不怕被骂……这日本报纸这么大篇幅吹捧他,看似是赞扬他,实际上根本就之给他拉仇恨啊,实实在在的捧杀……说什么他是华夏音乐界代表,他不过写了一首军歌,再好成就也比不是那些老前辈啊,这不是挑拨他与同行之间的关系嘛。
  陈大奇与其他华夏词曲才子,要是看到这篇文章,不气炸了才怪。
  这高帽子一戴,肯定是成为同行公敌了……要是换成别人,心里肯定会慌,可苏怀却不以为意,既然他决议站到台前来玩耍,那么迟早都是要面对同行炮火的,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是他必定要走上的道路,人家孔圣人,还不是被人批判了几千年,既然躲不掉,就坦然面对就好。
  “这《京都日报》真是害人不浅啊……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阮明不安地摇头道:“说我们代表了华夏音乐界的最高水平,这不等于把我们其他所有地方音协的对立面了吗?可这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吧?他们又不知道陈大奇会参赛.”
  虽然他们在市文联里还算是极为有份量的人物,但是他们两人是丙级才子,与词,曲都都是乙级的陈大奇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苏怀更只是实习才子,《京都日报》硬生生他们提高到与陈大奇相同的高度,根本就是惹人笑话了。
  “也不要太担心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了。”苏怀淡淡地道,心想,《京都日报》拔高自己为“华夏音乐界代表”,八成是因为他们知道铃木介要参加《华夏好诗曲》的决赛,到时候铃木介击败他这“华夏音乐界代表”,会让日本文联的威势更上一层楼,又灭了自己这刚刚冒出来新人,一举两得。
  小日本的真是玩得一手好算计啊……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