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重生之华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章 场合 很重要

第一百一十章 场合 很重要

阮明与王磊何尝不是有同样的冲动呢,只是话在嘴边却说不出来,他们这么高地位,又这这么一大把年纪,怎么能给年轻人当学生呢。
  苏怀却是连连摇头:“我哪里够资格。”
  周院士这时候也冲震惊会恢复,点头道:“确实,你还不够资格,我看你还是当我助手吧,我好好培训一下你,我不是吹牛,虽然我不够资格教你,但是我还认识很多诗词音乐,影视方面的院士,我们一起教你总可以了吧,你这诗还是有瑕疵的,还有改进的余地。”
  顾和尚顿时瞪眼跳起来,急了:“周老头,你这是分明占我便宜啊,我要拜小苏为师,你要让他当你助手,我不是要叫你师伯!?”众人都是讪笑不以,这老顽童与顾和尚还真是一对活宝。
  张敏却好奇问道:“周院士,这诗怎么还有瑕疵?”
  周院士哼道:“不是还差一个‘山’的主题吗?要是有‘山’那就完美了。”
  张敏如黑宝石般的美眸闪动的骄傲的神色,高声道:“这里明明有山啊,周院士难道没听出来?”
  众人都是一愣,心道这诗里哪里有山?
  张敏见众人都一脸茫然,转头望着苏怀无比自豪地道:“我就是姑苏人,这‘月落乌啼霜满天’的‘乌啼’是双关语,既是乌鸦啼叫,也是描述的一座叫乌啼的山啊,这山就在寒山寺遗址的对面。”
  周院士夫妇都是一愣,第一反应就转头问自己那两名助手:“阿文你老家是姑苏的吧?真有这座山?”
  “是……真的是有这座山……”那小助手此刻也已经是惊呆了。
  除了张敏之外,所有人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了苏怀……原来他这诗曲里不是10大主题,而是11大主题啊,真是太了不起了。
  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苏怀竟真有这样的能耐,他们哪里配与他谈艺术啊,只怕这世上根本没人与他处在同一个层次的吧……
  华夏竟然有这样的人存在啊……
  周院士这转头如遭雷劈,转头望着苏怀,既是恼怒自己的无知,又是震撼过后,顿时气血上涌,愤怒不以,指着苏怀的鼻子骂道:
  “好你个小鬼头!你……写诗写成这样,为什么不去泰山诗会,否则我华夏怎么会连续这么多届,都会受这垫底的屈辱!你有这种水平藏着掖着,让其他华夏诗人丢人现眼,你这小鬼头简直是可恶至极~!!”
  苏怀却是淡淡地道:“诗歌的意义在于表达人在某时,某地的一种感触与意境,我现在是实习才子,不过小小人物,如何参加泰山诗会?就算我贸然发表这些诗,你觉得那些诗坛前辈会如何看,会为了拍手叫好,令我青史留名吗?”
  周院士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也是愤然道:“是是……你根本没这资格参加泰山诗会,就算你贸然发表,就文联那帮心胸狭窄的货色,只怕也容不得你,这些好诗被他们骂一骂,也被骂臭了。”
  这段时间《义勇军进行曲》被泼脏水的经历,也让苏怀明白“文人相轻”这句至理名言,要发表好作品,也必须要在恰当的场合与时机,诗词最忌讳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做作,再好的诗,没有背后的故事与经历支撑,都会显不出其真正的光芒,他需要真正舞台,真正万种瞩目的场合……
  张敏脑海中此刻还回荡着这首《枫桥夜泊》的句子,心情也是激荡不已,只感觉自己胸中一股热血上涌,肩上背负了民族国家荣辱的未来,美眸闪动着炙热的光芒,沉声发誓道:
  “苏老师您放心,有你这些诗曲,我一定能拿下冠军,让您作为市文联代表,参与泰山诗会,为我们华夏争光。”
  张敏越发感觉到自己待在苏怀身边,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来了,在苏怀身边待着时间越长,她就越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靠“天赋”的,华夏那么多艺术家,心心念念,浸淫数十年的领域,苏怀却轻轻松松就能凌驾于他们之上……这不是天纵奇才是什么?
  此刻顾和尚与张敏都是一个想法,苏怀这样的人,不参加泰山诗会,那他们简直就是华夏的罪人。
  苏怀却并没有如他们两人那般激动,只是笑了笑地道:
  “好了,现在我们就有12大热门主题的备选曲了,现在就要劳烦两位周老师,和顾和尚帮我重新编曲了,我们集中精力要把这三首诗曲做到完美无瑕,那我们就有很大把握了。”
  顾和尚点头,嘿嘿笑道:“最好是连续抽到两首‘月亮’主题,那我们这‘床前明月光’与‘涛声依旧’两张牌打出去,只怕这陈大奇直接就会吓晕吧。”
  这次他们原本只打算准备,3,4个题材的备选曲,没想到竟然能准备到12歌题材的,而且其中一首歌竟然有11歌题材融汇在一起。
  他们都能想象,当天晚上这《枫桥夜泊》一出,将会是何等震撼的情景了。
  只是周院士却是暗叫可惜,轻声道:“可惜可惜,这《枫桥夜泊》要是能留在泰山诗会上公布,那必定能震惊诗坛,拿下泰山诗会的五景定名诗也非不可能,这泰山五景中不是有‘桥’……”
  周夫人也点头道:“确实如此,我看这《枫桥夜泊》要胜过‘山水诗圣’东山纪的那首《樱桥吟》,成为五大泰山定名诗也是极有可能的,最要华夏队能登上山顶……”
  可现在的难题在于,苏怀现在根本没有参与泰山诗会的资格,需要《枫桥夜泊》来拿下华夏好诗曲的决赛,按照泰山诗会的规则,如果不在诗会首先发表的诗歌,是没有参与诗会资格的,更无法作为泰山五景的定名诗。
  众人心里都暗暗惋惜,苏怀刚刚说《枫桥夜泊》是他准备的最后一首备选诗曲,如果再多一首就好办了。
  ;

Ps:书友们,我是射手座李不二,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