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零五章 月亮为题

第一百零五章 月亮为题

“听您二位的。”苏怀见这两位古稀老人给自己当靠山,还有什么说得呢,自然要听他们的训话。
  周院士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满意点头道:“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们安排,未必没有赢陈大奇的机会,我们已经让院里的人做过分析了,选出了决赛可能抽出的几题来,我们就集中精力在这几题上下功夫。”
  顾和尚皱眉道:“非也非也~如果只准备几题,选中别的题目我们怎么办?不如多准备一些。”
  “放狗屁。”周院士不屑骂道:
  “你个和尚懂什么,你以为我们两个老家伙是神仙啊,就这么一天,我们给你做几百首好诗曲来?我们既然要做,就要做出有希望能陈大奇的诗曲来,这样品质的诗曲,我们能做几首就不错了,像旁人那样随便写几百首烂诗曲有屁用?”
  顾和尚被骂,顿时不服道:“那选到别的,我们不是必输?”
  周夫人耐心解释道:“可如果我们不专项突破,你们选到什么都是输。”
  这话虽然是涨别人志气,但是却可见周氏夫妇看问题非常中肯,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目中无人。
  苏怀点头道:“那就按照两位老先生的意思。”
  “什么老先生?我老吗!?”周院士怒道,恨不得跳起来瞪苏怀的眼睛。
  张敏,邱姝贞都不由为之莞尔,这周院士还真像是的老顽童啊,跟个孩子似的闹脾气,明明自称“我老人家”,却不准别人说他老,都连连道:“不老,不老~”“周院士您出题吧。”
  周院士这才沉哼一声:“这第一歌题目,也是最普遍那就是‘月亮’,我们先从这题下手……其实你们也不用瞎忙了,这题我老人家提前准备了,你们直接听听吧。”
  顾和尚被这老教授教训了半天,脾气也上来,嚷道:“凭什么你提前准备了我们就要用,说不定你创作的还不如我的呢。”
  “有点志气。”周院士欣赏地对顾和尚点了点头:“要是你做得比我好更好啊,我倒是希望少忙点,老婆子你说是不是。”
  周夫人咧着大嘴温柔笑道:“那是,一代新人胜旧人嘛,我们早该退休了,那老头子,你就唱出来给他们听听,也让年轻人指教指教。”
  “只怕我愿意唱,有人不想听呢?”周院士望着顾和尚翻眼道。
  顾和尚气得正要骂:“你爱唱不唱!”邱姝贞就狠狠瞪了一眼过来,也是只能闭嘴了。
  “您请唱吧。”苏怀淡淡地道。
  周院士讨到面子,这才心情舒畅了不少,清了清嗓子洪亮的唱了起来,一开口竟然优美至极的男中音:
  “柔柔如雪霜~从银河幽幽透纱窗~
  茫茫微风中轻渗~是那清清桂花香
  遥遥怀里想~如茫然飘飘往家乡~
  绵绵如丝的忆记~荡过匆匆岁月长……”
  无论是歌词,还曲调,都是截然不同于周院士火爆脾气的优美气质,非常动听,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钦佩,果然不愧是华夏音乐界的泰山北斗,确实是实力非凡,这首诗曲无论词曲都是上佳之作。
  周院士唱完,见众人都是一脸钦佩,也是哼道:“怎么样,这歌是我们三年前一个晚上突然思乡情节爆发写出来的,还入得了你们的法眼吧,和尚,要不你唱唱你那首更好的给我听听?”
  顾和尚原本存心想找茬,但是听完这首歌之后,却是心悦诚服,摇头道:“我不如你,不比了。”
  顾和尚性格直来直去,倒是令周院士很是欣赏,称赞道:“你这和尚倒是有点气概,以后能成点事。”
  周夫人道:“如果大家没有意义,我们就进行下一首吧。”
  众人正想说好,却听苏怀出声道:“这是根据什么诗改编的?”
  “你这都不知道吗?叶茨的《故乡月亮》啊。”周院士很是不悦,不是说这小子有几把刷子吗,怎么跟个文盲似的,这里谁都听出来了,就你连叶茨都没听过吗?
  苏怀听到是欧洲诗人的,却是道:“这歌确实不错,不过我也有月亮为主题的歌曲,不如周院士你们听听我的,然后再在做决定用谁的好。”
  苏怀竟然要用自己的诗曲与周院士的《故乡月亮》较量一下吗?不光是周氏夫妇有些愣住了,就连阮明王磊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苏老师,你别冲动。”阮明赶紧道:“刚才周老师只是跟顾和尚开开玩笑,并不是故意要刁难,你不用为了顾和尚与周老师抬杠……”
  “只是一个选择而已嘛,浪费不了多长时间。”苏怀淡淡道。
  周院士与夫人都互相望了望,都是哭笑不得,这苏怀还真是跟他们杠上了,竟然要与他们比比,你还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周院士哼道:“听说这位苏老师诗词对联有几分功力,想来你的歌词也不错吧,那今天让我老人家见识见识吧。”
  周夫人也笑道:“那就麻烦小苏老师唱来给我们听听了。”
  苏怀点头对顾和尚道:“顾和尚你来伴奏,这首歌我要你拿重新编曲。”
  顾和尚点头道:“只要词曲过关,编曲交给我来。”心里暗道,怕就怕你想周院士夫妇比有些太自不量力了,你有这水平吗……
  这段日子,他与苏怀谈论音乐多次,他已经发现苏怀对音乐虽然见解独到,但技术却并不扎实,只能算是入门水准而已。
  苏怀却不在乎众人觉得好笑的目光,只是当着众人的面,拿起纸笔,现场写了一个乐谱,然后递给了顾和尚:“乐谱在这里,你来伴奏吧。”
  周院士在苏怀写谱时无意间撇了一眼,看到乐谱上的符号,露出惊讶神色:“减字谱?”
  苏怀奇道:“周院士,你也识得这谱?”
  “我可不会,只是我们音乐学院有几本残本,却没人懂破译。”周院士有些惊讶地重新打量下苏怀:“你是从哪里学的。”
  苏怀却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周院士哼了一声,却也不好追根究底,只是走到了捧着一把吉他的顾和尚身边,周夫人也好奇地过去了……这苏怀究竟是拿出什么样的诗曲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