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零六章 床前明月光

第一百零六章 床前明月光

见周院士夫妇两人眼巴巴期待地望着他,顾和尚顿时乐了,刚才你这老头教训我,现在怂了吧,见他这得意神情,周院士不由怒瞪道:“怎么?我还看不得?”
  “看得~当然看得~只是我怕你看不懂~”顾和尚露出狡黠笑容,开始对着谱子轻轻弹奏。
  这前奏音乐一出,极为冷艳诡异,极为前卫,阮明王磊都是一愣,他们原本以为苏怀擅长《义勇军进行曲》那种一板一眼的曲风,没想到还有这样一面。
  周院士夫妇却是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顾和尚的手,顿时都是惊讶万分,原来这减字谱还真是有人懂,每个中文字符都是对应的音节,真是奇妙啊。
  而这时候苏怀也缓缓唱了起来:“高高挂在苍穹千年啦,看尽人时离与散,多少功名似尘埃,你时圆,时缺时迷惘……”
  周院士听着挑了挑眉毛,虽然苏怀唱得很低沉毫无起伏,但是却意境不俗,心里暗道,好小子,竟然词曲都这么漂亮,确实有与他们叫板的能耐。
  不过虽然不错,但是与他们相比还缺了一份气质,可正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就听苏怀唱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全部的人听着都是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歌词还是诗?这句唱出立刻让这首歌动听程度上了几个档次。
  那种诡异冷艳的气氛,因为这四句变得高远悠扬起来,歌词巨大的魅力弥补了作曲上的不足。
  苏怀一曲唱毕,问周院士道:“周院士,你觉得这首歌,跟你的《故乡月亮》比如何?”
  周院士沉默一会儿,才哼了一声:“曲子太过跳跃,风格怪异,不过词比我古朴,用得巧妙,跟我那首《故乡月亮》面前算是勉强平手吧……你这诗是你自己写的吧?”
  “这首诗是我写的叫《静夜思》,就是歌词里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苏怀点头承认,淡淡笑道:
  “周院士果然是高人,说得跟我想的一样,这首歌编曲过于前卫了,需要修改。”
  这首歌是梅艳芳版本的《床前明月光》,曾经在1999春节晚会上演唱的,风格冷艳妖冶,用电吉他弹奏出二胡的技巧,曲风神奇独到。
  只是这歌在这个时空来看太过前卫,想要上比赛,则需要重新编曲。
  张敏,顾和尚心里都是一震,这诗苏怀原创的……?虽然这诗立意简单,但是辞藻朴实无华,气质高洁,放在诗坛绝对是一首绝高之作。
  而阮明,王磊更是对望一眼汗颜不以,可笑他们还以为自己是来帮忙的,没想到苏怀真实水平,竟不下于周院士夫妇多少……他们真是拍马也赶不上。
  更重要的是周院士直指他歌中的缺点,苏怀毫不以为意,那份胸襟更是令人钦佩万分,年纪轻轻拥有如此惊天才情,却丝毫不骄不躁,实在是太难得了。
  周夫人反复念叨那几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由连连感叹:“老头子,这几句虽然简单古朴,但是却不输给叶茨了,用字率性直白,真是世间啊。”
  苏怀的诗词功力真是大大超出两人预期。
  周院士心里却是不服气,道:“好,我们就帮你改这首歌的编曲吧,我们继续下一个题目吧,下个最容易被选中的题目比‘月亮’可要难得多了……”
  张敏美眸一亮道:“是‘江河’吧?”
  周夫人笑道:“小姑娘看你还真是聪明,就是江河,你写的那首《明江东岸》,团委里有人给我看过谱子了,非常不错。”
  得到周夫人的夸奖,张敏俏目中满是喜色,连连道:“原来是周夫人看过了,那我真是献丑了。”
  张敏在文工团也是著名的才女,只是因为她年纪太轻,才一直没遇到什么好机会。
  周院士听着这小姑娘竟也会创作,心里也是暗叫不妙,没想这小小的制片组,还真是藏龙卧虎,心里也留了一个心眼问苏怀道:
  “这江河题材……你该不会也有创作好的备选曲吧?”
  苏怀微微一愣,想了想道:“这还真没有备选曲。”
  周院士听着一乐,嘿你没有我有啊,这次总该让看我老人家的了,结果还没说出口,苏怀却又补充道:
  “不过,我创作了一首完全相关的古诗歌曲,如果周院士可以帮我翻译成白话文歌词的话,这个题材我们就很有希望了。”
  这……混小子~~!
  周院士听着鼻子差点气歪了,心想你这小子分明是故意的,这古词过于简洁,不适合直接演唱,你明明是作诗求我们帮你作词作曲,说得却像是我们只是帮点小忙似的,可真是气人哪!气恼不以道:
  “好!好!好!你唱吧我听着,我就看看你这诗曲究竟多么了得,让你这么夸口,你要是浪费我时间,别怪我拍屁股走人。”
  众人都是为之愕然,这白发苍苍的周院士,闹起脾气来完全与小孩无异……
  苏怀却道:“这歌我唱不了,我想请您来试唱,您刚才看顾和尚的减字谱,应该已经能看懂大概的音了吧。”
  众人听着都吓了一跳,这苏怀真是无法无天,竟然要让脾气火爆的周院士给他试唱?
  可周院士不但不气,反而面露喜色道:“那我要是看不懂,你是不是要教我认这谱子?”今天来这里要是能弄懂神秘的减字谱,那才是大大的收获了。
  苏怀微笑点头,当着他的面,一边写谱一边讲解起来,哪个字符是对着哪个音,该如何转折等等。
  周院士夫人都是音乐大师,原本都对减字谱有点认识,苏怀稍微一讲解他们就能举一反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原来用的是五音,不是七音啊,妙级妙级。”周院士惊喜莫名,连连大笑不以,真好像是小孩子发现一个新宝藏般兴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